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今日:1917年10月15日荷蘭雙重間諜瑪塔·哈裏被法軍

亚博管网 時間:2018-09-28 19:57:48

  瑪塔·哈裏是荷蘭人瑪哈雷塔·赫特雷達·澤萊(Margaretha Geertruida Zelle)的藝名,是20世紀初知名交際花,一戰期間與歐洲多人、社會都有關聯,最終在巴黎以間諜被法軍。

  有戰爭和,就少不了和者。人們把為一個國家搜集情報的人叫做間諜,這是一個非常,但卻被文學作品和電視電影描繪得威風刺激的工作,也是一個能夠獲取大量的工作。

  瑪塔·哈裏是20個世紀以來最有名的受的女間諜,她賺錢的時候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當時的戰爭主要依靠的是步兵和炮火,每次戰役總有著極大的傷亡,所以戰爭雙方都拚命地想獲知對方的情報。

  哈裏提供給人的一份情報讓數十萬法國士兵在戰場上丟掉了性命。1917年,法國人將這個過去曾經是著名舞蹈家的女人槍決,她被判決犯有間諜罪。

  她的與愛國或者毫無關係,僅僅是因為她太愛了。她同時為人和法國人工作,成為間諜機關最痛恨也是最頭疼的人——雙重間諜。

  瑪塔·哈裏在戰爭爆發前曾經是著名的舞蹈家、巴黎上層社會的,被許多貴族和富商追捧。公子哥們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錢,誰也數不清。她從來就沒想過什麼叫做節儉,她想的僅僅是趁著年輕,充分享受生活。富有的她從來沒有為錢犯過愁,而且需要她自己花錢的地方實在是太少了。

  但是,女人總是會衰老的。當她的身材開始變形,眼角泛起皺紋的時候,她感到了一絲不安,她快40歲了。許多貴族早已經有了新的目標,她們更年輕、更美貌。但瑪塔·哈裏仍像過去一樣揮霍無度,當她開始感到經濟困難的時候,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

  她在鄉間的房屋遭到人的,她的存款、珠寶和皮草被軍隊當作了戰利品。她過,但無濟於事,於是她開始想通過其他的辦法掙錢。

  雖然她在交際場上已是明日黃花,風光不再,但畢竟還有很多能傳遞小道消息的朋友,於是她開始利用女人的優勢打聽小道消息,並且加以販賣。有的官員過去和她關係很好,於是法國雇傭她來打探一些有關的消息。她努力地工作,有一段時間,她覺得自己活得很充實,不但自食其力,而且抒發了愛國熱情,聽到《馬賽曲》的時候她甚至會激動得流淚,因為她也是祖國的千萬人中的一員。

  有一天,的情報人員找到她,希望她能夠幫助獲取情報,也就是說,做雙重間諜。開始她還覺得這樣做不合適,不過很快她就想聽一聽人出的價錢。她在法國雖然做得很努力,可是畢竟隻是個普通間諜,她不知道做一個雙麵間諜能獲利多少。

  在瑪塔·哈裏家的客廳裏,間諜伸出兩個指頭,輕輕地晃了晃。兩千?兩萬?瑪塔按捺不住內心的狂喜,間諜此時在她的心中無疑是的。

  她的“豪爽”讓人長舒了一口氣:“我還以為她要開出多大的數字呢,什麼社會,這麼簡單就打發了。”裏暗想,臉上卻帶著微笑——任務完成了。

  有人說拿破侖把法國的軍事天才用盡了,在他之後,法國沒有真正的名將。這句話對於和瑪塔關係密切的那位法國將軍來說再合適不過了,這個家夥隨便地就把自己部隊的行動計劃告訴了瑪塔·哈裏。這位過氣的交際花絲毫不懂軍事,自然不了解這個情報的厲害,她不會知道這關乎幾十萬法國士兵的性命。也許她知道,不過在麵前,她已經不在乎了。

  能讓一個間諜揚名的機會其實也就是一次兩次,如果經常拿到爆炸性的情報,那就一定會出事的。這點瑪塔不知道,她的眼睛裏隻有錢。

  她和官員的交往引起了法國人的注意,有人開始懷疑她。而她不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職業間諜,說白了,她最多隻算一位間諜“票友”。她沒有意識到的臨近,終於在一次間諜活動中被法國情報人員抓了個正著。

  1917年,她被法國判處死刑。她始終不明白,給人通風報信為什麼要判這麼重。她被槍決了,因為她的和,她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瑪塔·哈裏可以說是一個身價很高的間諜,她通過情報獲取了200萬美元,這在當時是一個巨大的數字。如果購買情報的人知道以後一些間諜活動的開價,也許會大叫吃虧的。

  20世紀40年代,美國的技術被一些技術人員泄露給了蘇聯,節儉的蘇聯為此僅僅花了6000美元!後來美國出這個案件的時候,情報泄露者——科學家克勞斯·福奇對說,他這麼做不是為了錢,他隻是希望“不讓一個國家壟斷,以便世界和平”。

  原來間諜當中還有理想主義者,不知道瑪塔·哈裏如果有機會聽到這段言論,是否會對自己隻為就祖國而感到慚愧呢?

  瑪塔·哈裏傳奇式的人生界有著很高的知名度,後世許多學者也致力於研究她的間諜身份,對當時的判決提出許多置疑。瑪塔·哈裏的形象也經常出現在各種書籍、電影等文化作品之中,在文化中有一定的影響。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於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於未聯係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並不願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係:1214199132@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