寫屈原的詩詞

亚博管网 時間:2020-11-26 17:24:35

曆代描述屈原的詩詞

唐 李白:屈平詞賦懸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

唐 杜甫:竊攀屈宋宜方駕。

宋 邵博:《楚辭》文章,屈原一人耳。

宋 蘇軾:吾文終其身企幕而不克不及及萬一者,推屈子一人耳。

明 蔣之翹:予讀《楚辭》,觀其悲壯處,似高漸離擊築,荊卿以及歌於市,相樂也,已經而相泣,旁若無人者;淒婉處,似窮旅相思,當西風夜雨之際,哀蛩(窮)叫濕,殘燈照愁;幽奇處,似入山徑無人,但聞猩啼蛇嘯,木魅山鬼習人語來向人拜;豔逸處,似麗人走馬,玉鞭珠勒,披錦繡,佩琳琅,對東風唱一曲《楊白華》;仙韻處,似王子晉騎白鶴,駐緱(勾)山最岑嶺,吹玉笙作鳳鳴,揮手謝時人,人皆可望不成到。

清 沈德潛:如太空之中,不著一點;如星宿之海,萬源湧出;如土膏既厚,春雷一動,萬物產生。

古來可語此者,屈年夜夫如下,數人並且。

...

屈原的經典詩句

(1)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屈原 《離騷》(2)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

屈原 《離騷》(3)環球皆濁我獨清,世人皆醉我獨醒 。

屈原 《漁父》(4) 吾不克不及變心而從俗兮,固將愁苦而終窮。

屈原 《楚辭》(5)嫋嫋兮金風抽豐,洞庭波兮木葉下。

屈原 《湘夫人》(6) 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烈兮不成淩。

身既去世兮神以靈,子靈魂兮為鬼雄。

屈原 《楚辭》(7) 何往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

屈原 《楚辭》(8)時不成兮驟患上,聊逍遙兮容與。

屈原 《九歌》(9)平易近生各有所樂兮,餘獨好修覺得常。

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餘心之可懲。

屈原 《離騷》(10)颯颯兮木蕭蕭,思令郎兮徒離憂 。

屈原 《九歌》(11) 惟草木之寥落兮,恐麗人之遲暮 。

屈原 《離騷》(12)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

屈原 《楚辭》(13) 桂棹兮蘭槳,擊空明月兮溯流光。

渺渺兮予懷,望麗人兮天一方。

屈原 《離騷》(14)賢人不呆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

屈原 《楚辭漁父》(15) 入不言兮出不辭, 乘回風兮載雲旗。

悲莫悲兮生分袂, 樂莫樂兮新相知。

屈原 《九歌少司命 》...

關於屈原聞名詩句,詩詞

端 午 (唐)文 秀 節分端五自誰言,萬古傳說風聞為屈原; 堪笑楚江空渺渺,不克不及洗患上直臣冤。

2. 眾人皆醉我獨醒, 一魂渺渺赴汨羅。

千帆競發喂魚粽, 楚舟側畔千帆過 天末懷李白 杜甫冷風起天末,正人意若何?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

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關於屈原的詩歌

那邊招魂,香草還當三戶地; 昔時嗬壁,湘流應識九歌心。

(寫屈原) 衷怨托離騷,生而獨開詩賦立; 孤忠報楚國,餘風浪及漢湘人。

(寫屈原) 旨遠辭高,同大方並舉; 行廉誌潔,與日月爭光。

(董必武) 上仕宦,彼何人,三戶僅存,忍使忠良殄瘁? 太史公,真知己,千秋定論,能教日月爭光。

(清·李元度) (注:上官:上官年夜夫;太史公:司馬遷) 親不負楚,疏不負梁,愛國忠君真氣節; 騷可為經,策可為史,經天緯地年夜文章。

(長沙“屈賈祠”楹聯) (注:“親不負楚”指屈原與楚王同姓,故曰“親”;“疏不負梁”指賈誼與梁懷王異姓,故曰“疏”。

策:指賈誼《治安策》) 哀郢矢孤忠,三百篇中,獨宗變雅開新格; 懷沙沉此地,二千年後,惟有灘聲似舊時。

(汨羅江屈原祠) 江上峰青,九歌遙以及湘靈曲; 湖南草綠,三迭重招宋玉魂。

(清·李元度) 那邊招魂,香草還生三戶地; 昔時嗬壁,湘流應識九歌心。

(長沙嶽麓山的三閭年夜夫祠) (注:“嗬壁”出自王逸的《天問序》:“屈原充軍,憂心愁悴……因書其壁,嗬而問之,以泄憤激。

”) 萬頃重湖悲去國; 一江千古屬斯人。

(汨羅江屈原祠 清·李次青) 千古勝景又從新,是誰潤飾山河?應追憶屈子文章,賈生才調; 四麵烽煙都掃盡,到此放置樽酒,好攜來洞庭秋月,衡嶽春雲。

(湖南長沙屈賈祠) 年夜節仰忠貞,氣吐虹霓,天問九章歌浩大; 修能明治亂,誌存社稷,澤遺萬世頌離騷。

(趙樸初題秭歸屈原祠 ) 澤畔行吟,蒲月孤忠沉夜月; 離騷壽世,三閭遺恨泣金風抽豐。

(興化三閭遺廟春聯) 千古忠貞千古仰; 一輩子清醒一輩子憂。

(興化三閭遺廟春聯) 屈平辭賦懸日月; 楚王台榭空山丘...

堆集'屈原'所寫的聞名詩句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屈原·離騷)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就是說:前麵的旅程遙遠而又漫長,我要上全國地處處去尋找(心中的太陽)。

“修遠”並不是一個詞,不成一並而論。

“修”及修為、學識的意思,體現了屈原一個至清的浪漫主義詩人的求索精力。

而“遠”即暗示到達這類修為另有漫長的路要走,是以才有了下句“吾將上下而求索” 長慨氣以掩涕兮,哀平易近生之多艱。

(屈原·離騷) “我長歎一聲不由流下熱淚啊,哀歎人平易近的糊口是如許的多難多災。

” 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去世其猶未悔 【今譯】隻要合乎我心中誇姣的抱負,縱然去世失落九回我也不會沮喪。

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去世其猶未悔。

(屈原·離騷) 這些都是我心裏之所珍愛,叫我去世九次我也毫不改悔 環球皆濁我獨清,世人皆醉我獨醒。

(屈原·漁父) 眾人都被汙染,惟獨我一人清淨;世人都已經醉倒,惟獨我一人清醒。

吾不克不及變心以從俗兮,故將愁苦而終窮。

(屈原·涉江) 我不克不及扭轉誌向,去馴服世俗啊,固然不免愁苦終身不患上誌。

餘將董道而不豫兮,固將重昏而終身。

(屈原·涉江) 我要把守正道絕不搖動,寧肯終身處於暗中之中 苟餘心之端直兮,雖僻遠其何傷? (屈原·涉江) 隻要我的心耿直啊,就是被充軍到冷僻遙遠之處,又有甚麼妨害?

屈原的詩詞及賞析

湘夫人屈原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兮金風抽豐,洞庭波兮木葉下。

登白?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

鳥萃兮?中,罾作甚兮木上?沅有?兮醴有蘭,思令郎兮未敢言。

荒忽兮眺望,觀流水兮潺?。

麇何食兮庭中?蛟作甚兮水裔?朝馳餘馬兮江皋,夕濟兮西?。

聞佳人兮召予,將騰駕兮偕逝。

築室兮水中,葺之兮荷蓋。

蓀壁兮紫壇,*(采+匚的反標的目的)芳椒兮成堂。

桂棟兮蘭?,辛夷楣兮藥房。

罔薜荔兮為帷,擗蕙?兮既張。

白玉兮為鎮,疏石蘭兮為芳。

芷葺兮荷屋,繚之兮杜衡。

合百草兮實庭,建芳馨兮廡門。

九嶷繽兮並迎,靈之來兮如雲。

捐餘袂兮江中,遺餘?兮醴浦。

搴汀洲兮杜若,將以遺兮遠者。

時不成兮驟患上,聊逍遙兮容與。

布景簡介《湘夫人》選自《楚辭?九歌》。

“九歌”本是古樂章名,在《楚辭》中則是一組詩歌的總稱,共包含《國殤》、《湘君》、《湘夫人》等十一首詩。

“九”是個虛數,暗示不少的意思。

王逸《楚辭章句》認為:“昔楚國南郢之邑,沅湘之間,起俗信鬼而好祠,起祠必作笙歌鼓動以樂諸神。

屈原充軍,潛伏此間,懷憂苦毒,愁思沸鬱,出見俗人祭奠之禮,歌舞之樂,其辭猥瑣,因作《九歌》之曲,上陳事神之敬,下見己之冤結,托之一風諫。

”年夜致言之成理。

但將《九歌》徹底定為屈原的自作心創,似有不當。

如今一般認為,《九歌》是屈原依據本地平易近間祭歌加工改寫而成,不管從內容仍是從情勢上看,此說都可信。

《湘君》以及《湘夫人》是姊妹篇,都是祭奠湘水神的樂歌。

湘君以及湘夫人是湘江的一對情人神,或曰伉儷神。

《湘君》因此巫師飾演患上的湘夫人的口氣,抒寫追懷湘君的情形,《湘夫人》因此巫師飾演的湘軍的口氣,抒寫追懷湘夫人的情形。

至於湘君以及湘夫人作為湘水神的來源,則多有爭辯。

本地撒播最廣的說法是:湘君就是古帝舜,他南巡時去世於蒼梧,葬在九嶷山。

舜的老婆是堯帝的二女娥皇、女英,她們跟隨丈夫到沅湘,夫去世而哭,淚水落在柱子上,使竹竿結滿了黑點,“斑竹”之名即由此而來(見《述異記》)。

後世所湘妃、湘夫人、湘妃竹諸說,均源於此。

但傳說就是傳說,無所謂真假之辨。

如今咱們應該知道的是:這兩首詩作中,有著豐盛的上古神話期間的汗青文化積澱,並由此給它增添了濃厚的神秘浪漫色采。

內容述評1、神戀糊口中期約難遇的慘劇情形這首詩的問題盡管是“湘夫人”,但詩中的抒懷主人公倒是湘君。

詩中截取湘君與湘人戀愛糊口中的一個期約難遇的片斷,著重抒寫湘君的一係列追尋舉動以及生理勾當,浮現出湘君對湘夫人的誠摯戀愛以及對幸福完竣糊口的尋求。

全詩年夜致可分四段,因為寫的是神的戀愛,意境昏黃難解,須潛心體悟。

首四句是第一段,總提湘夫人期約難遇、湘君憂愁頓生的情形。

從後文中“聞佳人召予,將騰駕兮偕逝”兩句看,湘君與湘夫人彷佛有過預約,湘君就是為赴約而匆匆趕來的。

但來到期約地址一看,環境卻產生了變革:“帝子降兮北渚”,湘夫人是來了,但卻降臨在北麵阿誰小島上,兩小我隻能隔水相望。

這情形,就像《詩經?蒹葭》“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同樣,可望而難即。

“目眇眇兮愁予”,寫他隻能在渺迷茫茫、似有實無中遙望、追尋,因而一股掉的愁情就在心中升騰起來。

而金風抽豐??、水波泛動、落葉漂零,則是經由過程寫景來襯著這愁情。

第二段十四句,都是寫湘君在期約難遇後的追尋舉動以及生理勾當。

“登白?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寫登高眺望,晝夜期待。

“沅有?兮醴有蘭,思令郎兮未敢言”,是說在沅江、澧水相夫人往常出沒的那些處所,原本應該有相遇剖明的機遇,但錯過了,想來其實使人追悔、煩惱。

“荒忽兮眺望,觀流水兮潺?”,是說湘君放眼追尋,處處都是浩渺煙波、潺?流水,沒有相夫人的半點蹤跡,因而他的精力墮入了恍忽之中。

“朝馳餘馬兮江皋,兮濟兮西?”,寫湘君在恍忽中仍晝夜馳馬沅、湘之間,頗是《蒹葭》中“溯洄”、“溯遊”頻頻“從之”的情形。

“聞佳人兮召予,將騰駕兮偕逝”,與其說是真有如許的召約,不如說是湘君的心裏想望:在神態恍忽的追尋中,他耳邊恍如不時有相夫人的聲音在呼叫本身一同飛向那幸福的戀愛港灣。

因而,詩意也就天然地過渡到第三段的幻景。

在這第三段的行文中還穿插描寫了“鳥何”、“罾何”、“覓何”、“蛟何”四種變態氣象,那是對湘君期約難遇為難處境以及煩惱心境的比況以及烘染。

第三段十六句,鋪敘湘君在水中裝修新居以迎娶相夫人的情形。

這是在絕望與但願的交錯中,從恍忽神態中生發出來的空幻空間。

先寫築室建房、美飾洞房,再寫彩飾門廊、迎接來賓,極盡場麵,各式美化,物色華美,情調高興,充實呈現出湘君對抱負戀愛糊口的執著尋求。

末了六句是第四段,寫湘君脫離期約地址時的舉動以及心情。

相夫人終極沒能泛起,湘君的心情也由夢幻回到無可何如的實際。

因而,他將自身的衣物拋入江中,遺贈信物和依靠真情相思。

采一枝芬芳杜若留待之後送給“遠者”,則象征著但願猶存,忖量以及尋求還將繼承。

“時不成兮驟患上,聊逍遙兮容與”,是勸本身把目光放遠,在奔放自解中見出對幸福戀愛糊口永不拋卻的韌性。

2、屈原的豪情寄...

屈原的詩詞 越短越好

最短的了...九歌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1]。

嫋嫋兮金風抽豐,洞庭波兮木葉下[2]。

登白薠[3]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

鳥何萃兮蘋[4]中,罾[5]作甚兮木上。

沅有茝兮澧有蘭[6], 思令郎兮未敢言。

荒忽兮眺望,觀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蛟作甚兮水裔? 朝馳餘馬兮江皋,夕濟兮西澨[7]。

聞佳人兮召予,將騰駕兮偕逝。

築室兮水中,葺之兮荷蓋[8]; 蓀壁兮紫壇,播芳椒兮成堂; 桂棟兮蘭橑[9],辛夷楣兮藥房; 罔薜荔兮為帷,擗[10]蕙櫋[11]兮既張; 白玉兮為鎮,疏石蘭兮為芳; 芷葺兮荷屋,繚之兮杜衡[12]。

合百草兮實庭,建芳馨兮廡門[13]。

女嶷繽兮並迎,靈之來兮如雲。

揖餘袂兮江中,遺餘褋[14]兮澧浦。

搴汀洲兮杜若,將以遺褋兮遠者; 時不成兮驟患上,聊逍遙兮容與! 【注釋】: [1]:音“於”。

[2]:古音“護”。

[3]:音“凡”,草名,似莎而年夜。

[4]:音“貧”,多年生水草。

[5]:音“增”,打魚的網。

[6]:音“連”。

[7]:音“式”,水涯。

[8]:音“記”。

[9]:音“療”,屋椽。

[10]:音“批”,剖開。

[11]:音“棉”,隔扇。

[12]:音“航”。

[13]:音“平易近”。

[14]:音“諜”,《方言》:禪衣,江淮南楚之間謂之“褋”。

禪衣即女子褻服,是湘夫人送給湘君的信物。

這是古時女子戀愛糊口的習氣。

[15]:音“未”。

【簡析】: 本篇是祭湘水女神的詩歌,以及《湘君》是姊妹篇。

全篇以湘君忖量湘夫人的語調去寫,描畫出那種馳神遙望,祈之不來,盼而不見的難過心境。

描述屈原的聞名詩句有哪些

關於屈原作品的評價,王逸說:“屈原之辭,誠博遠矣。

自終沒以來,名儒博達之士,著造辭賦,莫不擬則其儀表,祖式其模範,取其要妙,竊其華藻。

”劉勰說:“故《離騷》、《九章》,朗麗以哀誌;《九歌》、《九辯》,綺靡以傷情;《遠遊》、《天問》,瑰詭而惠巧;《招魂》、《年夜招》,耀豔而深華;《卜居》標放言之致;《漁父》寄獨往之才。

故能氣往轢(利)古,辭來切今,驚采絕豔,難與並能矣。

”李白盛讚“屈平詞賦懸日月(屈原的詩歌像高懸在天空的太陽、玉輪同樣光線萬丈)”。

杜甫發憤“竊攀屈宋宜方駕(我要起勁攀上屈原、宋玉詩詞的岑嶺同他們不相上下)”。

北宋邵博說:“《楚辭》文章,屈原一人耳。

”蘇軾說:“吾文終其身企幕而不克不及及萬一者,推屈子一人耳。

”明蔣之翹說:“予讀《楚辭》,觀其悲壯處,似高漸離擊築,荊卿以及歌於市,相樂也,已經而相泣,旁若無人者;淒婉處,似窮旅相思,當西風夜雨之際,哀蛩(窮)叫濕,殘燈照愁;幽奇處,似入山徑無人,但聞猩啼蛇嘯,木魅山鬼習人語來向人拜;豔逸處,似麗人走馬,玉鞭珠勒,披錦繡,佩琳琅,對東風唱一曲《楊白華》;仙韻處,似王子晉騎白鶴,駐緱(勾)山最岑嶺,吹玉笙作鳳鳴,揮手謝時人,人皆可望不成到。

”清沈德潛說;“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學識,斯有第一等真詩。

如太空之中,不著一點;如星宿之海,萬源湧出;如土膏既厚,春雷一動,萬物產生。

古來可語此者,屈年夜夫如下,數人並且。

”王國維說:“年夜詩歌之出,必需侯北方人之豪情與南邊人之想象合而為一,即必通南北之驛騎而後可,斯即屈原其人也。

”魯迅師長教師說:“在韻言則有屈原起於楚,被讒充軍,乃作《離騷》。

逸響偉辭,卓絕於世。

後人驚其文彩,相率仿效,以原楚產,故稱《楚辭)。

”魯迅師長教師評價《史記》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在確定《史記》史學價值的同時確定了《史記》的文學價值,與《史記》具備等同價值的是《離騷》。

郭沫若師長教師對屈原以及屈原作品的評價,本書隨處可見,下麵的這段話加倍耐人尋味,道出了屈原及其作品與中華平易近族的瓜葛:“楚人是把在政治上同一中國的功名以及發生了一名屈原的功名兌換了。

……由楚所發生出的屈原,由屈原所發生出的《楚辭》,無形之中在精力上是把中國同一著的。

中國人若是不滅種,中國文若是不用滅,《楚辭》沒有撲滅的一天。

楚人的功烈是不朽的,屈原是會永遠存在的。

”曆代文人稱道屈原的文藝作品,年夜量的詩詞以外,小說、戲劇、美術作品都有,以沈亞之《屈原別傳》,睢景臣《屈原投江》,陳洪綬《屈子行吟圖》,蕭雲從《離騷圖》,門應兆《補繪離騷圖》較有影響。

今世稱道屈原的詩歌、小說、戲劇、片子、電視劇如雨後春筍般破土而出,以郭沫若哈姆雷特式史劇《屈原》為最著名,抗日戰爭時期在重慶公演,激發了中國人平易近的愛國熱心,投入抗擊日本侵略者的平易近族戰爭。

屈原的詩詞,經典一些的,短一些的

這首已經經很短了: 九歌(一)東皇太一 穀旦兮辰良,穆將愉兮上皇。

撫長劍兮玉珥,璆鏘鳴兮琳琅。

瑤席兮玉瑱,盍將把兮瓊芳。

蕙肴蒸兮蘭藉,奠桂酒兮椒漿。

揚枹兮拊鼓,疏緩節兮安歌,陳竽瑟兮浩倡。

靈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合座。

五音紛兮繁會,君欣欣兮樂康。

九歌(十一) 禮魂 成禮兮會鼓,傳芭兮代舞; 『誇』①女倡兮容與; 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

九歌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1]。

嫋嫋兮金風抽豐,洞庭波兮木葉下[2]。

登白薠[3]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

鳥何萃兮蘋[4]中,罾[5]作甚兮木上。

沅有茝兮澧有蘭[6], 思令郎兮未敢言。

荒忽兮眺望,觀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蛟作甚兮水裔? 朝馳餘馬兮江皋,夕濟兮西澨[7]。

聞佳人兮召予,將騰駕兮偕逝。

築室兮水中,葺之兮荷蓋[8]; 蓀壁兮紫壇,播芳椒兮成堂; 桂棟兮蘭橑[9],辛夷楣兮藥房; 罔薜荔兮為帷,擗[10]蕙櫋[11]兮既張; 白玉兮為鎮,疏石蘭兮為芳; 芷葺兮荷屋,繚之兮杜衡[12]。

合百草兮實庭,建芳馨兮廡門[13]。

女嶷繽兮並迎,靈之來兮如雲。

揖餘袂兮江中,遺餘褋[14]兮澧浦。

搴汀洲兮杜若,將以遺褋兮遠者; 時不成兮驟患上,聊逍遙兮容與! 【注釋】: [1]:音“於”。

[2]:古音“護”。

[3]:音“凡”,草名,似莎而年夜。

[4]:音“貧”,多年生水草。

[5]:音“增”,打魚的網。

[6]:音“連”。

[7]:音“式”,水涯。

[8]:音“記”。

[9]:音“療”,屋椽。

[10]:音“批”,剖開。

[11]:音“棉”,隔扇。

[12]:音“航”。

[13]:音“平易近”。

[14]:音“諜”,《方言》:禪衣,江淮南楚之間謂之“褋”。

禪衣即女子褻服,是湘夫人送給湘君的信物。

這是古時女子戀愛糊口的習氣。

[15]:音“未”。

【簡析】: 本篇是祭湘水女神的詩歌,以及《湘君》是姊妹篇。

全篇以湘君忖量湘夫人的語調去寫,描畫出那種馳神遙望,祈之不來,盼而不見的難過心境。

...

【屈原寫的詩】屈原寫的詩句所有是他寫的

離騷 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攝提貞於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覽揆餘於初次兮,肇錫餘以嘉名。

名餘曰正則兮,字餘曰靈均。

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覺得佩。

汩餘若將不及兮,恐年事之不吾與。

朝搴阰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寥落兮,恐麗人之遲暮。

不撫壯而棄穢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導夫先路。

昔三後之純潔兮,固眾芳之所在。

雜申椒與菌桂兮,豈維紉夫蕙?。

彼堯舜之廉潔兮,既遵道而患上路。

何桀紂之猖披兮,夫唯捷徑以窘步。

惟夫黨人之偷樂兮,路幽昧以險隘。

豈餘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績。

忽奔波以前後兮,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察餘之中情兮,反信讒而齌怒。

餘固知謇謇之為患兮,忍而不克不及舍也。

指九天覺得正兮,夫唯靈修之故也。

初既與餘成言兮,懊悔遁而有他。

餘既不難夫離別兮,傷靈修之數化。

餘既茲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

畦留夷與揭車兮,雜杜蘅與芳芷。

冀枝葉之峻茂兮,願竢時乎吾將刈。

雖萎絕其亦何傷兮,哀眾芳之蕪穢。

眾皆競進以貪心兮,憑不饜乎求索。

羌內恕己以量人兮,各興心而嫉妒。

忽馳騖以追趕兮,非餘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將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餘情其信?粵芬猓ゎ?頷亦何傷。

攬木根以結?兮,貫薜荔之落蕊。

矯菌桂以紉蕙兮,索胡繩之纚纚。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

雖不周於今之人兮,願依彭鹹之遺則。

長慨氣以掩涕兮,哀平易近生之多艱。

餘雖修?皂Z羈兮,謇朝誶而夕替。

既替餘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攬?。

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去世其猶未悔。

眾女嫉餘之娥眉兮,謠諑謂餘以善淫。

固時俗之工巧兮,?涼婢囟拇懟?違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覺得度。

?饔粢賾?髻奄猓岫狼罾Ш醮聳幣病?寧溘去世以亡命兮,餘不忍為此態也。

鷙鳥之不群兮,自宿世而當然。

何周遭之能周兮,夫孰異道而相安。

屈心而抑誌兮,忍尤而攘詬。

伏明淨以去世直兮,固前聖之所厚。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瀉蹺嶠礎?回朕車以複路兮,及行迷之未遠。

步餘馬於蘭皋兮,馳椒丘且焉止息。

進不入以離尤兮,退將複修吾初服。

製芰荷覺得衣兮,集芙蓉覺得裳。

不吾知其亦已經兮,苟餘情其信芳。

高餘冠之岌岌兮,長餘佩之陸離。

芳與澤其雜糅兮,唯昭質其猶未虧。

忽反顧以遊目兮,將往觀乎四荒。

佩繽紛其繁飾兮,芳菲菲其彌章。

平易近生各有所樂兮,餘獨好修覺得常。

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餘心之可懲。

女??之嬋媛兮,申申其詈予曰: “鮌?幣醞鏨碣猓杖?|乎羽之野也。

汝何博謇而好修兮,紛獨占此?凇?薋??以盈室兮,判獨離而不平。

眾不成戶說兮,孰雲察餘之中情。

世並舉而好朋兮,夫何煢獨而不予聽。

” 依前聖以節中兮,喟憑心而曆茲。

濟沅湘以南征兮,就重華而陳辭: “啟九辯與九歌兮,夏康娛以自縱。

掉臂難以圖後兮,五子用乎家巷。

羿淫遊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

固亂流其鮮終兮,浞又貪夫厥家。

澆身被服強圉兮,縱欲而不忍。

日康娛而自忘兮,厥首用夫顛隕。

夏桀之常背兮,乃遂焉而逢殃。

後辛之菹醢兮,殷宗用之不長。

湯禹儼而祗敬兮,周論道而莫差。

舉賢而授能兮,循繩墨而不頗。

皇天忘我阿兮,攬平易近德焉錯輔。

夫維聖哲以茂行兮,苟患上用此下土。

瞻前而顧後兮,相觀平易近之計極。

夫孰非義而可用兮,孰非善而可服。

阽餘身而危去世兮,攬餘初其猶未悔。

不量鑿而正枘兮,固前修以菹醢。

” 曾經?[欷餘鬱邑兮,哀朕時之不妥。

攬茹蕙以掩涕兮,?餘襟之浪浪。

跪敷衽以陳詞兮,耿吾既患上中正。

駟玉虯以乘鷖兮,溘埃風餘上征。

朝發端於蒼梧兮,夕餘至乎縣圃。

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

吾令羲以及弭節兮,望崦嵫而匆迫。

路曼曼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飲餘馬於鹹池兮,總餘轡乎扶桑。

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遙以相羊。

前望舒使前驅兮,後飛廉使奔屬。

鸞皇為餘先戒兮,雷師告餘以未具。

吾令鳳鳥高漲夕,繼之以晝夜。

飄風屯其相離兮,帥雲霓而來禦。

紛總總其聚散兮,斑陸離其上下。

吾令帝閽開關兮,倚閶闔而望予。

時曖曖其將罷兮,結幽蘭而延佇。

世溷濁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

朝吾將濟於白水兮,登閬風而?馬。

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

溘吾遊此秘戲圖兮,折瓊枝以繼佩。

及榮華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詒。

吾令豐隆乘雲兮,求宓)妃之所在。

解佩纕以結言兮,吾令蹇修覺得理。

紛總總其聚散兮,忽緯繣其難遷。

夕歸次於窮石兮,朝濯發乎洧盤。

保厥美以自豪兮,日康娛以淫遊。

雖信美而無禮兮,來背棄而改求。

覽相觀於四極兮,周流乎天餘乃下。

望瑤台之偃蹇兮,見有?恢?吾令鴆為媒兮,鴆告餘以欠好。

雄鳩之鳴逝兮,餘猶惡其佻巧。

心夷由而困惑兮,欲自適而不成。

鳳皇既受詒兮,恐高辛之先我。

欲遠集而無所止兮,聊浮遊以逍遙。

及少康之未家兮,留有虞之二姚。

理弱而媒拙兮,恐導言之不固。

世溷濁而嫉賢兮,好蔽美而稱惡。

閨中既已經邃遠兮,哲王又不寤。

懷朕情而不發兮,餘焉能忍與此終古。

索藑茅以莚蒪兮,命靈氛為餘占之。

曰:“兩美...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於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於未聯係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並不願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係:1214199132@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