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陽樓記詩詞

亚博管网 時間:2020-11-26 17:23:24

嶽陽樓記古詩

《嶽陽樓記》不是古詩,而是一篇文言文嶽陽樓記朝代:宋朝作者:範仲淹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越來歲,政通人以及,百廢俱興,乃重建嶽陽樓,增其舊製,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

屬予作文以記之。

(具 通:俱)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

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景象萬千。

此則嶽陽樓之年夜觀也,古人之述備矣。

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墨客,多會於此,覽物之情,患上無異乎? 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曜,山峰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傍晚溟溟,虎嘯猿啼。

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隱曜 一作:隱耀;霪雨 通:淫雨) 至若春以及景明,波濤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遊泳;岸芷汀蘭,鬱鬱青青。

而或者長煙一空,皓月千裏,浮光躍金,靜影沉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賞心悅目,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嚐求古仁人之心,或者異兩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平易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是進亦憂,退亦憂。

然則什麼時候而樂耶?其必曰“先全國之憂而憂,後全國之樂而樂”乎?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古詩詞《嶽陽樓記》

嶽陽樓記作者:範仲淹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越來歲,政通人以及,百廢俱興。

乃重建嶽陽樓,增其舊製,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

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

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景象萬千。

此則嶽陽樓之年夜觀也,古人之述備矣。

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墨客,多會於此,覽物之情,患上無異乎?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曜,山峰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傍晚溟溟,虎嘯猿啼。

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以及景明,波濤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遊泳;岸芷汀蘭,鬱鬱青青。

而或者長煙一空,皓月千裏,浮光躍金,靜影沉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賞心悅目,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嚐求古仁人之心,或者異兩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平易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是進亦憂,退亦憂。

然則什麼時候而樂耶?其必曰“先全國之憂而憂,後全國之樂而樂”乎?噫!微斯人,吾誰與歸?時六年玄月十五日。

口語譯文慶曆四年的春季,滕子京被貶官做巴陵郡守。

隔了一年,政治清明靈通,人平易近安居溫柔,曩昔一切燒毀的工作,都從新鼓起。

因而重建嶽陽樓,增長曩昔舊的規模,刻製唐朝聖人以及現代人的詩賦在樓上,囑咐我做一篇文章來記敘這件事。

在我眼裏,巴陵郡的盛景,全在洞庭湖上:跟尾遠山,吞沒長江,流水聲勢赫赫,無邊無際,早晨的燦爛以及晚上的美景,有萬千的景象,這就是嶽陽樓的年夜景觀,古人的敘述已經經很詳實了。

然而這裏北麵通到巫峽,南麵極盡瀟湘一帶,被降職的仕宦、詩人騷人,多到這裏來聚首,觀覽景物的心境,莫非沒有不不異的嗎?當那久雨霏霏落下,一連幾個月不竭。

陰冷的風狂吹怒叫,汙濁的水浪橫在空中;日月星鬥隱沒了燦爛,山峰躲藏起形跡;商人遊客不克不及外出,船上的桅杆傾倒、櫓槳毀壞;薄暮時天色一片暗淡,耳聽的山君嘯叫,猿聲悲泣。

這時候登上嶽陽樓,則有闊別國都,吊唁故裏,憂慮他人離間,懼怕世人諷刺的種種思路,滿目蒼涼,感傷到了頂點,心中無窮悲戚起來了。

至於那東風清以及,春光妖冶,湖中波平浪靜,上下天灼爍亮,晚清湖麵一片蔥蘢。

沙鷗飛行雲集,錦色的魚兒在水中遊泳,岸上的芷草、汀洲的蘭花,顯患上鬱鬱青青。

有時長煙橫在空中,明月暉映千裏,湖麵波光閃耀,像金子同樣發光,有時玉輪在安靜冷靜僻靜湖水中的影子像一輪沉入水中的玉璧,湖上漁人對歌,你問我答,如許快活的情形,怎樣會有窮盡呢?此時登上嶽陽樓,則賞心悅目,心境愉快,人生的榮華繁華,失意受辱都忘失落了。

對著美景把酒暢飲,以為其樂無限,春風得意了。

哎呀!我曾經根究過古時仁人的心情,或者者以及這些人的舉動兩樣的,為何呢?他們不由於外物以及小我的患上失而歡喜或者悲戚。

執政廷上做高官,則憂慮人平易近;處在江湖遠方,就擔憂君王。

他進也憂慮,退也哀愁,那末何時才快活呢?古仁人一定說:“先於全國人的憂去憂,晚於全國人的樂去樂吧!”唉!不是這類人,我與誰一道回去呢?寫於慶曆六年玄月十五日。

有關嶽陽樓記的詩文名句

樓觀嶽陽盡,川迥洞庭開。

雁引愁心去,山銜好月來。

雲間連下榻,天上接行杯。

醉後冷風起,吹人舞袖回。

——李白《與夏十二登嶽陽樓》 昔聞洞庭水,今上嶽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晝夜浮。

親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兵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杜甫《登嶽陽樓》 嶽陽壯觀全國傳,樓陰違日堤綿綿。

草木相連南服內,江湖異態雕欄前。

乾坤萬事集雙鬢,臣子一謫今五年。

欲題文字吊古昔,風壯浪湧心茫然。

——陳與義《再登嶽陽樓感傷賦詩》《登嶽陽樓》 杜甫 昔聞洞庭水,今上嶽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晝夜浮。

親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兵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與夏十二登嶽陽樓》 李白 樓觀嶽陽盡,川迥洞庭開。

雁引愁心去,山銜好月來。

雲間連下榻,天上接行杯。

醉後冷風起,吹人舞袖回。

《嶽陽樓晚望》 唐 崔玨 乾坤千裏水雲間,釣艇如萍去複還。

樓上冬風斜卷席,湖中西日倒銜山。

懷沙有恨墨客往,鼓瑟無聲帝子閑。

何事黃昏尚凝望,數行煙樹接荊蠻。

《道經巴陵登嶽陽樓用孟襄陽韻》楊維楨,元末 送客洞庭西,龍堆兩青青。

陳殿出空明,吳城連蒼茫。

春隨湖色深,風將潮聲長。

楊柳念書堂,芙蓉采菱槳。

懷人故未休,望望欲成往。

《登嶽陽樓》 李東陽,明 突兀高樓正倚城,洞庭春水坐來生。

三江到海風濤壯,萬水浮空島嶼輕。

吳楚乾坤全國句,江湖廊廟前人情。

中流或者有蛟龍窟,臥聽君山笛裏聲。

《巴陵》 唐寅 巴陵城西湖上樓,樓前波影涵清秋。

數點征帆天際落,不知誰是五湖舟。

《嶽陽樓》錢年夜昕 清 傑閣出城墉,驚濤晝夜舂。

地吞八百裏,雲浸兩三峰。

已經極登臨目,真開浩大胸。

不因承簡命,那便壯遊逢。

《過洞庭湖》許棠 唐 驚波常不定,半日鬢堪斑。

四顧疑無地,中流忽有山。

鳥高恒畏墜,帆遠卻如閑。

漁父閑相引,時歌浩渺間。

《臨江仙》滕子京 湖水連每天連水,秋來額外澄清。

君山自是小蓬瀛。

氣蒸雲夢澤,波撼嶽陽城。

帝子有靈能鼓瑟,淒然照舊傷情。

微聞蘭芷動芳聲。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賣花聲.題嶽陽樓》張舜平易近 宋 木葉下君山,空水漫漫。

十分斟酒斂芳顏。

不是渭城西去客,休唱陽關。

醉袖撫危闌,天淡雲閑。

何人此路患上生還?回顧斜陽紅盡處,應是長安。

樓觀嶽陽盡,川迥洞庭開。

雁引愁心去,山銜好月來。

雲間連下榻,天上接行杯。

醉後冷風起,吹人舞袖回。

——李白《與夏十二登嶽陽樓》 昔聞洞庭水,今上嶽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晝夜浮。

親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兵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杜甫《登嶽陽樓》 嶽陽壯觀全國傳,樓陰違日堤綿綿。

草木相連南服內,江湖異態雕欄前。

乾坤萬事集雙鬢,臣子一謫今五年。

欲題文字吊古昔,風壯浪湧心茫然。

——陳與義《再登嶽陽樓感傷賦詩》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越來歲,政通人以及,百廢俱興。

乃重建嶽陽樓,增其舊製,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

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

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景象萬千。

此則嶽陽樓之年夜觀也。

古人之述備矣。

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墨客,多會於此,覽物之情,患上無異乎? 若夫淫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耀,山峰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傍晚溟溟,虎嘯猿啼。

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以及景明,波濤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遊泳;岸芷汀蘭,鬱鬱青青。

而或者長煙一空,皓月千裏,浮光躍金,靜影沉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賞心悅目,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嚐求古仁人之心,或者異兩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平易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是進亦憂,退亦憂。

然則什麼時候而樂耶?其必曰“先全國之憂而憂,後全國之樂而樂”乎。

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時六年玄月十五日。

嶽陽樓記譯文: 宋仁宗慶曆四年春季,滕子京被貶謫到嶽州當了知州。

到了第二年,政事順遂,蒼生以及樂,許多已經敗壞不辦的工作都興辦起來。

因而從新構築嶽陽樓,擴展它原來的規模,在樓上刻了唐朝名流以及今世人的詩賦。

囑托我寫一篇文章來記敘這件事。

我撫玩那嶽州的誇姣景致,都在洞庭湖之中。

它含著遠處的山,吞長江的水,水勢浩蕩,一望無際,早晨陽光暉映、薄暮陰氣固結,氣象千變萬化。

這就是嶽陽樓的宏偉的氣象。

古人的記敘已經經很詳實了。

既然如許,那末北麵通到巫峽,南麵直到瀟水以及湘江,降職的官史以及交往的詩人,年夜多在這裏聚首,撫玩天然景物所發生的豪情能沒有分歧嗎? 象那連綴的陰雨下個不竭接連許多日子不轉晴,陰慘的風狂吼,混濁的浪頭衝白日空;太陽以及星星失去了燦爛,高山暗藏了形跡;商人以及遊客不克不及成行,桅杆倒了、船槳斷了;薄暮時分天色暗淡,山君怒吼猿猴悲泣。

在這時候登上這座樓,就會發生脫離都城吊唁家鄉,擔憂奸人的離間、懼怕壞人的恥笑,滿眼蕭條荒涼,極端感概而悲忿不真個種種情感了。

就象春日天晴、陽灼爍媚,海浪不起,藍天以及水色相映,一片蔥蘢廣漠無邊;成群的沙歐,時而飛行時而停落,標致的魚兒...

關於嶽陽樓記的詩句!越多越好!

《登嶽陽樓》 杜甫 昔聞洞庭水,今上嶽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晝夜浮。

親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兵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與夏十二登嶽陽樓》 李白 樓觀嶽陽盡,川迥洞庭開。

雁引愁心去,山銜好月來。

雲間連下榻,天上接行杯。

醉後冷風起,吹人舞袖回。

《嶽陽樓晚望》 唐 崔玨 乾坤千裏水雲間,釣艇如萍去複還。

樓上冬風斜卷席,湖中西日倒銜山。

懷沙有恨墨客往,鼓瑟無聲帝子閑。

何事黃昏尚凝望,數行煙樹接荊蠻。

《道經巴陵登嶽陽樓用孟襄陽韻》楊維楨,元末 送客洞庭西,龍堆兩青青。

陳殿出空明,吳城連蒼茫。

春隨湖色深,風將潮聲長。

楊柳念書堂,芙蓉采菱槳。

懷人故未休,望望欲成往。

《登嶽陽樓》 李東陽,明 突兀高樓正倚城,洞庭春水坐來生。

三江到海風濤壯,萬水浮空島嶼輕。

吳楚乾坤全國句,江湖廊廟前人情。

中流或者有蛟龍窟,臥聽君山笛裏聲。

《巴陵》 唐寅 巴陵城西湖上樓,樓前波影涵清秋。

數點征帆天際落,不知誰是五湖舟。

《嶽陽樓》錢年夜昕 清 傑閣出城墉,驚濤晝夜舂。

地吞八百裏,雲浸兩三峰。

已經極登臨目,真開浩大胸。

不因承簡命,那便壯遊逢。

《過洞庭湖》許棠 唐 驚波常不定,半日鬢堪斑。

四顧疑無地,中流忽有山。

鳥高恒畏墜,帆遠卻如閑。

漁父閑相引,時歌浩渺間。

《臨江仙》滕子京 湖水連每天連水,秋來額外澄清。

君山自是小蓬瀛。

氣蒸雲夢澤,波撼嶽陽城。

帝子有靈能鼓瑟,淒然照舊傷情。

微聞蘭芷動芳聲。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賣花聲.題嶽陽樓》張舜平易近 宋 木葉下君山,空水漫漫。

十分斟酒斂芳顏。

不是渭城西去客,休唱陽關。

醉袖撫危闌,天淡雲閑。

何人此路患上生還?回顧斜陽紅盡處,應是長安。

嶽陽樓記,古詩古文,要嶽陽樓記的全文要嶽陽樓記的全文

嶽陽樓記 範仲淹(宋)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來歲,政通人以及,百廢俱興,乃重建嶽陽樓,增其舊製,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景象萬千;此則嶽陽樓之年夜觀也,古人之述備矣.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墨客,多會於此,覽物之情,患上無異乎? 若夫淫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耀,山峰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傍晚溟溟,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以及景明,波濤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遊泳,岸芷汀蘭,鬱鬱青青.而或者長煙一空,皓月千裏,浮光躍金,靜影沈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賞心悅目,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嚐求古仁人之心,或者異兩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平易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什麼時候而樂耶?其必曰:“先全國之憂而憂,後全國之樂而樂矣!”噫!微斯人,吾誰與歸!時六年玄月十五日. (1)選自《範文正公集》範仲淹(989-1052),字希文,諡(shì)號文正,世稱範文正公,姑蘇吳縣(現江蘇姑蘇)人,北宋政治家、文學家. (2)慶曆四年:公元1044年.慶曆,宋仁宗趙禎的年號(1041-1048).本詞句末中的“時六年”,指慶曆六年(1046),點名作文的時間. (3)滕子京謫守巴陵郡:滕子京降職任嶽州太守.滕子京,名宗諒,字子京,範仲淹的朋儕.謫,古時仕宦降職或者遠調.守,指做州郡的主座.巴陵:郡名,即嶽州,治所金在湖南省嶽陽市. (4)越來歲:到了第二年,就是慶曆五年(1045).越,及,到了. (5)政通人以及:政事暢通,蒼生以及樂.政,政事;順,順遂;以及,以及樂.這是嘉讚滕子京的話. (6)百廢俱興:各類荒疏了的事業都興辦起來了.廢,荒疏.具,通“俱”,全、皆.興,興辦. (7)乃重建嶽陽樓,增其舊製:乃,因而、就.增,擴展.舊製:原本的建築規模. (8)屬(zhǔ)予(yú)作文以記之:屬,同“囑”,囑托.作文,創作文章.以,用來 (9)予觀夫巴陵勝狀:夫,批示代詞,至關於“那”.勝狀,名勝,誇姣景致. (10)銜(xián)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銜,跟尾.吞,吞納.浩浩湯湯(shāng):水波浩大的模樣. (11)橫無際涯:寬敞無邊.橫:廣遠.涯,邊.際涯:邊際.(際、涯的區分:際專指陸地鴻溝,涯專指水的鴻溝). (12)朝暉夕陰,景象萬千:或者早或者晚陰晴多變革,一天裏景象變革多端.朝,在早晨,名詞做狀語.暉:日光.陰,暗.景象,氣象.萬千,千變萬化. (13)此則嶽陽樓之年夜觀也:此,這.則,就.年夜觀,宏偉氣象. (14)古人之述備矣:古人的記敘很詳實了.古人之述,指上麵說的“唐賢今人詩賦”.備,詳實,完整.矣,語氣詞“了”.之,的. (15)然則北通巫峽:然則:盡管如斯,那末.北:名詞用作狀語,向北. (16)南極瀟湘:南麵直達瀟水、湘水.瀟水是湘水的支流.湘水流入洞庭湖.南,向南.極,盡. (17)遷客墨客,多會於此:遷客,被貶謫流遷的人.墨客,詩人.戰國時屈原作《離騷》,是以後人 範曾經手書 嶽陽樓記 全文 也稱詩工錢墨客.會,彙集.於,在.此,這裏. (18)覽物之情,患上無異乎:撫玩景物的情懷感覺,怎能不會有所分歧呢?覽,撫玩.患上無……乎,難道……吧,年夜概……吧.異:分歧. (19)若夫淫雨霏霏:若夫,用在一段話的開首引發闡述的詞.下文的“至若”用在又一段話的開首引發另外一層闡述.“若夫”近似“像那”.“至若”近似“至於”“又如”.霪(yín)雨,連綴的雨.霏霏(fēi),雨(或者雪)繁密的模樣.霪,過量. (20)開:轉晴. (21)陰風怒號,濁浪排空:陰,陰冷.號,吼叫;濁,混濁.排空,衝向天空. (22)日星隱曜:太陽以及星星暗藏起燦爛.曜,燦爛,光線. (23)山峰潛形:山峰隱沒了形體.嶽,高峻的山.潛,躲藏.形,形體. (24)檣(qiáng)傾楫摧:桅杆倒下,船槳折斷.檣,桅杆.楫,槳.傾,倒下. (25)傍晚溟溟:薄暮天色暗淡.薄,逼近.溟溟:暗淡的模樣. (26)斯:這. (27)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則,就.有,發生.去國懷鄉,憂讒畏譏:脫離都門,吊唁家鄉,擔憂(人家)說浮名,害怕(人家)批判詰問詰責.去,脫離.國,都門.去國,脫離都門,也即脫離朝廷.畏,懼怕,害怕.憂,擔心.讒,說他人浮名.譏,調侃. (28)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蕭然,蒼涼的模樣.感,感慨.極,到頂點.而,暗示順接. (29)至若春以及景明:若是到了春季天氣和暖,陽灼爍媚.至若,又如.春以及,東風以及煦.景,日光.明,妖冶. (30)波濤不驚:沒有驚濤駭浪.驚,升沉.這裏有“起”、“動”的意思. (31)上下天光,一碧萬頃:上下天色湖光相接,一片蔥蘢,廣漠無際.萬頃,極言其廣. (32)沙鷗翔集,錦鱗遊泳:沙鷗,沙洲上的鷗鳥.翔集,時而飛行,時而停歇.集,棲止,鳥平息在樹上.錦鱗,指標致的魚.鱗,代指魚.遊:指水麵浮行.泳,指水中潛行. (33)岸芷汀蘭:岸上的香草與小洲上的蘭花(此句為互文).芷:香草的一種.汀:水邊平地. (34)鬱鬱:形容香氣很濃. (35)而...

嶽陽樓記 是古詩詞嗎?

《嶽陽樓記》是一篇為重建嶽陽樓寫的記。

由北宋文學家範仲淹應老友巴陵郡守滕子京之請,於北宋慶曆六年(1046年)玄月十五日所作。

此中的詩句“先全國之憂而憂,後全國之樂而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較為出名以及援用較多的句子。

《嶽陽樓記》可以或許成為傳世名篇並不是由於其對嶽陽樓風光的描寫,而是範仲淹借《嶽陽樓記》一文抒發先憂後樂、傷時感事的情懷。

嶽陽樓記全文

【原文】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越來歲,政通人以及,百廢俱興。

乃重建嶽陽樓,增其舊製,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

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

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景象萬千。

此則嶽陽樓之年夜觀也。

古人之述備矣。

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墨客,多會於此,覽物之情,患上無異乎?若夫淫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耀,山峰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傍晚溟溟,虎嘯猿啼。

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以及景明,波濤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遊泳;岸芷汀蘭,鬱鬱青青。

而或者長煙一空,皓月千裏,浮光躍金,靜影沉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賞心悅目,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嚐求古仁人之心,或者異兩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平易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是進亦憂,退亦憂。

然則什麼時候而樂耶?其必曰“先全國之憂而憂,後全國之樂而樂”乎。

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時六年玄月十五日。

【譯文】 宋仁宗慶曆四年春季,滕子京被貶謫到嶽州當了知州。

到了第二年,政事順遂,蒼生以及樂,許多已經敗壞不辦的工作都興辦起來。

因而從新構築嶽陽樓,擴展它原來的規模,在樓上刻了唐朝名流以及今世人的詩賦。

囑托我寫一篇文章來記敘這件事。

我撫玩那嶽州的誇姣景致,都在洞庭湖之中。

它含著遠處的山,吞長江的水,水勢浩蕩,一望無際,早晨陽光暉映、薄暮陰氣固結,氣象千變萬化。

這就是嶽陽樓的宏偉的氣象。

古人的記敘已經經很詳實了。

既然如許,那末北麵通到巫峽,南麵直到瀟水以及湘江,降職的官史以及交往的詩人,年夜多在這裏聚首,撫玩天然景物所發生的豪情能沒有分歧嗎? 若是連綴的陰雨下個不竭接連許多日子不轉晴,陰慘的風狂吼,混濁的浪頭衝白日空;太陽以及星星失去了燦爛,高山暗藏了形跡;商人以及遊客不克不及成行,桅杆倒了、船槳斷了;薄暮時分天色暗淡,山君怒吼猿猴悲泣。

在這時候登上這座樓,就會發生脫離都城吊唁家鄉,擔憂奸人的離間、懼怕壞人的恥笑,滿眼蕭條荒涼,極端感概而悲忿不真個種種情感了。

到了春日天晴、陽灼爍媚,海浪不起,藍天以及水色相映,一片蔥蘢廣漠無邊;成群的沙歐,時而飛行時而停落,標致的魚兒,時而浮遊,時而潛遊;岸邊的香草,小洲上的蘭花,香氣濃厚,顏色青翠。

有時年夜片的煙霧徹底消失了,明月暉映著千裏年夜地,浮動的月光象閃耀著的金光,悄然默默的月記憶現下的白璧,漁夫的歌聲相互唱以及,這類快活哪有窮盡!在這時候登上嶽陽樓,就有氣量氣度開暢,精力舒暢;榮辱全忘,舉酒臨風,歡快極了的種種感概以及神誌了。

我曾經經根究古代道德崇高的人的頭腦豪情,也許跟上麵說的兩種頭腦豪情的浮現分歧,為何呢?他們不由於情況好而歡快,也不由於本身遭遇壞而悲戚;執政廷裏做高官就擔心他的蒼生;處在僻遠的江湖間就擔心他的君王。

這就是進入朝延仕進也擔心,去官隱居也擔心。

那末,何時才快活呢?他們年夜概必定會說:“在全國人的哀愁之先就哀愁,在全國人的快活以後才快活”吧。

唉!若是沒有這類人,我同誰一道呢? 寫於慶曆六年玄月十五日(1046年) 葉落歸根,解文尋根。

這個根,就是作者寫作之原因。

《嶽陽樓記》是若何發生的,教授教養此文,西席應與學生配合來尋這個根。

這個根,文中說的大白:“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屬予作文以記之。

”滕子京雖謫但卻使巴陵“政通人以及,百廢俱興”,足見滕實為國之棟梁,他到任不到一年,便政績卓著,遂重建嶽陽樓。

在古時,修造亭台樓閣,每每撰文記述建築、修繕的進程以及汗青沿革,滕子京便請朋儕範仲淹寫記。

朋儕相邀,焉有不做之理。

而此時的範仲淹,也正被貶在鄧州作知州,真可畏“同是海角沉溺墮落人”。

有所分歧的是,範仲淹與滕子京在處世上相差很年夜。

滕子京“尚氣,俶儻自任”,是個頗有脾性的人,又有點剛愎自傲,很刺耳進他人的定見,他對本身的無故遭遣始終銘心鏤骨,經常口出牢騷。

聽說,嶽陽樓落成之日,他的手下前來祝賀,他卻說:“落甚成!待暢飲一場,憑欄年夜慟十數聲罷了。

”本當歡快之際,滕子京卻萬般悲戚湧上心頭,可見他尚未走出謫官帶來的衝擊。

可讀《嶽陽樓記》全文,你卻找不到如許一種因被貶而生怨的情感。

這是為何呢?緣由出此範仲淹。

一般來說,“放臣逐客,一旦棄置遠外,其憂悲蕉萃之歎,發於詩作,特為辛酸,極有不克不及自遣者。

”而範仲淹在蒙受波折衝擊時,卻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瀟灑自若,絕不介意。

作為滕子京的朋儕,範仲淹總想對他進行勸戒卻一直無緣啟齒。

厥後滕子京給範仲淹去信,要他為嶽陽樓寫記,範仲淹才有機遇為老朋儕進言,文中寫到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平易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是進亦憂,退亦憂”。

這些話,不僅是範仲淹用於自勉的,更是用來勉人的,勸勉誰?滕子京呀!找到了這個根,咱們就能理解範仲淹寫《嶽陽樓記》,其實不僅僅是為了記滕子京重建嶽陽樓之事,更是為了借此文對老...

李白杜甫孟浩然關於嶽陽樓記的詩句

登嶽陽樓杜甫昔聞洞庭水,今上嶽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晝夜浮。

親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兵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望洞庭湖贈張丞相作者: 孟浩然八月湖程度,涵虛混太清。

氣蒸雲夢澤,波撼嶽陽城。

欲濟無舟楫,端居恥聖明。

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

與夏十二登嶽陽樓李白樓觀嶽陽盡, 川迥洞庭開。

雁引愁心去, 山銜好月來。

雲間連下榻, 天上接行杯。

醉後冷風起, 吹人舞袖回。

...

嶽陽樓記原文

嶽陽樓記 範仲淹(宋)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越來歲,政通人以及,百廢俱興,乃重建嶽陽樓,增其舊製,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

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景象萬千;此則嶽陽樓之年夜觀也,古人之述備矣。

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墨客,多會於此,覽物之情,患上無異乎? 若夫淫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耀,山峰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傍晚溟溟,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以及景明,波濤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遊泳,岸芷汀蘭,鬱鬱青青。

而或者長煙一空,皓月千裏,浮光躍金,靜影沈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賞心悅目,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嚐求古仁人之心,或者異兩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平易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什麼時候而樂耶?其必曰:“先全國之憂而憂,後全國之樂而樂矣!”噫!微斯人,吾誰與歸!時六年玄月十五日。

作者簡介 範仲淹(989—1052),字希文,姑蘇吳縣(如今姑蘇吳中區)人,北宋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

去世後諡“文正”,世稱“範文正公”。

兩歲失怙,以及母親隨繼父(為小仕宦)四處遷移。

26歲登進士第,因勇於直言強諫,屢遭貶斥,久不被重用。

慶曆元年(1041),任陝西經略撫慰副使,接納屯田恪守策略,牢固邊防,使西夏不敢攻擊,那時邊塞盛行著“軍中有一範,西賊聞之驚破膽”的話。

慶曆三年(1043),任參知政事,提出十項政治改造方案,為保守派所不容,遂外放任州、鄧州、杭州、青州等地知州。

他以六十四歲的人生,矢誌不渝地尋求本身的人心理想以及政治主意,深受當世以及後人歌頌。

文章以及詩詞俱脫俗超常,是其心誌以及情緒的形象外化。

有《範文正公牘集》傳世。

範仲淹逸事(王耀輝) 範仲淹在進士登科步入宦途以前,其少年期間以及青年期間年夜體是在攻苦食淡的艱巨糊口中渡過的。

景德初,仲淹隨繼父至淄州(今山東淄博),就讀於長白山澧泉寺,逐日裏隻以粟米熬粥,待冷凝以後分為四塊,遲早各吃兩塊,至於佐食的菜肴,就更談不到了,經常隻能“斷數莖,入少鹽以啖之”。

二十三歲時得悉出身,感泣辭母,隻身赴南都應天府(今南京)學堂,其後直到進士登科,更是過了五年的“人不克不及堪”的苦讀糊口。

據仲淹《年譜》,仲淹在應天府學堂“日夜苦學,五年何嚐解衣就枕,夜或者昏怠,以水沃麵。

每每粥不充,日昃始食”。

《宋史》傳記第七十三記仲淹這一段時間的糊口,與《年譜》所記也年夜體一致。

實在,即便進士登科步入宦途以後,至關一段時間,他的糊口狀態也並無太年夜的扭轉。

晚年在《告後輩書》中仲淹回想這一時期的糊口時就談道:“吾貧時與汝母養吾親,汝母躬執,而吾親美味何嚐充也。

”這應當是確鑿的。

天禧元年徙集慶軍節度推官脫離廣德時,仲淹無一點積貯,隻患上賣失落獨一的一匹馬以充行資。

參考譯文 慶曆四年的春季,滕子京被貶為巴陵太守。

到了第二年,政事順遂,蒼生安身立命,各類荒疏了的事業都興辦起來了。

因而從新構築嶽陽樓,擴增它舊有的規模,把唐朝名家以及今人的詩賦刻在上麵,囑托我寫一篇文章來記敘這件事。

我看那巴陵郡的誇姣景致,全在洞庭一湖。

它毗連著遠方的山脈,吞吐著長江的水流,聲勢赫赫,寬廣無邊;早晴晚陰,景象萬千。

這是嶽陽樓隆重壯觀的氣象,古人的描寫(已經經)很詳實了。

然而北麵通向巫峽,南麵直到瀟湘,被貶的政客以及詩人,年夜多在這裏聚首,看了天然景物而觸發的豪情,年夜概會有分歧吧? 像那陰雨連綴,連續幾個月不轉晴,陰冷的風怒吼,混濁的浪衝向天空,太陽以及星鬥都暗藏起了燦爛,山峰也竄伏起形體;商人遊客不克不及前行,桅杆倒下,船槳斷折;薄暮的天色暗下來了,虎在呼嘯猿在悲泣。

(這時候)登上這座樓啊,就會發生被貶離京、吊唁家鄉、擔憂離間、懼怕調侃的情懷,(會以為)滿眼蕭條氣象,感傷到頂點而悲戚了啊。

到了東風以及煦、陽灼爍媚的時辰,湖麵安靜冷靜僻靜,沒有驚濤駭浪,天色湖光相連,萬裏蔥蘢;沙洲上的鷗鳥時而飛行,時而停歇,五彩的魚兒(在水中)暢遊;岸上的芷草以及洲上的蘭花,蕃蕪而且青綠。

偶然也許年夜霧徹底消失,潔白的月光一瀉千裏,照在湖麵上閃著金色,月影映入水底,像沉潛的玉璧,漁夫的歌聲在你唱我以及,如許的興趣(真是)無限無盡!(這時候)登上這座樓啊,就會感觸襟懷胸襟坦蕩,精力爽直,名譽以及辱沒都被遺忘了,端著羽觴,吹著輕風,那是喜洋洋的歡暢啊。

唉!我曾經經根究過古代道德崇高的人們的心思,也許分歧於(以上)這兩種浮現的,為何呢?(是因為)不由於外界情況的黑白或者喜或者憂,也不由於本身心境的黑白或者樂或者悲。

處在高高的廟堂上(執政),則為布衣蒼生憂慮;處在荒遠的江湖中(在野),則替君主擔心。

如許(他們)進朝為官也憂慮,退居江湖為平易近也憂慮。

那末何時才快活呢?他必定會說“比全國人憂慮在前,比全國人享樂在後”吧。

啊...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於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於未聯係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並不願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係:1214199132@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