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怨詩詞及賞析

亚博管网 時間:2020-11-19 17:45:10

唐朝宮怨詩的賞析

清代學者孫洙編寫的《唐詩三百首》裏,“宮怨詩”是一個首要構成部門.李白、王昌齡、顧況、白居易、劉方平、薛逢、杜牧、朱慶餘、杜荀鶴等浩繁詩人筆下的宮女之怨,都描寫患上寂寞哀怨,伶丁無助,婉曲感人.以景襯怨,蒼涼無窮;聽見生怨,愁緒難理;因情而怨,悲忿四溢.詩人們從視覺、聽覺、幻覺、觸覺,或者零丁寫怨,或者種種感受融合在一塊兒,將怨氣、怨情或者牢騷婉轉地表述出來,使詩歌到達另外一種新的藝術地步. 以景襯怨,蒼涼無窮(視覺) 在那種被扭曲的社會裏,宮女是毫無身份、職位地方可言的、不被天子寵幸的過剩人.由於長患上悅目,宮女當選舉入宮,陪伴她們的倒是無盡的伶丁以及寂寞.唐詩頂用視覺來展現宮女淒切心裏世界的,有以花襯人,有以望月寫情,有以淩晨梳妝照鏡自憐諸多方法來體現的. 以花襯人寫哀怨:豔麗的花朵每每是生命與活躍的意味,也是芳華活氣的征表.枯枝敗葉,當然能烘托出宮女的不幸,但鮮花嬌葉,卻也可以反襯出更淒苦的遭遇.杜荀鶴《秘戲圖怨》頸聯“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就是典範例子.宋朝聞名評論家胡仔《茹溪漁隱叢話·前集》卷二十三說:“諺雲:‘杜(荀鶴)詩三百首,唯在一聯中’——‘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是也.”由此可知本首詩在那時被人們推重的熱鬧水平.風是“暖”的,鳥聲是“碎”的,這一切都洋溢著生命的清爽氣味,泛動著芳華的活氣,卻也反襯出宮女被荒涼的怨情與怨氣.與岑參幾近統一時期的唐朝詩人劉方平,其絕句《春怨》後兩句是如許寫的:“寂寞空庭春欲曉,梨花滿地不開門.”如今的院中居然也沉寂無人,並且又是花期早已經曩昔的晚春天節,這就令人感觸整個宮院的孤傲寂寞以及冷清了,它讓人不由潸然淚下.麗人,就像梨花殘落一般沒落不勝,其出身是何等可悲,其芳華是何等易逝.王昌齡的絕句《秘戲圖怨》一二句“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及朱慶餘絕句《宮中詞》一二句“寂寂花時閉院門,麗人相並立瓊軒”也因此花襯人,模寫宮女愁苦的形象句子. 以望月寫情:月色是清靜安祥的體現,它能暗射出一小我安好安然平靜的心裏世界.有玉輪的時辰,也能使人發生思鄉的動機.“宮怨詩”中的月色描述,也包括這些.王昌齡的《秘戲圖怨》雲:“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這就起首給讀者描畫了一幅春意融融、靜默安靜的淡淡的宮庭風光畫.詩句以桃花來點染心緒,也以月色來表示心境.這裏,觸物起興,暗喻宮女承寵,猶如桃花沾沐雨露之恩,比興分身;這裏,也將原本毫無凹凸遠近之分的玉輪偏說成“未央殿前月輪高”,隻由於那裏是新人受寵、舊人遭棄之處,這恰是這個失寵宮女心憧憬之而不患上近的傷心所在,於是她以為玉輪是彼高此低,皇上是彼近此遠.一樣的,李白五絕《玉階怨》一二句言:“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夜深、怨深,愁苦更深,清幽孤傲之情油然而生.宮女、月色,似月憐人,似人憐月;若人不伴月,何故他物伴人?月無言,人也無語.不怨之怨遠深於怨.像顧況的《宮詞》三四句“月殿影開聞夜漏,水精簾卷近秋河”和杜牧《秋夕》全首詩“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天階夜色涼如水,做看牽牛織女星”也因此望月寫傷心之情的絕妙詩句. 因照鏡而自憐:鏡子能真實地反映人物的原本麵目.宮女們對鏡自照,或者為贏得君王的溺愛,或者哀歎韶華易逝,芳華難再.薛逢七律《宮詞》雲:“十二樓中盡曉妝,望仙樓上望君王.鎖銜金獸連環冷,水點銅龍晝漏長.雲鬢罷梳還對鏡,羅衣於換更添香.遙窺正殿簾開處,袍袴宮人掃禦床.”宮女嬪妃決心梳妝服裝,其獨一目的就是得到皇上的寵幸,她們獨一能做的也因此色媚人.同經由過程梳妝對鏡,咱們可以看出這首詩歌首聯寫但願,頷聯以情況陪襯出她們的巴望,頸聯以動作折射出她們的指望,尾聯則凸起地寫出 杜荀鶴《秘戲圖怨》:“早被蟬娟誤,欲妝臨鏡慵.承恩不在貌,教妾若為容?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年年越溪女,相憶采芙蓉.” 聽見生怨,愁緒難理(聽覺) 孤傲寂寞的遭棄糊口,單調乏味的闊年夜院落,隻能使宮女們極盡線人之能事,或者看,或者聽,或者思,層層遞遞,哀哀怨怨,難以暢意.看,隻能是以管窺天;聽,也能暫時釋懷.杜荀鶴的《秘戲圖怨》“風暖鳥聲碎”,一聲鳥鳴,使人心神不安,肺腑俱裂;薛逢的七律《宮詞》第四句“水點銅龍晝漏長”,也描畫出了宮女火急巴望找到精力依靠的發急心態.白居易的七言絕句《宮詞》“淚濕羅巾夢不可,夜深前殿按歌聲.朱顏未老恩先斷,斜倚熏籠坐到明” 也是如許,以聽覺寫心境. 除了此以外,王昌齡七絕《秘戲圖怨》第三句“平陽歌舞心承寵”是描述宮女企待寵幸的一個絕好細節,“新承寵”三字,天然讓人們遐想起阿誰方才失去溺愛的舊人,可能正站在月光如水的幽宮簷下,遙望天子寢宮,耳聽新人的歌舞戲語,其孤寂愁慘之景況,其怨悱神傷之態貌,都是不言自明的了. 咱們再看顧況的七絕《宮詞》:“玉樓天半起歌樂,風送宮嬪笑語以及.月殿影開聞夜漏,水精簾卷近秋河.”這裏,詩歌所應用的比擬與反襯的藝術伎倆是十分光鮮的.詩人越是將患上寵宮妃尋歡作樂的排場鋪寫患上強烈熱鬧高興,越能反襯出正在當真凝聽的失寵宮女的冷...

邊塞詩詞賞析

參軍行(其四) 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行,詩歌的一種文體,參軍行,寫部隊糊口的樂府古題,王昌齡共寫《參軍行》七首,這是第四首。

這首詩反映了戍邊將士殺敵建功、捍衛國度的感情壯誌。

詩的前兩句描畫邊地風景,借以襯著戰爭氣氛。

後兩句集中歸納綜合了戍邊將士持久介入的酷烈戰爭糊口和刻意破敵的感情。

壯闊的塞外景致與將士雄偉的理想交融在一塊兒,氣勢雄闊,氣概渾豪。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常被用來浮現殺敵衛國的英雄風格以及頑強意誌。

中唐詩人戴叔倫寫有“願患上此身長報國,何必生入玉門關”雄豪詩句,同此兩句有異曲同工之妙。

《涼州詞》 作者:王翰 葡萄瓊漿夜光杯,欲飲琵琶立刻催。

醉臥疆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注解】: 一、夜光杯:一種白玉製成的杯子。

【韻譯】: 新變成的葡萄瓊漿,盛滿夜光杯; 正想暢懷痛飲,立刻琵琶聲頻催。

即便醉倒疆場,請諸君不要見笑; 自古男兒出征,有幾人在世歸回? 【評析】: ??詩是詠邊寒情形之名曲。

全詩寫費力冷落的邊塞的一次盛宴,形貌了征人們暢懷暢飲、縱情大醉的排場。

首句用語燦豔柔美,調子清越悅耳,顯出盛宴的奢華派頭;一句用"欲飲"兩字,進一層極寫強烈熱鬧排場,酒宴外加音樂,著意襯著氣氛。

3、四句極寫征人相互考慮勸飲,縱情盡致,樂而忘憂,豪宕奔放。

這兩句,蘅塘退士評曰:"作奔放語,倍覺悲哀。

"從來評注家也都覺得悲慘感慨,討厭征戰。

清朝施補華的《峴傭說詩》評說:"作悲戚語讀便淺,作調笑語讀便妙。

在學人貫通。

"從內容看,無討厭兵馬生活生計之語,無哀歎生命不保之意,無譴責征戰疾苦之情,謂是悲慘感慨,彷佛委曲。

施補華的話有其深度。

千古名絕,眾論殊多,見仁見智,學人自悟。

答複者:feiduo_2001 - 童生 一級 3-2 11:28 ▲王翰《涼州詞》賞析 葡萄瓊漿夜光杯, 欲飲琵琶立刻催。

醉臥疆場君莫笑, 古來征戰幾人回? 賞析 王翰:字子羽,並州晉陽(今山西太原市)人。

睿宗景雲元年(710)進士,玄宗時作過官,後貶道州司馬,去世於貶所。

性豪宕,喜遊樂喝酒,能寫歌詞。

並自歌自舞。

《全唐詩》存其詩一卷。

尤以《涼州詞》為人傳誦。

唐人七絕可能是樂府歌詞,涼州詞即此中之一。

它是按涼州(今甘肅省河西、隴右一帶)處所樂調謳歌的。

《新唐書·樂誌》說:“天寶間樂調,皆以邊地為名,若涼州、伊州、甘州之類。

”這首詩處所色采極濃。

從標題看,涼州屬西北邊地;從內容看,葡萄酒是那時西域特產,夜光杯是西域所進,琵琶更是西域所產。

這些無一不與西北邊塞風情相幹。

這首七絕恰是一首柔美的邊塞詩。

邊塞詩,若以對戰爭的立場為尺度。

可分別為稱道戰爭與表露戰爭兩類。

本詩所寫戰爭的性子以及布景已經無可考,但從詩人豪情的脈搏來體味,這無疑是一首反戰的詩歌。

不外它不正麵描述戰爭,卻經由過程戰前喝酒這件事來表達將士厭戰的悲哀情感,用筆十分隱秘坎坷。

首句設色鮮豔,成心誇示飲宴之美:在晶瑩透亮閃閃發光的杯子裏斟滿了葡萄瓊漿,兵士們聚在一塊兒籌備暢飲了。

寫到這裏,忽然來一抑揚:“欲飲”而無奈“琵琶立刻催”。

這個上二下五的句式,妙在忽然促進了辭意的遷移轉變。

立刻的樂隊彈起琵琶催人動身,這使患上將士們心境年夜變,由熱鬧舒適的歡飲情況一下被逼到嚴重鼓動感動的戰前氣氛中。

看來沒法再喝酒了!但是,“醉臥疆場君莫笑”。

第三句意又一轉,奉告咱們:這時候盡管軍令如山,倒是催者自催,飲者自飲,並且下決議刻意要“醉臥”。

詩人似在代將士傾吐衷腸:管他呢,盡管動身期近,咱們仍然暢飲,不辭醉倒疆場,這類狂飲你們不訪問笑吧?“君莫笑”三字,於抑揚之中一筆挑起,引出了全詩最悲哀、最斷交的一句,這就是結末的“古來征戰幾人回?”這個詰責句,浮誇地展現了戰爭的殘酷後果,道出了廣泛性,深化了詩歌的主題。

顯然,這裏所控告的,已經不止是將士們所麵對的這一次征戰,而是“古來”即有的一切由統治階層為了自身長處而發動的驅策千萬萬萬將士去送命的戰爭!全詩抒發的是反戰的哀怨,所揭破的是自有戰爭以來生還者少少的悲涼究竟,卻出以豪爽奔放之筆,浮現了一種成仁取義的悲壯情感,這就令人透過這類貌似豪宕奔放的襟懷胸襟,加倍看清了甲士們心靈深處的哀傷與破滅。

《唐詩別裁集》說此詩“故作豪宕之詞,然悲感已經極”。

堪稱深患上作者居心。

此詩簡直吐露了如今世論者所批評的消極情感,但在那樣的期間、那樣的殘酷情況中,兵士以及詩人們對付無休無止的邊庭爭戰,一般也隻能發生這類悲哀的情感,咱們對此就沒必要奢求了。

▲王之渙《涼州詞》賞析 涼州詞① 王之渙 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必怨楊柳,② 東風不度玉門關。

③ 作者簡介 王之渙,688-742,字季淩, 排行七, 本籍晉陽(今山西太原),五世祖隆遷居絳州 (今山西新絳)。

曾經任冀州衡水主簿,因謗去官,家居十五年。

晚年出任文安 縣(今禹河北)尉,卒於官舍。

為人激昂大方有年夜略,善作邊塞詩,與高適、王昌 齡、崔國輔等唱以及,名動一時。

靳能為作墓誌,稱其“歌參軍,吟出塞,皎兮 極關山明月之思,蕭...

詩詞瀏覽鑒賞

· 淺談古典詩詞鑒賞中的虛以及實 · 唐人送別詩賞析 · 古典詩歌藝術伎倆鑒賞 · 詩歌表達技巧詳細鑒賞 · 2007年天下共19套高考題詩歌賞析01 · 2007年天下共19套高考題詩歌賞析02 · 高考古詩鑒賞精講簡練 · 高考古詩詞鑒賞分類解題引導 · 古詩鑒賞的九種答題花式 · 古典詩詞鑒賞之步驟與方式 · 高測驗卷古詩賞析題的應試要點以及技巧 · 高考古詩鑒賞應試策略 · 詩歌鑒賞--鑒賞詩歌的藝術技巧 · 宏觀掌控 微觀入手 ---高考古詩鑒賞有竅門 · 古詩鑒賞技巧點撥 · 高考古詩鑒賞的答題方式 · 超等高考講座預演-古詩詞鑒賞點研究 · 古詩鑒賞答題模式 · 高考古詩詞鑒賞突破八法 · 高考“古詩鑒賞” · 古詩鑒賞題10年夜紀律 · 古代詩歌鑒賞怎麼找“詩眼” · 淺談古典詩詞鑒賞中的虛以及實 · 2006年高考全套試題分類彙編(詩歌鑒賞) · 詩詞鑒賞常見典故以及意象 · 濁世中的美神——李清照 · 中國古代詩歌虛實連係的浮現伎倆 · 鑒賞詩歌的表達技巧 · 中國情詩名句排行榜 · 千古唐詩 · 李商隱《錦瑟》淺談昏黃美 · 詩歌鑒賞根本觀點 · 詩歌鑒賞題集錦1 · 詩歌鑒賞題集錦2 · 詩歌鑒賞題集錦3 · 各地試卷詩歌鑒賞題集萃 · 高考古詩鑒賞秘笈 · 鑒賞古典詩詞中的人物形象 · 詩詞鑒賞專題溫習 · 古詩鑒賞分類操練題 · 古代詩歌中的意象分類收拾 · 高考詩歌鑒賞答題模式歸類 · 高考古詩詞鑒賞突破八法 · 詩詞鑒賞闡發表達技巧 · 鑒賞古代詩詞的語言及氣概 · 鑒賞古代詩詞作品的頭腦豪情以及內容大旨 · 詩歌意象分類解釋與名篇名句默寫 · 2004—2006年高考古代詩歌試題分類剖析 · 2008高評語文核按鈕詩歌鑒賞題集釋 · 高評語文二輪溫習專題訓練古代詩詞鑒賞 · 賞識詩詞九要 · 高考詩詞鑒賞題對策及專用術語研究 · 古代詩歌形象鑒賞舉隅 · 古詩詞中經常使用表達技巧舉要 · 古代詩歌鑒賞學法引導 · 古詩鑒賞要注重練字 · 詩詞的語法特色 · 浪漫主義詩人李白以及他的詩篇 · 古典詩詞中的詠月意象 · 詩詞中的用典 · 若何讀宋詞才算真讀懂 · 中國古典詩歌100首評析 · 詩歌鑒賞根蒂根基常識寶典 · 詩歌鑒賞答題方式點撥 · 高考古代詩歌鑒賞解題方式引導——捉住“詩眼” · 詩歌鑒賞的分類溫習及其訓練 · 詩歌鑒方式引導 · 詩歌鑒賞根本觀點指要 · 詩歌鑒賞專用術語 · 中國古典詩詞中的黃昏意象群 · 中國古代詩歌文學知識 · 意象以及意境 · 常見意象的寄意 · 現代詩歌瀏覽引導 · 托物言誌詩的鑒賞 · 詩歌形象鑒賞及試題闡發 · 《唐之韻》說明注解詞 · 文學作品鑒賞常識、技法表解 開展

求李清照的詩詞及賞析

《如夢令》1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用殘酒。

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照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李清照此時會迷戀本身喜好的行將磨滅的春日美景,可惜誇姣韶光的短暫,這閨中寂寞愁緒的暗地裏,隱然飄揚著一絲奼女“思春”的情懷. 昨夜一場“雨疏風驟”,摧殘海棠,催送春季回去,敏感的詞人不消到戶外察看,用精致的心靈去感受,就能知道確定是一幅“綠肥紅瘦”的狼籍氣象。

以淡淡的愁懷去體察天然景色的細微變革,也是由詞人的特定心情決議的。

昨夜的喝酒入眠,是否有甚麼快慰不了的私家情懷呢?連係下文對春日景致垂垂拜別的著急,不難體味出奼女對本身虛度閨中年光的發急。

“傷彼蕙蘭花,含英揚燦爛。

過期而不采,將隨秋草萎。

”(《古詩十九首·冉冉孤生竹》)這一份對芳華誇姣韶華的愛護保重,是從古到今的豪情敏銳精致的女子所共有的。

古代女子的獨一好前途就是尋找到一名快意郎君,嫁一名好丈夫。

以是,奼女愛護保重芳華韶華之時,就按捺不住心裏的絲絲縷縷的“思春”情懷,李清照也不破例。

往後,李清照對本身的婚姻有如斯深邃深摯的一份情緒投入,在初期這些傷春傷懷的作品裏已經經可以看出眉目來了。

這首詞的構想也十分巧妙,詞人用對話組成情緒的遞進深刻,用粗心的“卷簾人”來反襯本身的敏感精致,將奼女幽隱不成明說的情懷涵蓄展現在讀者的眼前。

詞中所表達的意境,古人、今人詩詞中也屢屢觸及。

盛唐孟浩然《春曉》說:“春眠不覺曉,到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幾多?”春眠是舒適的,酣恬甜睡的詩人不知破曉已經到,是到處啼鳥聲驚醒了詩人。

春季淩晨的勃勃發火透過“啼鳥聲”顯露出來。

醒來後,詩人當即想起昨夜的風雨,因而便體貼有幾多花瓣被催落。

詩人聽聞啼鳥聲的驚喜,對落花的體貼,都浮現了對年夜天然的熱愛。

這首五言絕句著重浮現的是抒懷主人公春曉之際的舒適甜暢,語意徐徐,對“花落”的擔心也是淡淡而來,漸見密意的。

晚唐韓偓將這一番詩意改用問句表達,《懶起》說:“昨夜半夜雨,臨明一陣寒。

海棠花在否?側臥卷簾看。

”對落花投以更多的存眷,但“側臥”的自在姿式闡明詩人的心境其實不那末嚴重急迫。

與李清照同時的年夜詞人周邦彥也有過雷同的藝術構想,其《六醜》說:“為問花安在?夜來風雨,葬楚宮傾國。

”吐辭典雅的詞人,將落花對比作“楚宮傾國”般的麗人,語意又委婉一層。

李清照的詞顯然直接從韓偓作品中變革而來。

這類被別人頻頻表述過的詩意,李清照出之以全新的構想。

對話的兩邊身份明確了,反襯的作用加倍較著。

“綠肥紅瘦”的對比,使人線人一新。

小詞用語淺顯平白,語意卻深邃深摯涵蓄,浮現了花季奼女的昏黃淡約愁思。

宋人對這首詞就很是欣賞,《苕溪漁隱叢話》前集卷六十說:“近時婦人能文詞如李易安,頗多佳句。

小詞雲:(詞略),‘綠肥紅瘦’,此語甚新。

”《藏一話腴》甲集卷一則說:“李易安工造語,如《如夢令》‘綠肥紅瘦’之句,全國稱之。

” 《如夢令》2 李清照有《如夢令》詞,描寫本身奼女期間的糊口,是最佳的文獻資料。

詞雲: 常記溪亭日暮,沉浸不知歸路。

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這裏的“溪亭”、“藕花”、“鷗鷺”都是泛指,是李清照某次出遊時的所見所聞。

這時候,李清照應當已經經來到汴京父親的身旁,歌詞所寫的是汴京周圍某處的景致。

這首詞紀錄了李清照從容浪漫的閨中奼女糊口。

詞寫本身因為醉酒貪玩而歡快忘歸,末了誤入“藕花深處”。

因為不期而來的蕩舟趕路奼女,卻把已經經棲息下來的“一灘鷗鷺”嚇患上四下飛起。

小詞的筆調極為輕鬆、高興、活潑,語言樸素、天然、流利。

使人驚訝的是一名年夜家閨秀,竟然可之外出盡興嬉戲到天色昏黑,並且喝患上酩酊年夜醉,以至“不辨歸路”,“誤入藕花深處”。

迷路以後,沒有失路的惶恐,沒有歸家唯恐怙恃求全譴責的害怕,反而又興致勃勃地發明了“鷗鷺”驚起後的另外一幅色采光鮮、發火昂然的畫麵,歡暢的氣氛洋溢始終。

如許自由縱容的糊口對奼女李清照來講顯然其實不目生,也是充實地得到怙恃家長許可的。

不然,隻要一次峻厲的叱罵,誇姣的履曆就可能化作疾苦的影象。

這首詞顯示出奼女李清照的率性、真率、年夜膽以及對天然風景的喜好,如許的作為及個性與李格非自由的家教、家庭情況的寬鬆緊密親密相幹。

《一剪梅》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漂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解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元朝伊世珍的《琅嬛記》卷中對這首詞的創作布景有過一段紀錄:“易安結縭未久,明誠即負笈遠遊,易安殊不忍別,覓錦帕,書《一剪梅》詞以送之。

”今人王仲聞在《李清照集校注》中則指出:“清照適趙明誠時,兩家俱在東京,明誠正為太學生,無負笈遠遊事。

此則所雲,顯非究竟。

”(第25頁)王說甚是。

這首詞確定不會寫於新婚後不久。

李清照與趙明誠成婚後的前六年時間,兩人配合棲身在汴京,厥後近十年時間又一塊兒屏居山東青州,一直到李清照34歲擺布,趙明誠起複再次出來仕進,兩人材有了分離離此外時辰,這首詞應當作於這...

賞析《采桑子》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酒徒,晚年又號六一居士,廬陵(今江西吉安市)人。

歐陽修四歲時父親死,家道中落,母親用蘆杆畫地教他識字。

仁宗天聖八年(1030)登進士第,次年到洛陽任西京留守推官。

任職三年時代,與錢惟演、蘇舜欽等詩酒唱以及,遂以文章名全國。

景佑元年(1034)召試學士院,授宣德郎,試年夜理評事兼監察禦史,充館閣校勘。

二年後,因直言為範仲淹辯解,貶夷陵(今湖北宜昌)縣令。

康定元年(1040)奉詔複職,慶曆三年(1043)知諫院,以右正言知製誥,介入範仲淹等推廣的新政變化。

因保守權勢進犯,出知滁州(今安徽滁縣)。

後累患上升遷,嘉佑二年(1057)以翰林學士知貢舉。

五年(1060)官至樞密副使,六年(1061)改任參知政事。

神宗時改外任,出知亳州(今安徽亳縣)、青州(今山東益都)、蔡州(今河南汝南)等。

熙寧四年(1071)以太子太師致仕,居潁州。

次年卒,諡文忠。

其詩文雜著合為《歐陽文忠公牘集》153卷,集中有是非句3卷,別出單行稱《近體樂府》,又有《酒徒琴趣外篇》6卷。

歐陽修是北宋聞名的政治勾當家,詩文刷新的提倡者。

他曾經主編《新唐書》,還用年夜半生精神完成為了一部文字減舊史之半而業績增添數倍的《新五代史》。

他還善於發明人材以及抬舉落後,宋朝的一些年夜政治家、年夜散文家、年夜詩人很多出於他的門下,或者相從遊,如梅堯臣、蘇舜欽、蘇軾父子、王安石、曾經鞏等。

歐陽修對北宋詩文的康健成長做出了首要進獻。

歐陽修是北宋散文、詩、詞的年夜家。

對他的散文、詩歌評價比力一致,但對他的詞的評價卻較為不同。

實在,歐陽修是北宋詞壇上的首要詞人,他的詞與他那些說理透徹、言誌載道的詩文有所分歧,他經常經由過程詞這一新的詩體情勢來言情說愛,反映出這位政治家以及文壇首腦的另外一糊口側麵。

而有的人卻對歐陽修這種詞暗示思疑,乃至認為這種綺詞豔語是歐陽修的仇敵所偽托。

人的豪情原本極為繁雜,歐陽修的私糊口也非道貌岸然,故做自持。

加上,詞一起頭就是筵席前謳歌的豔詞,多半是反映豪情糊口的,在持久創作進程中不僅形成為了寫情的傳統,並且還堆集了至關豐碩的藝術技巧以及創作經驗。

以是,歐陽修在他的詞裏普遍反映了他在散文與詩歌創作中不曾接觸過的豪情糊口,這是不足為怪的。

對歐陽修詞分歧的評價,起首是因為版本的分歧而引發的。

歐陽修的詞有兩種版本。

一種是《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3卷,有南宋慶元年間刊本,郡人羅泌校訂。

羅泌又有跋言:“公性至剛,而與物有情。

蓋嚐致意於詩,為之本義,和順寬厚,所患上深矣。

吟詠之餘,溢為歌詞,有《平山集》哄傳於世,曾經慥《雅詞》不盡收也。

今定為三卷,且載樂語於首。

”羅泌認為集子中的“淺顯者”乃是“偽作”,“故削之”,以是,這個版本已經經難見歐陽修詞概貌。

《全宋詞》考訂錄入171首,23首未錄。

另外一種是《酒徒琴趣外篇》6卷,元吳師道《吳禮部詩話》首次言及,稱集中“鄙褻之語,每每而是,不止一二也。

”是以肯定為“詞之偽”者。

這類平空猜度定見不成信,《全宋詞》去其與《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重複及看成別人詞者,錄入66首。

可見,後一個版本所錄之詞是前一個版本的彌補,今世學者根本同一了熟悉,認為歐陽修有率情一壁,一樣會有“豔俗”的作品問世。

1、公然歌唱男女情愛 詞為“豔科”,以詞詠歎描述男女情愛其實不足奇,關頭是看詞人以何種心態看待這一類創作。

歐陽修以前的詞人,不過乎兩種立場:其一,實時行樂、醉生夢去世,在和順鄉中忘懷人生的苦痛;其二,羞於開口、諱飾吞吐,既不克不及解脫願望的環繞糾纏,又不敢利落索性淋漓地敘說。

歐陽修在平庸的宋朝士年夜夫群體中相對於而言是一名個性的聲張者,在宦途與私糊口兩方麵都顯示出光鮮的個性特性。

他看待男女情愛的立場上一樣異乎流俗,敢愛敢恨,勇於公開享受醇酒美男,浮現本身的天然願望。

《錢氏私誌》載: 歐陽文忠任河南推官,親一妓。

時先文僖(錢惟演)罷政,為西京留守,梅聖俞、謝希深、尹師魯同在幕下。

惜歐有才無行,共白於公,屢諷而不之恤。

一日,宴於後園,客集而歐與妓俱不至,移時方來,在座相視以目。

公責妓曰:“末至何也?”妓雲:“中暑往涼堂睡著,覺失金釵,猶未見。

”公曰:“若患上歐推官一詞,當為償汝。

”歐即席雲:“柳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

小樓西角斷虹明。

闌幹倚處,待患上月華升。

燕子飛來窺畫棟,玉鉤垂下簾旌。

涼波不動簟紋平。

水精雙枕,旁有墮釵橫。

”坐客皆稱善。

遂命妓滿酌觴歌,而令公庫償釵。

這一則創作“本領”紀錄凸現了歐陽修分歧流俗、掉臂人言、我行我素的聲張個性。

歐陽修任西京留守推官時才25歲,方才踏入宦途,但他卻“有才無行”,率性地與本身喜歡的歌妓胡混在一塊兒,而且回絕聽從同事友人的奉勸。

歐陽修說:“縱使花時常病酒,也是風騷”(《浪淘沙》),就是他縱容的廣告。

歐陽修與之雙攜雙飛的是所謂的“營妓”,或者稱“官妓”,這是一類由官家飼養以供宦海宴席應酬的歌妓。

宋人之與營妓,偶一為之之宴席間的諧謔應酬則可以,卻不容許發生實質性的相親相愛或者兩性瓜葛,官家對此有明確劃定...

求晏幾道的詞及賞析

臨江仙①晏幾道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自力,微雨燕雙飛。

記患上小蘋初見,雙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那時明月在,曾經照彩雲歸。

注釋:①臨江仙:唐玄宗時教坊曲名。

又名《謝新恩》、《采蓮回》、《瑞鶴仙令》、《畫屏春》、《天井深深》。

②卻來:重來,再來。

③落花:此兩句原為五代翁宏詩。

④小蘋:女樂名。

⑤心字:沈雄《古今詞話》謂為衣領愚昧如心字。

⑥彩雲:指上蘋。

譯文:深夜夢回樓台豪門緊鎖,宿酒醒後簾幕重重低垂。

去年的春恨湧上心頭時,人在落花紛揚中幽幽自力,燕子在輕風小雨中雙飛。

記患上以及小初度相見,她穿戴雙重心字的羅衣,琵琶輕彈委委傾吐相思,那時的明月現在猶在,曾經照著她彩雲般的身影回歸。

賞析:此詞寫別後故地重遊,引發對情人的無窮吊唁。

上闋描述室邇人遐的寂寞氣象,和年年傷此外蒼涼。

“去年春恨”“來時”,恰是與“小初見”的良辰;本年再來時,雖然又是落花時節,然而隻有斯人自力,佳人已經去。

微雨中雙飛的燕兒,似在冷笑這人的孤傲寂寞。

下闋追思初見小蘋溫馨動聽的一幕。

“記患上”如下三句“雙重心字”既寫“羅衣”裝飾,又表示與情人的默契。

“琵琶弦上說相思”足見其一見如故、互為知音的交誼。

這首《臨江仙》是小山詞中的傳誦之作,寫患上深摯嫻雅、委婉鎮靜。

詞中的小蘋是實指。

晏幾道《小山詞自序》雲:此詞有多層比擬: 夢、醉——醒;去年——如今;人自力——燕雙飛;歡會——離別;情投意合——天各一方。

而這一切比擬都關合於情緒維度上的一個根本比擬:歡——悲。

"落花人自力,微雨燕雙飛"是名句,總的看是人與天然的比擬。

詳細說來,作者出格為主人公選擇了三個天然意象作為生命的參照:落花與人,誇大歲華搖落,歲月無情,芳華苦短。

人在雨中,表示生命情狀之蒼涼,心緒之迷惘以及感慨。

孤傲的人以及雙飛的燕是有情與無情、有知與蒙昧折比擬,誇大人的孤傲,暗含對相逢的等待。

詞之上片寫“春恨”,描畫夢後酒醒、落花微雨的情形。

下片寫相思,追思“初見”及“那時”的環境,浮現詞人苦戀之情、孤寂之感。

全詞懷人的月時,也抒發了人間無常、歡騰難再的淡淡憂愁。

上片首先兩句,寫午夜夢回,隻見附近的樓台已經閉門深鎖;宿酒方醒,那重重的簾幕正低垂到地。

“夢後”、“酒醒”二句互文,寫麵前的實景,對偶極工,意境渾融。

“樓台”,當是當年朋遊歡宴之所,而今已經室邇人遐。

詞人獨處一室,沉寂的闌夜,更感觸非分特別的孤傲與空虛。

貪圖借醉夢以回避實際疾苦的人,最怕的是夢殘酒醒,當時更是憂從中來,不成隔離了。

這裏的“夢”字,語意相幹,既多是真有所夢,重夢到昔時聽歌笑樂的情境,也可泛指離合悲歡的感傷。

起二句情形,非一時驟見而患上之,而是詞人履曆過許多寂寥蒼涼之夜,或者殘燈獨對,或者釅酒初醒,遇諸目中,忽於此時煉成此十二字,如入佛家的空寂之境,這類空寂,恰是詞人心裏世界的反映。

第三句轉入追思。

“春恨”,因春季的逝去而發生的一種莫名的惘然。

“去年”二字,點明這春恨的由來已經非一朝一夕的了。

一樣是這春殘時節,一樣末路人的情思又湧上心頭。

“落花人自力,微雨燕雙飛”寫的是孤傲的詞人,久久地站立庭中,對著漂零的片片落英;又見雙雙燕子,霏微的春雨裏輕盈地飛去飛來。

“落花”、“微雨”,本是極清美的景致,本詞中,卻意味著芳春過盡,傷逝之情油然而生。

燕子雙飛,反襯愁人自力,於是引發了綿長的春恨,以致夢後酒醒時回想起來,仍使人難過不已經。

這類韻外之致,勾魂攝魄,使人留連忘返。

“落花”二句,高手天成,組成一個淒豔絕倫的意境。

過片是全詞樞紐。

“記患上”,那是比“去年”更為遙遠的回想,是詞人“夢”中所曆,也是“春恨”的起因。

小蘋,女樂名,是《小山詞。

自跋》中提到的“蓮、鴻、蘋、雲”中的一名。

小晏好以屬意者的名字入詞,小蘋就是他筆下的一個順其自然、嬌美可兒的奼女。

本詞中特標出“初見”二字,意圖尤深。

夢後酒醒,起首表現腦海中的仍然是小蘋初見時的形象,那時她“雙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

”她穿戴薄羅衫子,上麵繡有兩重的“心”字。

此處的“雙重心字”,還表示著兩人一見鍾情,往後情投意合。

小蘋也因為初見羞怯,傾慕之意欲訴無從,惟有借助琵琶美妙的樂聲,通報胸中的情素。

彈者眽眽含情,聽者知音沉浸,與白居易《琵琶行》“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經心中無窮事”讚成。

“琵琶”句,既寫出小蘋樂技之高,也寫出兩人豪情上的交流已經年夜年夜深化,或許已經經無語心許了。

結拍兩句再也不寫兩人的相會、幽歡,轉而寫別後的思憶。

詞人隻選擇了這一特定情境:那時潔白的明月映射下,小蘋,像一朵冉冉的彩雲飄然回去。

李白《宮中行樂詞》:“隻愁歌舞散,化作彩雲飛。

”又,白居易《簡簡吟》:“年夜都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彩雲,借以指標致而苦命的女子,其儒仍從《高唐賦》“旦為朝雲”來,亦表示小蘋歌妓的身份。

結兩句因明月興感,與首句“夢後”響應。

現在之明月,猶那時之明月,但是,現在的人工作懷,已經年夜異於那時了。

夢後酒醒,明月仍然,彩雲安...

《鷓鴣》鄭穀的賞析

我是複製下來的,很繁雜,你本身挑一下有效的吧!鷓鴣天 zhè ɡū tiān ①詞牌名。

雙調,五十五字,押平聲韻。

②曲牌名。

南曲仙呂宮、北曲年夜石調都有。

字句格律都與詞牌不異。

北曲用作小令,或者用於套曲。

南曲列為“引子”,多用於傳奇劇的末端處。

1、《鷓鴣天?時謫黃州》?蘇軾 林斷山明竹隱牆1,亂蟬衰草小水池。

翻空缺鳥不時現2,照水紅蕖細細香。

鄰舍外,古城旁3。

杖藜徐步轉夕陽4。

周到昨夜半夜雨,又患上浮生一日涼5。

作者簡介:蘇軾(1037~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北宋眉隱士。

是聞名的文學家,唐宋散文八年夜家之一。

他學識賅博,多才多藝,在書法、繪畫、詩詞、散文各方麵都有很高造詣。

他的書法與蔡襄、黃庭堅、米芾合稱“宋四家”;善畫竹木怪石,其畫論,書論也有卓見。

是北宋繼歐陽修以後的文壇首腦,散文與歐陽修齊名;詩歌與黃庭堅齊名;他的詞氣魄磅礴,氣概豪宕,一改詞的婉約,與南宋辛棄疾並稱“蘇辛”,共為豪宕派詞人。

詞牌釋義 〔題考〕 【填詞名解】:“〔鷓鴣天〕,一位〔思佳客〕,一位〔於中好〕,采鄭嵎詩:‘春遊雞鹿塞,家在鷓鴣天。

’”按鷓鴣為樂謂名,許渾【聽歌鷓鴣】詩:“南國多倩多豔詞,鷓鴣清怨繞梁飛。

”鄭穀【遷客】詩:“舞夜聞橫笛,可堪吹鷓鴣?”又【宋史 樂誌】引薑夔言:“今年夜樂外,有曰夏笛鷓鴣,沈滯鬱抑,失之太濁。

”故鷓鴣似為一種笙笛類之樂調,詞名或者與〔瑞鷓鴣〕同取義於此。

至元馬臻詩:“春回苜蓿地,笛怨鷓鴣天”;則似已經指詞調矣。

〔作法〕 本調五十五字,實由七絕兩首歸並而成;惟後闋換頭,改第一句為三字兩句。

通體平仄,除了後闋首、次兩句有必定,及前闋首尾,後闋末句之第三字不克不及移易外,餘均與七絕相通。

但應仄起,不患上用平起。

玉慘花愁出鳳城, ⊙●○○●●△(平韻) 蓮花樓下柳青青。

⊙○⊙●●○△(協平韻) 尊前一唱陽關曲, ⊙○⊙●○○●(句) 別小我人第五程。

⊙●○○●●△(協平韻) 尋美夢, ○●●(句) 夢難成, ●○△(協平韻) 有誰知我此時情。

⊙○⊙●●○△(協平韻) 枕前淚共階前雨, ⊙○⊙●○○●(句) 隔個窗兒滴到明。

⊙●○○●●△(協平韻) 注釋 1.林斷山明:樹林隔離處,山嶽呈現出來。

2.翻空:飛行在空中。

3.古城:當指黃州古城。

4.杖藜 :拄著藜杖。

杜甫《漫興九首》其五:"杖藜徐步立芳洲"。

5.浮生:意為世事不定,人生急促。

李涉《題鶴林寺僧舍》:"偶經竹院逢僧話,又患上浮生半日閑。

" 這首詞作於元豐六年(1083年),時蘇軾在黃州。

描畫了一幅夏季雨後的屯子小景。

上闋寫景。

開頭"林斷山明竹隱牆,亂蟬衰草小水池",連用林、山、竹、牆、蟬、草、水池七種典範意象描述了夏季雨後的景物,給人以密不通風之感。

末了以"翻空缺鳥"與"照水紅蕖"相對於,一個訴諸視覺:"不時現";一個訴諸嗅覺:"細細香"。

布滿了詩情畫意。

下闋寫溜達。

江村小景繪好以後,視角則陡然一轉,步入畫中:"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轉夕陽"。

經由過程作者的外部形象顯示其心裏世界。

末了兩句乃點睛之筆,"周到"二字是擬人化伎倆,含有自嘲的酸楚以及詞人的感傷,"又患上浮生一日涼"則又更進一層,超越世表。

2、鷓鴣天(西都作) ?朱敦儒 我是清都山川郎2,天教分賦予疏狂。

曾經批給雨支風券,累上留雲借月章3。

詩萬首,酒千觴4。

幾曾經著眼看侯王。

玉樓金闕慵回去5,且插梅花醉洛陽。

注釋 1.西都:指北宋的西京洛陽。

2.清都:道祖傳謂紫薇天帝的寓所,《列子?周穆王》:"王實覺得清都紫薇,均天廣樂,帝之所居"。

山川郎:作者虛構出來經管山川的神官。

3.券、章:均指公牘。

4.觴:羽觴。

5.玉樓金闕:指仙人棲身的樓閣宮殿。

此篇是朱敦儒前半生糊口抱負以及自我形象的寫照。

朱氏在詞中將本身塑造成一名經管全國妙水清山的神官,由上稟賦予了狂放不羈的特權,不問人世俗務,隻管風月雨雲,成日價過著清詩萬首、瓊漿千杯的瀟灑糊口。

對付俗世間的侯王將相天然嗤之以鼻,就算是天上的仙人府邸也懶患上回去,隻願頭上閑插著梅花,醉倒在富貴的西都洛陽城中。

此詞塑造的藝術形象,與李白的"皇帝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杜甫《飲中八仙歌》)很有幾分異曲同工之妙,讀之直覺奔放瀟灑,正可見其"有仙人品格"處。

隻惋惜,朱氏年青期間這類傲視侯門、盡情山川的抱負糊口,卻不為實際所容。

秦檜當權時,朱氏被迫出仕"久廢之官"鴻臚少卿,堪稱是晚節未終,招致很多非議。

《二老堂詩話》載:"蜀人武橫作詩譏之:'少室隱士久掛冠,不知何事到長安。

若何縱插梅花醉,未必貴爵著眼看。

'" 曾經經的山川神仙,如斯遭人挖苦,真正使人扼腕。

3、鷓鴣天?正月十一日觀燈薑夔 巷陌風景縱賞時,籠紗未出馬兒嘶2。

白頭居士無嗬殿3,隻有乘肩小女隨4。

花滿市5,月侵衣,少年情事老來悲。

沙河塘上春寒淺6,看了遊人徐徐歸。

注釋 1.正月十一日觀燈:嚴密>紀錄臨安元宵節前試燈,稱"預賞。

2.籠紗:紗製的燈籠。

3.白頭居士:作者自稱。

嗬殿:前嗬後殿,即前呼後應,指侍從。

4.乘肩小女:坐在年夜人肩上的小女兒。

5.花:花燈。

6.沙河塘:錢塘縣南五裏,南宋時為富貴盛地。

這首詞寫正月觀燈,描畫出那時人...

詩詞瀏覽鑒賞玉階怨李白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卻下水精簾,玲瓏望...

《玉階怨》,見郭茂倩《樂府詩集》.屬《相以及歌·楚調曲》,與《婕妤怨》、《長信怨》等曲,從古代所存歌辭看,都是專寫“宮怨”的樂曲.李白的《玉階怨》,雖曲名標有“怨”字,詩作中卻隻是後背敷粉,全不見“怨”字.無言自力階砌,以至冰冷的露珠浸濕羅襪;以見夜色之濃,佇待之久,怨情之深.“羅襪”,見人之儀態、身份,有人有神.夜涼露重,羅襪知寒,不說人罷了見人之幽怨如訴.二字似寫實,實用曹子建“淩波微步,羅襪生塵”意境.怨深,夜深,不由幽獨之苦,乃由簾外而簾內,及至下簾以後,反又不忍使明月孤寂.似月憐人,似人憐月;若人不伴月,則又有何物可以伴人?月無言,人也無言.但讀者卻深知人有沒有限言語,月也解此無窮言語,而寫來卻隻是一味望月.此不怨之怨以是深於怨也.“卻下”二字,以虛字逼真,最為詩家秘傳.此一遷移轉變,似斷實連;似欲一筆蕩開,辭謝愁怨,實則經此一轉,字少情多,直入幽微.卻下,看似無心下簾,而此中卻有沒有限幽怨.本以夜深、怨深,無可何如而入室.入室以後,卻又怕隔窗明月照此室內幽獨,於是下簾.簾既下矣,卻更難消受此淒苦無眠之夜,於更無可何如之中,卻更去隔簾望月.此時憂思盤桓,直如李清照“尋尋找覓、熙熙攘攘、淒淒切慘戚戚”之接連不斷,如斯情思,乃以“卻下”二字出之.“卻”字直貫下句,意謂:“卻下水晶簾”,“卻去望秋月”,在這兩個動作之間,有許多愁思遷移轉變返複,所謂字少情多,以虛字逼真.中國古代詩藝中有“空穀傳音”之法,似當如斯.“玲瓏”二字,看似不經意之筆,實則極見工力.以月之玲瓏,襯人之幽怨,從反處著筆,全勝正麵塗抹.詩中不見人物姿容與生理狀況,而作者似也無動於中,隻以人物舉措見意,引讀者步入詩情之最幽微處,故能不落言筌,為讀者保存想象餘地,使詩情無窮迢遙,無窮幽邃.以此見詩家“不著一字,盡患上風騷”真意.以敘人事之筆抒懷,恒見,易;以抒懷之筆狀人,罕見,難.契訶夫有“自持”說,也常聞有所謂“間隔”說,二者頗近似,似應合為一說.即謂作者應與所寫對象,連結必定間隔,並連結必定“自持”與岑寂.如斯,則作品無聲嘶力竭之弊,而有幽深深遠之美,寫難狀之情與難言之隱,使讀者覺有漫天詩思飄然所致,卻又無從於字句間捉摸之.這首《玉階怨》含思委婉,餘韻如縷,恰是如許的佳作.

一首古詩加賞析

你總要說下詳細範圍吧.建議用李白的詩,俊逸且能熏染他人.將進酒 李白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鶴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滿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生成我材必有效,令媛散盡還複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役夫,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鍾鼓饌玉不足貴,希望長醉不複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當年宴平樂,鬥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作甚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令媛裘,呼兒將出換瓊漿,與爾同銷萬古愁。

李白詠酒的詩篇極能浮現他的個性,這種詩當然數長安放還之後所作頭腦內容更為深邃深摯,藝術浮現更為成熟。

《將進酒》即其代表作。

《將進酒》原是漢樂府短簫鐃歌的曲調,問題意繹即“勸酒歌”,故古詞有“將進酒,乘年夜白”雲。

作者這首“填之以申己意”(蕭士贇《分類補注李太白詩》)的名篇,約作於天寶十一載(752),他那時與友人岑勳在嵩山另外一老友元丹丘的潁陽山居為客,三人嚐登高飲宴(《酬岑勳見尋就元丹丘對酒相待以詩見招》:“不以千裏遙,命駕來相招。

中逢元丹丘,登嶺宴碧霄。

對酒忽思我,長嘯臨清飆。

”)。

人生快事莫若置酒會友,作者又正值“抱用世之才而不遇合”(蕭士贇)之際,因而滿腔不達時宜借酒興詩情,來了一次極盡描摹的發抒。

詩篇發軔就是兩組排比長句,如挾天風海雨向讀者迎麵撲來。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潁陽去黃河不遠,登高極目,故借以起興。

黃河積厚流光,落差極年夜,如從天而降,一瀉千裏,東走年夜海。

如斯壯浪氣象,定非肉眼可以窮極,作者是想落天外,“自道所患上”,語帶浮誇。

上句寫年夜河之來,勢不成擋;下句寫年夜河之去,勢不成回。

一漲一消,形成舒卷往複的詠歎味,是急促的單句(如“黃河落天走東海”)所沒有的。

緊接著,“君不見高堂明鏡悲鶴發,朝如青絲暮成雪”,好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若是說前二句為空間範圍的浮誇,這二句則是時間範圍的浮誇。

歎傷人生急促,而不直言自傷老邁,卻說“高堂明鏡悲鶴發”,一種搔首顧影、徒呼何如的情態宛如畫出。

將人生由芳華至朽邁的全進程說成“朝”“暮”間事,把原本短暫的說患上更短暫,與前兩句把原本壯浪的說患上更壯浪,是“反向”的浮誇。

因而,開篇的這組排比長句既有比意——以河水一去不返喻人生易逝,又有反襯作用——以黃河的偉年夜永久形誕生命的眇小懦弱。

這個初步堪稱悲感已經極,卻不墮纖弱,可說是偉人式的感慨,具備觸目驚心的藝術氣力,同時也是由長句排比開篇的氣魄感釀成的。

這類開篇的伎倆作者經常使用,他如“棄我去者,咋日之日不成留;亂我心者,本日之日多煩憂”(《宣城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沈德潛說:“此種格調,太白從心化出”,可見其頗具締造性。

此詩兩作“君不見”的呼告(一般樂府詩隻於篇首或者篇末偶一用之),又使詩句豪情色采年夜年夜加強。

詩有所謂年夜開年夜闔者,此堪稱年夜開。

“夫六合者,萬物之逆旅也;年光者,百代之過客也”(《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悲感盡管難免,但灰心卻非李白性分之所近。

在他眼裏,隻要“人生滿意”便無所遺憾,當盡情歡暢。

五六兩句即是一個逆轉,由“悲”而翻作“歡”“樂”。

今後直到“杯莫停”,詩情漸趨狂放。

“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瓊漿登高樓”(《梁園吟》),行樂不成無酒,這就入題。

但句中未直寫杯中之物,而用“金樽”“對月”的形象語言出之,不特生動,更將喝酒詩意化了;未直寫應當暢飲狂歡,而以“莫使”“空”的兩重否認句式取代直陳,語氣更為誇大。

“人生滿意須盡歡”,這彷佛是傳揚實時行樂的頭腦,然而隻不外是征象罷了。

詩人“滿意”過沒有?“鳳凰初下紫泥詔,謁帝稱觴登禦筵”(《玉壺吟》)——彷佛滿意過;然而那不外是一場幻影,“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又彷佛並無滿意,有的是絕望與憤怒。

但就此消沉麼?否。

詩人因而用樂觀好強的口氣確定人生,確定自我:“生成我材必有效”,這是一個使人擊節驚歎的句子。

“有效”而“必”,一何自大!的確象是人的價值宣言,而這小我——“我”——是須年夜寫的。

於此,從貌似消極的征象中露出了深藏其內的一種明珠暗投而又渴想用世的踴躍的本色內容來。

恰是“長風破浪會有時”,為何不為如許的將來暢飲高歌呢!破耗又算患了甚麼——“令媛散盡還複來!”這又是一個高度自大的驚人之句,能驅策款項而不為款項所使,真足令一切傖夫俗人們咋舌。

詩如其人,想詩人“曩者遊維揚,不逾一年,散金三十餘萬”(《上安州裴長史書》),是多麼壯舉。

故此句深蘊在骨子裏的感情,絕非裝模作樣者可患上其萬一。

與此派頭至關,作者描畫了一場盛筵,那決不是“菜要一碟乎,兩碟乎?酒要一壺乎,兩壺乎?”而是整頭整頭地“烹羊宰牛”,不喝上“三百杯”決不甘休。

月下獨酌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碰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盤桓,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渙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賞...

陸遊《沈園二首》 賞析

陸遊《沈園二首》 其一城上夕陽畫角哀,沈園非複古池台。

傷心橋下春波綠,曾經是驚鴻照影來。

其二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

賞析 這是陸遊七十五歲時重遊沈園(在今浙江紹興)寫下的悼亡詩。

他三十一歲時曾經在沈園與被獨裁家長拆散的原妻唐琬偶然相遇,作《釵頭鳳》題壁以記其苦思深恨,豈料這一壁竟成永訣。

晚年陸遊屢次到沈園悼亡,這兩首是他的悼亡詩中最為深婉動聽者。

詩的開首以夕陽以及彩繪的管樂器畫角,把人帶進了一種悲痛的世界情調中。

他到沈園去尋覓曾經經留有芳蹤的舊池台,可是連池台都不成識別,要喚起對芳蹤的回想或者幻覺,同樣成了不成再患上的奢望。

橋是傷心的橋,隻有看到橋下綠水,才幾多感觸此次來的時節也是春季。

由於這橋下水,曾經經照見像曹植《洛神賦》中“翩若驚鴻”的淩波仙子的倩影。

可以說這番沈園遊的潛意識,是尋覓芳華幻覺,尋覓到的是美的刹時性。

承接著第一首“驚鴻照影”的幻覺,第二首追問著鴻影今安在? “香消玉殞”是古代比喻美男去世亡的雅詞,唐琬脫離人間已經經四十餘年了,尋夢、或者尋覓幻覺之舉已經成為了生者與去世者的精力對話。

在存亡對話中,詩人發生天荒地老、人也蒼老的感受,就連那些曾經經粉飾滿城春色的沈園楊柳,也蒼老患上再也不逢春著花飛絮了。

麗人早已經“玉骨久成泉下土”,未亡者這把老骨頭,年過古稀,也行將化作會稽山(在今紹興)的土壤,可是割不竭的一線情思,使他神差鬼使地來到沈園尋覓遺蹤,泫然落淚。

梁啟超讀陸遊那些悲壯鼓動感動的愛國詩章時,曾經稱他為“亙古男兒一放翁”,豈料沈園詩篇又展現了這位亙古男兒也知後代情長之趣,他乃至在被摧折的初婚情愛中、在出缺陷的人生遭遇中,年複一年地體驗生命的芳華,而且至老不渝。

若是說《釵頭鳳》詞在吟味電光石火的相遇時,還未忘往日金石之盟,另有珍藏心頭的錦書,隱隱地發散著生命的熱力的話,那末這裏在體驗驚鴻照影的虛無漂渺時,已經感覺到香消為土、柳老無綿的生命極限了。

在生命限處,愛在申辯本身的永久價值,這是《沈園二首》留給後人的思慮。

...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於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於未聯係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並不願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係:1214199132@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