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詩詞鑒賞

亚博管网 時間:2020-11-20 18:27:42

描述年夜雪骨氣詩句有哪些/古詩名句賞析年夜全

唐?柳宗元《柳師長教師 集?答韋中立論師道書》:“冬幸年夜 雪逾嶺,被南越數州,數州之犬,皆蒼黃吠噬狂走者累日,至無雪乃 已經。

”五嶺以南不常下雪,故犬見之而吠。

後以吠雪比喻見識淺短。

宋?楊萬裏《荔枝歌》:“粵犬吠雪非差 事,粵人語冰夏蟲似。

”清?謝芳連《密雪望行人》:“人行犬寒吠,密雪 迷樹影。

李叔同送別詩詞鑒賞

李叔同 《送別》 長亭外,舊道邊, 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 斜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寥落。

一斛濁酒盡餘歡, 今宵別夢寒。

《送別》曲調取自約翰·p·奧德威作曲的美國歌曲《夢見家以及母親》。

李叔同在日本留學時,日本歌詞作家犬童球溪采納《夢見家以及母親》的旋律填寫了一首名為《旅愁》的歌詞。

而李叔同作的《送別》,則取調於犬童球溪的《旅愁》。

《送別》不涉教養,意蘊悠久,音樂與文學的連係可謂完善。

歌詞以是非句布局寫成,語言簡練,豪情誠摯,意境深奧。

歌曲為單三部曲式布局,每一個樂段由兩個樂句組成。

第1、三樂段徹底不異,音樂升沉平緩,描畫了長亭、舊道、斜陽、笛聲等老景,陪襯出沉寂荒涼的氣氛。

第二樂段第一樂句與前形成光鮮比擬,情感釀成激動,似為深邃深摯的感歎。

第二樂句略有變革地再現了第一樂段的第二樂句,恰本地浮現了辭別友人的離愁情感。

這些相近乃至重複的樂句在歌曲中並未給人以繁瑣、羅唆的印象,反而增強了作品的完備性以及同一性,付與它一種出格的美感。

“長亭外,舊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斜陽山外山……”淡淡的笛音吹出了離愁,幽美的歌詞寫出了別緒,聽來讓人熱淚盈眶。

首尾呼應,詩人的感悟:看穿塵世。

《送別》-暗地裏故事 李叔同在寫《送別》這首歌詞時,另有一段動聽故事。

弘一法師在俗時,“海角五老友”中有位叫許幻園的;有年冬天,年夜雪紛飛,那時舊上海是一片蒼涼;許幻園站在門外喊出李叔同以及葉子蜜斯,說:“叔同兄,我家停業了,我們後會有期。

”說完,灑淚而別,連老友的家門也沒進去。

李叔同看著往日老友遠去的違影,在雪裏站了整整一個小時,連葉子蜜斯屢次的啼聲,恍如也沒聞聲。

隨後,李叔同返身回到屋內,把門一關,讓葉子蜜斯撫琴,他便含淚寫下:長亭外,舊道邊,芳草碧連天……問君此去幾時來,來時莫盤桓的傳世佳作。

《送別》一詞寫的是人世的離別之情,述的是人世誇姣之緣,修建的倒是人生的天問風光。

從歌詞的字裏行間,咱們也感悟到人世事事本無常的事理。

花著花落,存亡無常,況且離別呢!在這首清詞的麗句中,儲藏著禪意,是一幅生動感人的畫麵,作品中充斥著不朽的真情,衝動著本身,也衝動著認識的目生的人們。

在弘一法師的浩繁作品裏,從另一個角度也體現了中國文化的意蘊以及精力。

“一音中聽來,萬事離心去”。

弘一法師的作品布滿了人生哲理,儲藏著禪意,給人啟示,安好淡雅。

法師的詞象一杯清香的茶,清淡純淨,淡中知真味。

...

詩詞賞析浣溪沙(晏殊)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氣候舊亭台,斜陽西下...

【小題1】斜陽 落花 歸燕【小題2】道出了孤寂之深、傷感之重【小題3】兩句話對仗工致,調子調和;畫麵生動,經由過程對易逝的天然春景的描述,抒發了對芳華易逝的感傷,情緒濃厚,寄意深入,發人深醒,於是成為千古傳誦的名句。

(不要求四平八穩,學生能從某個角度作較深刻賞析便可)【小題1】試題闡發:捉住詞人在小園香徑獨盤桓時的情景來闡發便可。

詞人精心選擇了西墜的斜陽,飄落的花瓣、重歸的燕子和盤桓於小園的詩人,組成一組柔美的畫麵,把天然的春景以及人的芳華韶華很天然地連係在一塊兒,表達了惜春傷感的情懷,這是應用了以景傳情,情形文融的浮現伎倆。

考點:本題考察學生挑選信息的能力。

點評:本題不難,詩句內容淺近易懂,易於歸納綜合。

做答時既要理解詩句的年夜意,又要回到詩句中尋覓描述對象及較著的語言標誌,如本題找出“斜陽 、落花、 歸燕”便可。

【小題2】試題闡發:“無可何如花落去,似曾經相識燕返來。

”是觸發情緒的直接緣由,“小園香徑獨盤桓”是心裏情緒在舉措上的浮現,“獨”是“孤傲”的意思,從這個詞不丟臉出作者因傷春而發生的孤寂之深、傷感之重。

考點:本題考察學生賞析詩歌語言的能力。

點評:一切景語皆情語,景與情的瓜葛,通常為由景致的特色尤為是人物的心情、處境兩方麵的身分決議的。

做題時要注重捉住關頭語句,理解景致特色及人物的處境。

【小題3】試題闡發:從修辭上,此句主要應用了對偶的修辭。

從內容上看,此句抒發了作者的惜春傷春之情,更借此抒寫了芳華易逝的感傷。

考點:本題考察學生對詩歌賞析的能力。

點評:詩句的賞析角度以及現代文語句的賞析角度一致,有修辭的首選修辭的角度,還可以從內容、伎倆、情緒、哲理等角度加以賞析。

蘇軾的詩詞鑒賞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回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堪寒。

起舞搞清影,何似在人世!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該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離合悲歡,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希望人久長,千裏共嬋娟。

--------------------------------------------------------------------------------【注釋】:①年夜曲《水調歌》的首段,故曰“歌頭”。

雙調,九十五字,平韻。

②丙辰: 熙寧九年(1076)。

蘇轍字子由。

③李白《把酒問天》:“青天有月來幾時? 我今停杯一問之。

” ④牛僧孺《周秦行紀》:“共道人世難過事,不知今夕 是何年。

” ⑤司馬光《溫公詩話》記石曼卿詩:“月如無恨月長圓。

” ⑦嬋娟:月色誇姣。

【品評】 上片望月,既懷逸興壯思,高接混茫,而又踏踏實實,自具雅量高致。

開 頭四句連續問月問年,一似屈原《天問》,起患上奇逸。

唐人稱李白為“謫仙”, 黃庭堅則稱蘇軾與李白為“兩謫仙”,蘇軾自已經也假想前生是月中人,於是起 “乘風回去”之想。

但天上以及人世,空想以及實際,出生避世以及入世,兩方麵同時吸 引著他。

相比之下,他仍是安身實際,熱情人世,以為有兄弟親友的人世糊口 來患上溫暖親熱。

月下起舞,光影清絕的人生地步勝似月地雲階、廣寒清虛的天 上宮闕。

雖在塵凡而胸次超曠,一片灼爍。

下片懷人。

人生並不是沒有憾事,悲 歡聚散即為其一。

蘇軾兄弟交誼甚篤。

他與蘇轍熙寧四年(1071)潁州劃分後 已經有六年不見了。

蘇軾原任杭州通判,因蘇轍在濟南掌布告,特意哀求北徙。

到了密州仍是無緣相會。

“咫尺天不相見,實與千裏同,人生無離別,誰知恩 愛重”(潁州初別子由),但蘇軾認為,人有離合悲歡同月有陰晴圓缺同樣, 二者都是天然常理,無須傷感。

終究以理遣情,從配合弄月中互致慰籍,離別 這小我生憾事就從友好的豪情中獲得了抵償。

人生不求長聚,兩心相照,明月 與共,何嚐不是一個誇姣的地步。

這首詞上片執著人生,下片善處人生,浮現 了蘇軾熱愛糊口、情懷奔放的一壁。

詞中地步高潔,說理靈通,情味深摯,並 出以灑脫之筆,一片神行, 不假砥礪, 卷舒自若,是以九百年來傳誦不衰。

“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餘詞盡廢”,(胡仔《苕溪漁隱業話後集》 卷三九)。

吳潛《霜天曉角》:“且唱東坡《水調》, 清露下, 滿襟雪。

” 《水滸傳》第三十回寫八月十五“可唱個中秋對月對景的曲兒”,唱的就是這 “一支東坡學士中秋《水調歌》。

”可見宋元時傳唱之盛。

?臨江仙??蘇軾??夜飲東坡醒複醉,返來恍如半夜。

家童鼻息已經雷鳴。

敲門都不該,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什麼時候忘懷營營?夜闌風止縠紋平。

小舟今後逝,江海寄餘生。

????這首詞作於神宗元豐五年,即東坡黃州之貶的第三年。

全詞氣概清曠而俊逸,寫作者暮秋之夜在東坡雪堂暢懷痛飲,醉後返歸臨皋居處的情形,浮現了詞人退避社會、鄙棄世間的人心理想、糊口立場以及要求完全擺脫的出生避世意念。

??上片首句“夜飲東坡醒複醉”,一起頭就點了然夜飲的地址以及醉酒的水平。

醉而複醒,醒而複醉,當他回臨皋居所時,天然很晚了。

“返來恍如半夜”,“恍如”二字,逼真地畫出了詞人醉眼昏黃的情態。

這開首兩句,先一個“醒複醉”,再一個“恍如”,就把他縱飲的豪興極盡描摹地浮現出來了。

????接著,下麵三句,寫詞人已經到居所、在家門口停留下來的情形:“家童鼻息已經雷鳴。

敲門都不該,倚杖聽江聲。

”走筆至此,一個風神灑脫的人物形象,一名肚量奔放、遺世自力的“幽人”躍然紙上,呼之欲出。

此間浸潤的,是一種達觀的人生立場,一種超曠的精力世界,一種怪異的個性以及真情。

????上片以動襯靜,以有聲襯無聲,經由過程寫家僮鼻息如雷以及作者傾聽江聲,陪襯出夜靜人寂的地步,從而烘托出曆盡官場浮沉的詞人心事之浩茫以及心境之孤寂,令人遐思連翩,從而為下片傍邊作者的人生反思作好了鋪墊。

??下片一起頭,詞人便慨然長歎道:“長恨此身非我有,什麼時候忘懷營營?”這奇峰崛起的深邃深摯喟歎,既直抒胸臆又布滿哲理象征,是全詞樞紐。

以上兩句精煉群情,化用莊子“汝身非汝有也”、“全汝形,抱汝生,無使汝思考營營”之言,以一種透辟了悟的哲理思辯,發出了對整個存在、宇宙、人生、社會的思疑、厭倦、無所希冀、無所依靠的深邃深摯喟歎。

這兩句,既飽含哲理又一任情性,表達出一種沒法擺脫而又要求擺脫的人生狐疑與感慨,具備震撼人心的氣力。

????詞人靜夜尋思,豁然有悟,既然本身沒法掌握運氣,就當全身免禍。

睥睨麵前江上景色,是“夜闌風止縠紋平”,心與景會,神與物遊,為如斯安謐誇姣的年夜天然深深陶醉了。

因而,他不由自主地發生離開實際社會的浪漫主義的聯想,唱道:“小舟今後逝,江海寄餘生。

”他要趁此良辰美景,駕一葉扁舟,隨波流逝,肆意工具,他要將本身的有限生命熔化在無窮的年夜天然之中。

??“夜闌風止彀紋平”,概況上看來隻是一般寫景的句子,並不是純潔寫景,而是詞人主觀世界以及客觀世界相契合的產品。

它引起出作者心靈疾苦的擺脫以及心靈矛盾的超出,意味著詞人尋求的安好靜謐的抱負地步,接...

李煜的詩詞賞析

虞麗人 ·李煜 月下花前什麼時候了,舊事知幾多。

小樓昨夜又春風,祖國不勝回顧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隻是紅顏改。

問君能有多少愁,正是一江春水向東流。

【賞析一】 此詞年夜約作於李煜歸宋後的第三年。

詞中吐露了不加掩飾的祖國之思,聽說是促使宋太宗下令毒去世李煜的緣由之一。

那末,它等因而李煜的絕命詞了。

全詞以問起,以答結;由問天、問人而到自問,經由過程淒楚中不無激越的調子以及坎坷盤旋、流走自若的藝術布局,使作者沛然莫禦的愁思貫串始終,形成沁人肺腑的美感效應。

誠然,李煜的祖國之思或許其實不值患上同情,他所眷念的舊事離不開“欄杆玉砌”的帝王糊口以及朝暮私交的宮闈秘事。

但這首到處頌揚的名作,在藝術上確有獨到的地方: “月下花前”人多以誇姣,作者卻殷切企盼它早日“了”卻;小樓“春風”帶來春季的信息,卻反而引發作者“不勝回顧”的嗟歎,由於它們都勾發了作者物是人非的棖觸,跌襯出他的囚居番邦之愁,用以描述由珠圍翠繞,烹金饌玉的江南國主一變而為長歌當哭的囚徒的作者的心情,是真切而又深入的。

結句“一江春水向東流”,因此水喻愁的名句,涵蓄地顯示出愁思的長流不竭,無限無盡。

同它相比,劉禹錫的《竹枝調》“水流無窮似儂愁”,稍嫌直率,而秦觀《江城子》“便作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則又說患上過盡,反而減弱了感人的氣力。

可以說,李煜此詞以是能引發普遍的共識,在很年夜水平上,正有賴於結句以富有熏染力以及向征性的比喻,將愁思寫患上既形象化,又抽象化:作者並無明確寫出其愁思的真實內在——吊唁往日紙醉金迷的享樂糊口,而僅僅展現了它的外部形態——“好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如許人們就很容易從中取患上某種心靈上的呼應,並借用它來抒發自已經雷同的情緒。

由於人們的愁思盡管內在各別,卻均可以具備“好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那樣的外部形態。

因為“形象每每年夜於頭腦”,李煜此詞便能在普遍的範疇內發生共識而患上以千古傳誦了。

>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竭,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是李煜自述囚居糊口,抒寫亡國離愁的佳作.詞的上闋,寫暮秋月夜,詞人獨處的情形,"無言獨上"點了然詞人淪為囚徒,受人監督的伶丁處境,交接了登樓所見之景.一鉤月牙,幾株梧桐.淒冷的氣氛中顯示了孤傲者的形象. 望江南 李煜 幾多恨,昨夜夢魂中。

還似舊時遊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東風。

這是一首憶舊詞。

原作有兩首,內容相近,這裏選第一首。

這首記夢小詞,是李煜亡國入宋被囚居汴京時的作品。

抒寫了夢中重溫舊時遊娛糊口的歡暢以及夢醒以後的悲恨。

以夢中的樂景抒寫實際糊口中的哀情。

“幾多恨,昨夜夢魂中。

”句意是:一切的悲忿,都來自昨夜夢中之事。

這句話總領全詞,點明大旨。

所恨確當然不是“昨夜夢魂中”事,而是昨夜這場夢的自己。

夢中的事當然是他不時眷戀的,但夢醒後所麵臨的殘酷實際卻使他倍感難堪,以是反而怨尤起昨夜的夢了。

廖廖八字將晝夜忖量、悲忿交加、鬱愁難解的心境歸納綜合地描寫出來。

有勾魂攝魄之至。

“還似舊時遊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東風。

”這三句均寫黑甜鄉。

在黑甜鄉中又重現了往日南唐春天去遊上苑時的歡暢情形。

“車如流水馬如龍”這句話出自《後漢書·馬皇後紀》本該為:“車如流水,馬如遊龍。

”在唐詩中也有成句:“車如流水馬如龍,仙史高台十二重。

”雖然古人幾回再三說過,卻未給人留下深入印象;而一經李煜入詞,便成佳句。

緣由在於:一是泛起在黑甜鄉中,富於迷離惝之感;二是有上下文烘托,猶綠葉之扶紅花。

此句雖隻七字,卻寫出了內苑車馬喧闐的氣象,而詞人遊興之濃,亦寓於字裏行間。

緊接著再加之一句布滿驚歎情味的末端——花月正東風。

這一句寫出了遊賞時間以及撫玩對象;同時還意味著李煜糊口中最誇姣,最喜氣洋洋的時辰。

這一句將夢遊之樂推向最熱潮。

而詞卻就在這熱潮中陡然竣事。

從概況上看,彷佛是是對往昔富貴的眷戀,現實上作者更想表達的是本日處境的無窮蒼涼。

黑甜鄉越是誇姣,實際就越是悲涼。

這是一種“正麵不寫,寫不和”的藝術伎倆的勝利應用。

這首小詞, “深哀淺貌,短語長情”,在藝術上到達岑嶺。

“以夢寫醒”、“以樂寫愁”、“以少勝多”的高深伎倆,使這首小詞得到耐人尋味的藝術生命 《浪淘沙》(簾外雨潺潺) 簾外雨潺潺, 春意衰退,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裏不知身是客, 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 無窮山河,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 天上人世。

此詞上片用倒敘伎倆,簾外雨,五更寒,是夢後事;忘懷身份,一晌貪歡,是夢中事。

潺潺春雨以及陣陣春寒,驚醒殘夢,使抒懷主人公回到了真實人生的蒼涼情狀中來。

夢中夢後,其實是今昔之比。

下片首句“獨自莫憑欄”的“莫”字, 有入聲與去聲(暮)兩種讀法。

作“莫憑欄”,是因憑欄而見祖國山河,將引發無窮傷感,作“暮憑欄”,是晚眺山河遙遠,深感“別時容易見時難”。

兩說均可通。

“流水落花春去也”,與上片“春意衰退”相呼應,同時也暗喻明天將來無多,不久於人間。

“天上人世”句,頗感迷離恍忽,眾口紛紜。

實在語出白居易...

毛澤東詩詞《沁園春·雪》賞析

【作者】毛澤東 北國風景,千裏冰封,萬裏雪飄。

望長城表裏,惟餘莽莽;年夜河上下,頓失滾滾。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看紅妝素裹,額外妖嬈。

山河如斯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彩;唐宗宋祖,稍遜風流。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隻識彎弓射年夜雕。

俱往矣,數風騷人物,還看目前。

【賞析】 這首詞寫於1936年2月。

遵義集會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三軍的向導職位地方。

毛澤東率長征軍隊成功達到陝北以後,向導全黨開展抵拒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偉年夜鬥爭。

在陝北清澗縣,毛澤東曾經於一場年夜雪以後攀緣到海拔公裏、白雪籠蓋的塬(塬 yuán :我國西北黃土高原地域因流水衝洗而形成的一種地貌,呈台狀,附近峻峭,頂上平展。

)上視察地形,賞識“北國風景”,事後寫下了這首詞。

這首詞分上下兩片。

上片描述北國雪景,展示故國江山的壯麗;下片由故國江山的壯麗引出英雄人物,縱論曆代英雄,抒發詩人的理想。

“北國風景,千裏冰封,萬裏雪飄。

”這三句總寫北國雪景,把讀者引入一個雪窖冰天、廣袤無垠的銀色世界。

“北國風景”是上片內容的總領句。

“千裏”“萬裏”兩句是交織說的,即萬萬裏都是冰封,萬萬裏都是雪飄。

詩人登高眺望,眼界極其廣漠,可是“千裏”“萬裏”都遠非視力所及,這是詩人的視線在想像之中延長擴大,意境加倍坦蕩,氣勢很是弘大。

六合茫茫,純然一色,包涵一切。

“冰封”凝然恬靜,“雪飄”舞姿輕快,靜動相襯,靜穆之中又有飄舞的動態。

“望長城表裏,惟餘莽莽;年夜河上下,頓失滾滾。

”中以“望”字管轄下文,直至“欲與天公試比高”句。

這裏的“望”,有登高遠眺的意思並有很年夜的想像成份,它顯示了詩人自身的形象,令人感覺到他那豪爽的意興。

“望”字之下,展示了長城、黃河、山脈、高原這些最能反映北國風貌的宏偉景觀,這些景觀也恰是咱們偉年夜故國的形象。

“長城表裏”,這是從南到北,“年夜河上下”,這是自西向東,地區如斯廣袤,正與前麵“千裏”“萬裏”兩句相照應。

意境的年夜氣磅礴,顯示了詩人博年夜的襟懷胸襟,宏偉的氣勢。

“惟餘莽莽”“頓失滾滾”劃分照應“雪飄”“冰封”。

“惟餘”二字,強化了白茫茫的壯闊氣象。

“頓失”二字,則寫出變革之速,寒威之烈,又令人遐想到未冰封時年夜河滔滔滾滾的雄渾氣魄。

這四句用視覺形象,付與冰封雪飄的風景以更為詳細更為豐碩的直覺,更顯景象的奇偉雄壯。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此中“山舞銀蛇,原馳蠟象”的動態描述,都有活躍曠達的氣魄。

加之“欲與天公試比高”一句,浮現“山”“原”與天相連,更有一種發奮的態勢以及競爭的活氣。

“山”“原”都是靜物,寫它們“舞”“馳”,這化靜為動的浪漫想像,當然因在年夜雪飄飛中眺望山勢以及丘陵綿延升沉,確有山舞原馳的動感,更因詩情麵感的躍動,使他麵前的年夜天然也顯患上朝氣勃勃,生動活潑。

“須晴日,看紅裝素裹,額外妖嬈。

”前十句寫了麵前的實景,而這三句寫的是虛景,想像雪後晴日當空的氣象,翻出一派新的景象。

雪中的氣象在蒼莽中顯患上宏偉,雪後的氣象則在明亮清明中顯患上嬌豔。

“看”字與“望”字照應;“紅裝素裹”,把山河美景比做奼女的衣裝,形容紅日與白雪交相照映的鮮豔氣象。

“額外妖嬈”,嘉讚的淫亂溢於言表。

“山河如斯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這兩句是上文寫景與下文群情之間的過渡。

“山河如斯多嬌”承上,總括上片的寫景,對“北國風景”作總評;“引無數英雄競折腰”啟下,開展對曆代英雄的評論,抒發詩人的理想。

這一過渡使全詞十全十美,給人嚴絲合縫、完備無隙的感覺。

故國的江山如斯誇姣,難怪引患上古今許多英雄人物為之傾倒,爭著為它的同一以及壯大而搏鬥。

一個“競”字,寫出英雄之間劇烈的爭鬥,寫出一代代英雄的接踵突起。

“折腰”的形象,展現了每一位英雄人物為之傾倒的姿態,並揭示了為之搏鬥的念頭。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彩;唐宗宋祖,稍遜風流。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隻識彎弓射年夜雕。

”這幾句以“惜”字總領七個句子,開展對曆代英雄人物的評論。

詩人於曆代帝王中舉出五位頗有代表性的人物,開展一幅幅汗青畫卷,使評論患上以詳細形象地開展,好像翻閱一部千秋史乘,逐一加以評說。

一個“惜”字,定下對曆代英雄人物的評論基調,飽含可惜之情而又有批評。

然而措詞極有分寸,“略輸文彩”“稍遜風流”,其實不是一律否認。

至於成吉思汗,欲抑先揚,在升沉的文勢中不單有可惜之極的象征,並且用了“隻識”二字而帶有諷刺了。

“彎弓射年夜雕”,很是逼真地浮現了成吉思汗隻恃武功而不知文治的形象。

“俱往矣,數風騷人物,還看目前。

”句中的“俱往矣”三字,將中國封建社會的汗青一筆帶過,轉向詩人所處確當今期間,點出全詞“數風騷人物,還看目前”的主題。

“目前”是一個新的期間,新的期間必要新的風騷人物。

“目前”的風騷人物不負汗青的任務,超出於汗青上的英雄人物,具備更卓著的才氣,而且勢必締造空前偉年夜的事跡,這是詩人堅定的自大以及偉年夜的理想。

這首詞畫麵宏偉壯闊而又妖嬈誇姣,意境壯美雄壯,氣魄磅礴,感...

李煜的詩詞賞析

虞麗人 ·李煜 月下花前什麼時候了,舊事知幾多。

小樓昨夜又春風,祖國不勝回顧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隻是紅顏改。

問君能有多少愁,正是一江春水向東流。

【賞析一】 此詞年夜約作於李煜歸宋後的第三年。

詞中吐露了不加掩飾的祖國之思,聽說是促使宋太宗下令毒去世李煜的緣由之一。

那末,它等因而李煜的絕命詞了。

全詞以問起,以答結;由問天、問人而到自問,經由過程淒楚中不無激越的調子以及坎坷盤旋、流走自若的藝術布局,使作者沛然莫禦的愁思貫串始終,形成沁人肺腑的美感效應。

誠然,李煜的祖國之思或許其實不值患上同情,他所眷念的舊事離不開“欄杆玉砌”的帝王糊口以及朝暮私交的宮闈秘事。

但這首到處頌揚的名作,在藝術上確有獨到的地方: “月下花前”人多以誇姣,作者卻殷切企盼它早日“了”卻;小樓“春風”帶來春季的信息,卻反而引發作者“不勝回顧”的嗟歎,由於它們都勾發了作者物是人非的棖觸,跌襯出他的囚居番邦之愁,用以描述由珠圍翠繞,烹金饌玉的江南國主一變而為長歌當哭的囚徒的作者的心情,是真切而又深入的。

結句“一江春水向東流”,因此水喻愁的名句,涵蓄地顯示出愁思的長流不竭,無限無盡。

同它相比,劉禹錫的《竹枝調》“水流無窮似儂愁”,稍嫌直率,而秦觀《江城子》“便作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則又說患上過盡,反而減弱了感人的氣力。

可以說,李煜此詞以是能引發普遍的共識,在很年夜水平上,正有賴於結句以富有熏染力以及向征性的比喻,將愁思寫患上既形象化,又抽象化:作者並無明確寫出其愁思的真實內在——吊唁往日紙醉金迷的享樂糊口,而僅僅展現了它的外部形態——“好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如許人們就很容易從中取患上某種心靈上的呼應,並借用它來抒發自已經雷同的情緒。

由於人們的愁思盡管內在各別,卻均可以具備“好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那樣的外部形態。

因為“形象每每年夜於頭腦”,李煜此詞便能在普遍的範疇內發生共識而患上以千古傳誦了。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竭,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是李煜自述囚居糊口,抒寫亡國離愁的佳作.詞的上闋,寫暮秋月夜,詞人獨處的情形,"無言獨上"點了然詞人淪為囚徒,受人監督的伶丁處境,交接了登樓所見之景.一鉤月牙,幾株梧桐.淒冷的氣氛中顯示了孤傲者的形象. 望江南 李煜 幾多恨,昨夜夢魂中。

還似舊時遊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東風。

這是一首憶舊詞。

原作有兩首,內容相近,這裏選第一首。

這首記夢小詞,是李煜亡國入宋被囚居汴京時的作品。

抒寫了夢中重溫舊時遊娛糊口的歡暢以及夢醒以後的悲恨。

以夢中的樂景抒寫實際糊口中的哀情。

“幾多恨,昨夜夢魂中。

”句意是:一切的悲忿,都來自昨夜夢中之事。

這句話總領全詞,點明大旨。

所恨確當然不是“昨夜夢魂中”事,而是昨夜這場夢的自己。

夢中的事當然是他不時眷戀的,但夢醒後所麵臨的殘酷實際卻使他倍感難堪,以是反而怨尤起昨夜的夢了。

廖廖八字將晝夜忖量、悲忿交加、鬱愁難解的心境歸納綜合地描寫出來。

有勾魂攝魄之至。

“還似舊時遊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東風。

”這三句均寫黑甜鄉。

在黑甜鄉中又重現了往日南唐春天去遊上苑時的歡暢情形。

“車如流水馬如龍”這句話出自《後漢書·馬皇後紀》本該為:“車如流水,馬如遊龍。

”在唐詩中也有成句:“車如流水馬如龍,仙史高台十二重。

”雖然古人幾回再三說過,卻未給人留下深入印象;而一經李煜入詞,便成佳句。

緣由在於:一是泛起在黑甜鄉中,富於迷離惝之感;二是有上下文烘托,猶綠葉之扶紅花。

此句雖隻七字,卻寫出了內苑車馬喧闐的氣象,而詞人遊興之濃,亦寓於字裏行間。

緊接著再加之一句布滿驚歎情味的末端——花月正東風。

這一句寫出了遊賞時間以及撫玩對象;同時還意味著李煜糊口中最誇姣,最喜氣洋洋的時辰。

這一句將夢遊之樂推向最熱潮。

而詞卻就在這熱潮中陡然竣事。

從概況上看,彷佛是是對往昔富貴的眷戀,現實上作者更想表達的是本日處境的無窮蒼涼。

黑甜鄉越是誇姣,實際就越是悲涼。

這是一種“正麵不寫,寫不和”的藝術伎倆的勝利應用。

這首小詞, “深哀淺貌,短語長情”,在藝術上到達岑嶺。

“以夢寫醒”、“以樂寫愁”、“以少勝多”的高深伎倆,使這首小詞得到耐人尋味的藝術生命《浪淘沙》(簾外雨潺潺) 簾外雨潺潺, 春意衰退,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裏不知身是客, 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 無窮山河,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 天上人世。

此詞上片用倒敘伎倆,簾外雨,五更寒,是夢後事;忘懷身份,一晌貪歡,是夢中事。

潺潺春雨以及陣陣春寒,驚醒殘夢,使抒懷主人公回到了真實人生的蒼涼情狀中來。

夢中夢後,其實是今昔之比。

下片首句“獨自莫憑欄”的“莫”字, 有入聲與去聲(暮)兩種讀法。

作“莫憑欄”,是因憑欄而見祖國山河,將引發無窮傷感,作“暮憑欄”,是晚眺山河遙遠,深感“別時容易見時難”。

兩說均可通。

“流水落花春去也”,與上片“春意衰退”相呼應,同時也暗喻明天將來無多,不久於人間。

“天上人世”句,頗感迷離恍忽,眾說紛...

秋波媚·陸遊 詩詞鑒賞

1、《秋波媚》陸遊鑒賞: 此詞題頂用一個“望”字把詩人愛國情懷以及期待成功在望的心境浮現患上極盡描摹。

上片首句寫秋日來到邊城,鼓角聲布滿悲痛,一個“哀”字充實表達了詞人對河山淪喪的可惜。

次句寫狼煙,這是報前列無事的安全狼煙。

《唐六典》說:“鎮戍逐日初夜,放煙一炬,謂之安全火。

”陸遊《辛醜正月三日雪》詩自注:“予當兵日,嚐年夜雪中登興元城上歡快亭,待安全火至”。

又《感舊》自注:“安全火並南山來,至山南城下。

”又《頻夜夢至南鄭小益之間慨然感懷》:“客枕夢遊那邊所,梁州西北上危台。

暮雲不隔安全火,一點遙從駱穀來。

”均可以以及這首文句互證。

高歌擊築,憑高灑酒,引發克複關中勝利在望的無窮歡快,這闡明上麵所寫的角聲之哀歌聲之悲,不是甚麼鬱悶憂愁的低調,而是激昂大方悲壯的旋律。

“此興”的“興”,兼切亭名。

下片的描述是從上片過渡而來,慎密相連,卻又是全新的狀況,周全表達了詩人“歡快”的“興”。

作者把無情的天然界物色的南山之月,付與人的豪情,並更加地寫成為誰也不及它的多情。

多情就在於它以及作者熱愛故國國土之情一脈相通,它為了讓作者清晰地看到長安南山的麵貌,把層層雲幕都推開了。

這裏,也點了然七月十六晝夜晚,在南鄭以東的長安南山頭,潔白的月輪正在升起光華。

然落後一步遐想到灞橋煙柳、曲江池台那些標致的長安風光區,確定會多情地期待克複關中的宋代部隊的到來。

這裏用“應”字,出格誇大確定語氣。

詞中沒有直接說到克複失地的戰爭,而因此年夜膽的想象,擬人化的伎倆,描畫上至“明月”、“暮雲”,下至“煙柳”、“池館”,都在等待宋軍克複失地、成功返來的情形,來表示作者所主意的抗金戰爭的遠景。

這類想象是在上片感情壯誌抒發的根蒂根基上,天然引起而出,具備較著的浪漫主義情調。

全詞由“哀”到“興”,布滿了樂觀主義的氣氛以及成功在望的情感,這在南宋愛國詞作中是很少見的。

2、擴大常識: 一、原詞賞識:秋波媚·七月十六晚登歡快亭望長安南山 秋到邊城角聲哀,狼煙照高台。

悲歌擊築,憑高酹酒,此興悠哉。

多情誰似南山月,特意暮雲開。

灞橋煙柳,曲江池館,應待人來。

二、作品簡介:《秋波媚·七月十六晚登歡快亭望長安南山》是南宋愛國詩人陸遊的詞作。

上片從角聲狼煙寫起,高歌擊築,憑高灑酒,引發克複關中勝利在望的無窮歡快;下片從上片的“憑高”以及“此興悠哉”過渡,周全表達了“歡快”的“興”。

全詞布滿著樂觀氣氛以及成功在望的情感,情調高昂,表達了作者對克複失地的渴想和猛烈的愛國精力。

三、作者簡介:陸遊(1125—1210),宋朝愛國詩人、詞人。

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

宋孝宗時賜進士身世。

官至寶官閣待製。

晚年居山陰。

具備多方麵文學才氣,尤以詩的成績為最,在生前即有“小李白”之稱,存詩9300多首。

亦工詞,楊慎謂其纖麗處似秦觀,雄慨處似蘇軾。

有《劍南詩稿》《渭南文集》《南唐書》《老學庵條記》《放翁詞》《渭南詞》等數十個文集傳世。

鵓鴣天 詩詞鑒賞

辛棄疾的詞本以沉雄豪宕見長,這裏選的這首卻很清麗,足見偉年夜的作家是不拘一格的。

《鷓鴣天》寫的是初春村莊氣象。

上半片“新苗”、“蠶種”、“細草”、“寒林”都是襯著初春,“斜日”句點明是初春的薄暮。

可以表示初春的形象不少,作者選擇了桑、蠶、黃犢等,是要寫稼穡正在起頭的情景。

這四句若是拆開,就是一首七言絕句,隻是平鋪直敘地在寫景。

詞的下半片最難寫,由於它一方麵接著上半片成長,一方麵又要轉入一層新的意思,另起波濤,還要吻合上半片來作個竣事。

以是下半片對付全首的勝利與失敗有很年夜的瓜葛。

從概況看,這首詞的下半片好象依然接著上半片在寫景。

若是真是如許,那就難免堆砌,難免平板了。

這裏下半片的寫景是分歧於上半片的,是有波濤的。

起首它是推遠一層看,由平岡看到遠山,看到橫斜的路所通到的旅店,還由村莊推遠到城裏。

“青旗沽酒有人家”一句看來很泛泛,實際上是首要的。

全詞都在寫天然風光,隻有這句才寫到人的勾當,如許就衝破了一味寫景的單調。

這是寫景詩的一個竅門。

雖然是在寫景,卻不克不及一味襯著景色,必需參進一點人的情調,人的勾當,詩才顯患上有朝氣。

讀者無妨找一些寫景的五七言絕句來看看,參證一下這裏所說的事理。

“城中桃李...辛棄疾的詞本以沉雄豪宕見長,這裏選的這首卻很清麗,足見偉年夜的作家是不拘一格的。

《鷓鴣天》寫的是初春村莊氣象。

上半片“新苗”、“蠶種”、“細草”、“寒林”都是襯著初春,“斜日”句點明是初春的薄暮。

可以表示初春的形象不少,作者選擇了桑、蠶、黃犢等,是要寫稼穡正在起頭的情景。

這四句若是拆開,就是一首七言絕句,隻是平鋪直敘地在寫景。

詞的下半片最難寫,由於它一方麵接著上半片成長,一方麵又要轉入一層新的意思,另起波濤,還要吻合上半片來作個竣事。

以是下半片對付全首的勝利與失敗有很年夜的瓜葛。

從概況看,這首詞的下半片好象依然接著上半片在寫景。

若是真是如許,那就難免堆砌,難免平板了。

這裏下半片的寫景是分歧於上半片的,是有波濤的。

起首它是推遠一層看,由平岡看到遠山,看到橫斜的路所通到的旅店,還由村莊推遠到城裏。

“青旗沽酒有人家”一句看來很泛泛,實際上是首要的。

全詞都在寫天然風光,隻有這句才寫到人的勾當,如許就衝破了一味寫景的單調。

這是寫景詩的一個竅門。

雖然是在寫景,卻不克不及一味襯著景色,必需參進一點人的情調,人的勾當,詩才顯患上有朝氣。

讀者無妨找一些寫景的五七言絕句來看看,參證一下這裏所說的事理。

“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兩句是全詞的一語道破,它又象是在寫景,又象是在發群情。

這兩句決議全詞的情調。

若是單從頭三句及“青旗沽酒”句看,這首詞的情調好象是很舒暢的。

它是否舒暢呢?要曉得詩詞,必定要會知人論世。

伶仃地看一首詩詞,有時就很難把它懂透。

這首詞就是如許。

原來辛棄疾是一名忠義之士,處在南宋偏安杭州,北方金兵擄去了徽、欽二帝,還在節節進逼的形式之下,他想圖恢複,而朝中年夜半是些昏憒無能,自甘墮落者,叫他束手無策,內心十分悔恨。

就是這類心境成為了他的許多詞的根本情調。

這首詞現實上也仍是愁苦之音。

“斜日寒林點暮鴉”句已經泄漏了一點動靜,到了“桃李愁風雨”句便把年夜好錦繡國土居然如斯殘破不全的感傷徹底浮現出來了。

疇前詩人詞人每一逢有難言之隱,老是假托天然界事物,把它意味地說出來。

辛詞通常說到風雨打落春花之處,年夜都是影射南宋被金兵進逼的場合排場。

最聞名的是《摸魚兒》裏的“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回去。

惜春長怕花開早,況且落紅無數。

”和《祝英台近》裏的“怕上層樓,旬日九風雨。

斷腸片片飛紅,都無人管,更誰勸,啼鶯聲住。

”這裏的“城中桃李愁風雨”也仍是慨歎南宋受金兵的欺負。

今後,咱們也能夠看出詩詞中反襯的事理,反襯就是欲擒先縱。

從舒暢的氣象提及,轉到悲苦的心情,如許相互陪襯,悲苦的就更顯患上悲苦。

古人談辛詞每每用“沉痛”兩字,他的沉痛就在這類處所。

可是沉痛不等於絕望,“春在溪頭薺菜花”句可以見出辛棄疾對南宋偏安場合排場還依靠很年夜的但願。

這但願是由作者在村莊中看到的勞動聽平易近從事農桑的氣象所引發的。

上句闡明“詩可以怨”(抱怨),下句闡明“詩可以興”(鼓動鼓起)。

把這兩句詩的滋味細嚼出來了,就會體味到詩詞裏涵蓄是甚麼意思,言有盡而意無限是甚麼意思。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於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於未聯係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並不願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係:1214199132@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