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鬆詩詞

亚博管网 時間:2020-11-20 18:27:31

分歧國度最短患上詩句

一、中國古代《彈歌》:斷竹,續竹;飛土,逐肉.二、 [加]馬塞爾.納多《夢的城堡》 想象的屋頂/標致/碎石鑲邊/水之鏡/樹的反影/清閑地安步/這城堡/成為一座田園詩的意味三、《風光》 [瑞典]馬丁鬆 蔥翠的野地上一座石橋. 一個孩子站著,望著流水. 遠處:一匹馬, 違托一抹夕陽. 它悄然默默地飲水, 鬃毛散落在河中四、美國詩人龐德《在一個地鐵車站》人群中這些臉孔鬼魂般閃現,濕淋淋的玄色枝條上的許多花瓣.

關於年夜草原的詩詞

敕勒歌 北朝樂府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覆蓋四野。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早春細雨》【唐】韓愈 天街細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最是一年春益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滁州西澗》【唐】韋應物 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北山》【宋】王安石 北山輸綠漲橫池,直塹回塘灩灩時。

細數落花因坐久,緩尋芳草患上歸遲。

《豐樂亭遊春》【宋】歐陽修 紅樹青山日欲斜,長郊草色綠無涯。

遊人無論春將老,交往亭前踏落花。

《寄劉駕》【唐】曹鄴 一川草色青嫋嫋,繞屋水聲如在家。

悵望麗人不攜手,牆東又發數枝花。

《塞上行》【唐】鮑溶 西風合時筋角堅,承露牧馬水草冷。

可憐黃河九曲盡,氈館牢落胡無影。

《邊方春興》【唐】高駢 草色青青柳色濃,玉壺傾酒滿金鍾。

歌樂嘹喨隨風去,知盡關山第幾重。

《送別》【唐】王維 山中相送罷,日暮掩柴扉。

春草年年綠,天孫歸不歸。

律詩烏鴉?以及塞北草 羽色深深何眾嫌?真言諍語反誣讒!相依休咎隨君往,無妄災殃任客冤。

鴉噪樹低無絕唱,烏啼月落有餘篇。

俗清大方本難定,年夜智如愚乃巨賢。

附塞北草原詩: 出語真實惹眾嫌,一身烏色更招讒。

預知休咎周到報,反被智愚倒置冤。

銜肉唱歌留笑柄,投石喝水作佳傳。

頓挫批駁由他去,照舊枝頭暢所言。

《賦患上古原草送別》【唐】白居易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隆替。

野火燒不盡,東風吹又生。

遠芳侵舊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天孫去,萋萋滿別情。

描述蒙古草原的詩句

新聞網頁貼吧知道MP3圖片視頻百科文庫 扶助 | 設置 百度知道 > 文化/藝術 描述年夜草原的古詩句 賞格分:0 | 解決時間:2009-2-15 11:25 | 發問者:百合123 急需五年級描述年夜草原的古詩句 最好謎底 草原詩三首 (一) 黃毯悄然換綠坪,古原無語釋秋聲。

馬蹄踏患上斜陽碎,臥唱敖包待月明。

(二) 縱目青天日漸高,玉龍蟠曲自妖嬈。

無邊綠翠憑羊牧,一馬飛歌醉碧宵。

(三) 夕陽無睹看夕陽,山包林蔭俱染黃。

莫道老牛回去飽,牧人爐下正生香。

七律·烏鴉·以及塞北草 羽色深深何眾嫌?真言諍語反誣讒! 相依休咎隨君往,無妄災殃任客冤。

鴉噪樹低無絕唱,烏啼月落有餘篇。

俗清大方本難定,年夜智如愚乃巨賢。

附塞北草原詩: 出語真實惹眾嫌,一身烏色更招讒。

預知休咎周到報,反被智愚倒置冤。

銜肉唱歌留笑柄,投石喝水作佳傳。

頓挫批駁由他去,照舊枝頭暢所言。

草原詩一束 〔 作者:陳光林 文章錄入:李秋泓 〕 (一)草原啊草原 草原啊草原 我生命的搖籃 清徹甘甜的流水是哺養我的乳汁 芳草淡淡的清香潤我生命的心坎 聖潔堅實的馬違是我發展的登攀 阿媽等待的笑貌是我氣力的源泉 每一當我想草擬原啊草原 就想起那生命的搖籃 草原啊草原 我可愛的家園 廣寬草原給了我寬年夜的胸膛 秀美山水給了我硬朗的脊梁 風雪寒冷給了我頑強的性情 阿媽的艱辛給了我永久的氣力 每一當我想草擬原啊草原 就想起那可愛的家園 草原啊草原 酒香茶濃親情無窮 想你啊草原 我相戀的草原 想你是甜甜的回想 想你是苦苦的眷戀 想起你就忖量悠悠 天藍地綠心心相連 想你啊草原 我心中的草原 想你是甜甜的回想 想你是苦苦的眷戀 想起你就情深綿綿 伴著娘親伴著藍天到永遠 永遠的草原 草原啊草原 我的年夜草原 我綠波泛動的草原 鮮花如海的草原 生我養我之處 你是我生命的搖籃 草原啊草原 我的年夜草原 我陽光暉映的草原 雨露津潤的草原 生我養我之處 你是我氣力的源泉 草原啊草原 我的年夜草原 我東風掠麵的草原 秋波泛動的草原 生我養我之處 你是我永遠的溫暖 草原啊草原 我的年夜草原 我歌美情深的草原 駿馬飛馳的草原 生我養我之處 你是我心中的永遠 (二)鄉戀 給我一片白雲吧 飄向塞北高原 帶著親情 帶著鄉戀 給我一縷東風吧 吹到塞北高原 帶著春雨 帶著新綠 給我一渠河水吧 流向塞北高原 帶著歌聲 帶著生命 給我一彎明月吧 掛到塞北高原 高原夜更美 故裏月更明 (三)家鄉的牧場 家鄉那片廣漠的牧場 是我心中密意聖潔的藍天 吃著母親乳汁長年夜 喝著芬芳奶茶長年夜 聽那甜甜的歌謠 伴著與我同年的馬兒羔羊 密意聖潔的牧場啊 給了我幾多童年的誇姣回想 夢中常回到那片生我養我的情深牧場 家鄉那片廣漠的牧場 是我心中密意聖潔的藍天 父愛把我扶上馬違 娘親給我幾多指望 廣漠牧場給了我坦蕩的胸襟 密意牧場給了我幾多英勇氣力 家鄉牧場是我生命搖籃伶俐的源泉 永遠忘不了那片生我養我的聖潔牧場 (四)高原情 清風送我爽 綠野伴我唱 駿馬載我乘風去 百尺竿頭歌浩大 高原藍天闊 雄鷹任遨遊 碧波滔滔情湧浪 青峰巍巍國土壯 (五)艾敏河 艾敏河啊 草原的母親河 你悄然默默地流 默默地淌 日晝夜夜年年代月 不絕地流啊波連波 艾敏河啊 你是愛的河 你流淌的乳汁 是草原的生命 你是溢滿慈祥的河 艾敏河啊 你是情的河 你流淌著人世的真情 流到哪裏都把真情訴說 你是人世最密意的河 艾敏河啊 你是神聖的河 悲哀時你給我氣力 危難時你給我信念 你是牧人心中最神聖的河 艾敏河啊 你是人生的河 喝著你的乳汁長年夜 懷著你的信心耕作 你教我做人久遠純粹 永遠像艾敏河悄然默默地流淌著 艾敏河啊艾敏河 我對你是那樣的密意眷戀 你是永遠流淌在我心中的河 我對你是那樣的崇拜 永遠在心靈中安好清徹 艾敏河啊艾敏河 有幾多故事在你心中流過 離合悲歡喜怒哀樂 你是汗青的篇章 你是草原後代的生命河 ·在草原 馬休 閃電下的眉毛 煙波浩大。

草原廣漠 打盹的詩人 你就像一把被胡馬的鬃毛睡著的琴 草原廣漠 而心裏深邃深摯 我用磕下的眼簾 關閉一盞遠方的燈 ·草原夜在當雄的藏族氈包裏做客 馬休 她俯身泡茶的姿式 就像河道彎身於睡眠的沉寂 在另外的情景裏 馬丁鬆的內地之夜 湖泊舉起它龐大的湯勺 灌進世界的嘴裏 而手 越過廣寬草原絕頂的暗中—— 達瓦密斯 我要用完全的緘默 與你在你晨光的輝光裏今夜扳談一、《送別》【唐】王維 山中相送罷,日暮掩柴扉。

春草年年綠,天孫歸不歸。

二、《烏衣巷》【唐】劉禹錫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斜陽斜。

舊時名門堂前燕,飛入尋常蒼生家。

三、《賦患上古原草送別》【唐】白居易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隆替。

野火燒不盡,東風吹又生。

遠芳侵舊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天孫去,萋萋滿別情。

四、《敕勒歌》【南北】無名 敕勒川,陰山下。

天似穹廬,覆蓋四野。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五、《早春細雨》【唐】韓愈 天街細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最是一年春益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六、《立春偶成》【宋】張軾 律回歲晚冰霜少,春到人世草木知。

便覺麵前生意滿,春風吹水綠參差。

七、《滁州西澗》【唐】韋應物 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八、《北山》【宋】王安石 北山輸綠漲橫池,直塹回塘灩灩時...

描述蒙古草原的詩句

一、草色青青柳色濃,玉壺傾酒滿金鍾。

二、西風合時筋角堅,承露牧馬水草冷。

可憐黃河九曲盡,氈館牢落胡無影。

三、一川草色青嫋嫋,繞屋水聲如在家。

悵望麗人不攜手,牆東又發數枝花。

四、山中相送罷,日暮掩柴扉。

春草年年綠,天孫歸不歸。

五、三月藍青尾月黃,無邊草色沐秋光。

村歌聲裏雄鷹叫,風拂碧綠現牛羊。

六、紅樹青山日欲斜,長郊草色綠無涯。

遊人無論春將老,交往亭前踏落花。

七、一碧無垠駿馬翔,少年鞭響村歌揚。

密斯舞動裙歡悅,篝火星燃醉晚陽。

八、草色青青柳色濃,玉壺傾酒滿金鍾。

歌樂嘹喨隨風去,知盡關山第幾重。

九、縱目青天日漸高,玉龍蟠曲自妖嬈。

無邊綠翠憑羊牧,一馬飛歌醉碧宵。

十、黃毯悄然換綠坪,古原無語釋秋聲。

馬蹄踏患上斜陽碎,臥唱敖包待月明。

十一、夕陽無睹看夕陽,山包林蔭俱染黃。

莫道老牛回去飽,牧人爐下正生香。

十二、西岫燒紅百丈霞,飛鴉結隊急歸家。

平川垂垂蒙蒙色,草澤匆匆淡淡紗。

1三、出語真實惹眾嫌,一身烏色更招讒。

預知休咎周到報,反被智愚倒置冤。

銜肉唱歌留笑柄,投石喝水作佳傳。

頓挫批駁由他去,照舊枝頭暢所言。

1四、羽色深深何眾嫌?真言諍語反誣讒!相依休咎隨君往,無妄災殃任客冤。

鴉噪樹低無絕唱,烏啼月落有餘篇。

俗清大方本難定,年夜智如愚乃巨賢。

1五、天街細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最是一年春益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1六、敕勒川,陰山下。

天似穹廬,覆蓋四野。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早低見牛羊。

1七、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斜陽斜。

舊時名門堂前燕,飛入尋常蒼生家。

1八、離離原上草,一歲一隆替,野火燒不盡,東風吹又生。

1九、律回歲晚冰霜少,春到人世草木知。

便覺麵前生意滿,春風吹水綠參差。

20、離離原上草,一歲一隆替。

野火燒不盡,東風吹又生。

外國詩十首

找了一些,你本身選擇一下吧! 西班牙詩人 裴多菲《我願意是激流》 我願意是激流, 山裏的 小河, 在高卑的路上, 岩石上顛末…… 隻要我的愛人 是一條小魚, 在我的浪花中 快活地遊來遊去。

我願意是荒林, 在河道的兩岸, 對一陣陣的暴風, 英勇地作戰…… 隻要我的愛人 是一隻小鳥, 在我的濃密的 樹枝間做巢,鳴叫。

我願意是廢墟, 在陡峭的山岩上, 這靜默的撲滅 其實不使我沮喪…… 隻要我的愛人 是青青的常春藤, 沿著我冷落的額, 親密地攀援上升。

我願意是茅舍, 在深深的山穀底, 茅舍的頂上, 飽受風雨的衝擊…… 隻要我的愛人 是可愛的火焰, 在我的爐子裏, 舒暢地遲緩閃現。

我願意是雲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廣闊的空中, 懶懶地飄來蕩去, 隻要我的愛人 是珊瑚似的斜陽, 傍著我慘白的臉,顯出豔麗的輝煌。

《短歌》 [愛爾蘭]希尼 一舉花楸即是一名紅唇的女子。

在年夜道與幽徑之間,通往的是 那濕淋淋的遠方,那兒有一些榿樹 將本身的身子從燈芯草地高高挺起。

而一片囈語的,是那沾滿泥漿的花朵, 是甚麼使枯敗的菊花仍然宛在目前? 在這類時刻,隻有那隻謳歌的鳥兒 才微微地預見到麵前產生的一切。

《孤傲者》 [德]裏爾克 不:我的心將釀成一座高塔, 我本身將在它的邊沿上; 那裏別無它物,隻有疾苦 與無言,隻有年夜千世界。

隻有一件在龐大中顯患上孑立的工具, 他時而變暗,時而又亮起來, 隻有一張末了的渴想的臉, 被擯斥為永遠無可慰藉者。

隻有一張最遠的石頭臉, 甘於經受其內部的重量, 而悄然使之撲滅的廣闊空間, 卻強製它日趨趨於神聖。

《風光》 [瑞典]馬丁鬆 蔥翠的野地上一座石橋。

一個孩子站著,望著流水。

遠處:一匹馬, 違托一抹夕陽。

它悄然默默地飲水, 鬃毛散落在河中,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泰戈爾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不是 生與去世 而是 我就站在你眼前 你殊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不是 我就站在你眼前 你殊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克不及在一塊兒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不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克不及在一塊兒 而是 明明沒法招架這類忖量 卻還患上成心裝作涓滴沒有把你放在內心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不是 明明沒法招架這類忖量 卻還患上成心裝作涓滴沒有把你放在內心 而是 用本身冷漠的心 對愛你的人 掘了一條沒法超過的水溝 。

《小小的心靈》 [奧地利]卡夫卡 小小的心靈/你跳躍的舞姿/頭枕溫暖的氛圍/腳從閃光的草叢中抬起/草在風中難以自已經 《咱們在這兒編織花環》 [瑞典]薩克斯 咱們在這兒編織花環/有人編入雷的紫羅蘭/我隻用一環草莖/布滿緘默語言/它使空中迸射出閃電 《夢的城堡》 [加]馬塞爾.納多 想象的屋頂/標致/碎石鑲邊/水之鏡/樹的反影/清閑地安步/這城堡/成為一座田園詩的意味 末了一句話 作者:雨果 朋儕,末了一句話 啊!貞女,哭吧,若是我去世去的話! ——安德烈·謝尼埃 朋儕,末了一句話!——今後我就永遠合上 這本書,從今之後我的頭腦就革故鼎新。

我將再不去理會芸芸眾生的物議喧囂。

由於,這對淨水長流的源泉有時甚麼緊要? 對我又有甚麼瓜葛?我傾心的是將來, 這陣咆哮的金風抽豐將飄向阿誰世界 無情掃蕩,永不絕息的同黨將卷去 樹上的黃葉,也將帶走詩人的佳句。

是的,我還年青,盡管在我的額上, 那層見疊出地湧現激情以及詩篇之處, 天天都麵前目今一條新的皺紋, 有如我頭腦的犁鏵耕出的溝痕, 回首那不知不覺中流逝的韶華, 我還沒見過三十度秋月春花。

我是這時候代的寵兒!因為幡然覺悟, 我的魂魄每一年都在摒棄謬誤, 認清了長短,我的信奉隻向你尋求, 啊,神聖的故國,神聖的自由! 我怒目切齒地悔恨著榨取。

是以,當我聽到,活著界的某個角落, 在酷烈的天空下,在暴君的魔掌下, 人平易近正在呼天搶地,慘遭屠戮; 當希臘,咱們的母親,被信仰基督教的國王 出賣給土耳其劊子手,開膛剖腹,瀕於衰亡; 當鮮血淋漓的愛爾蘭被釘上十字架; 當條頓戴著鎖鏈在列強的瓜分下掙紮; 當裏斯本,疇前一直標致而又春風得意, 現在卻受盡米蓋爾的蹂躪,吊在絞法場; 當阿爾巴尼亞聽任加圖的故國折騰; 當那不勒斯吃吃睡睡;當憑仗著木棍, 那恐驚奉若神明的繁重而可恥的權杖, 奧地利打斷威尼斯雄獅的同黨; 當被奧地利年夜公抹殺的摩德納奄奄一息; 當德累斯頓在老國王床前奮鬥而又飲泣; 當馬德裏重又墜入夢鄉,昏睡如去世; 當維也納捉住米蘭;當比利時雄獅 低垂著頭,猶如那耕出一條犁溝的牛, 乃至連咬口銜的牙齒都再也沒有; 當可惡的哥薩克獸性年夜發, 淩辱那蓬頭披發的去世去的華沙, 摧殘浪費蹂躪她那破爛但卻貞潔而神聖的屍衣, 撲在那直躺在墓中的貞女身上玩狎不已經; 啊!因而,我向著他們的宮庭以及巢穴 咒罵這些帝王,他們的駿馬沾滿了鮮血! 我感觸,詩人就是他們的審訊官! 我感觸,憤慨的詩神會伸開強有力的雙拳, 有如將他們示眾,將他們的捆向寶座, 再有寬鬆的王冠做成他們的桎梏, 然後將這些原本會遭到祝願的帝王驅趕, 並在他們的額上麵前目今詩句,讓將來去讀! 啊!詩神應當獻身於赤手空拳的人平易近。

我因而忘懷了戀愛,孩子,家庭, 軟綿綿的歌曲以及清靜無為的清閑, 我向我的豎琴加之一根青銅的琴弦! 冬天的早晨 普希金 (俄 1799——1837...

關於年夜草原的古詩詞,誰知道?

黃毯悄然換綠坪,古原無語釋秋聲。

馬蹄踏患上斜陽碎,臥唱敖包待月明黃毯悄然換綠坪,古原無語釋秋聲。

馬蹄踏患上斜陽碎,臥唱敖包待月明。

(二) 縱目青天日漸高,玉龍蟠曲自妖嬈。

無邊綠翠憑羊牧,一馬飛歌醉碧宵。

(三) 夕陽無睹看夕陽,山包林蔭俱染黃。

莫道老牛回去飽,牧人爐下正生香。

七律·烏鴉·以及塞北草 羽色深深何眾嫌?真言諍語反誣讒! 相依休咎隨君往,無妄災殃任客冤。

鴉噪樹低無絕唱,烏啼月落有餘篇。

俗清大方本難定,年夜智如愚乃巨賢。

附塞北草原詩: 出語真實惹眾嫌,一身烏色更招讒。

預知休咎周到報,反被智愚倒置冤。

銜肉唱歌留笑柄,投石喝水作佳傳。

頓挫批駁由他去,照舊枝頭暢所言。

賦患上古草原送別 離離原上草, 一歲一隆替。

野火燒不盡, 東風吹又生。

遠芳侵舊道, 晴翠接荒城。

又送天孫去, 萋萋滿別情

請推薦幾首外國詩。

西班牙詩人 裴多菲《我願意是激流》 我願意是激流, 山裏的 小河, 在高卑的路上, 岩石上顛末…… 隻要我的愛人 是一條小魚, 在我的浪花中 快活地遊來遊去。

我願意是荒林, 在河道的兩岸, 對一陣陣的暴風, 英勇地作戰…… 隻要我的愛人 是一隻小鳥, 在我的濃密的 樹枝間做巢,鳴叫。

我願意是廢墟, 在陡峭的山岩上, 這靜默的撲滅 其實不使我沮喪…… 隻要我的愛人 是青青的常春藤, 沿著我冷落的額, 親密地攀援上升。

我願意是茅舍, 在深深的山穀底, 茅舍的頂上, 飽受風雨的衝擊…… 隻要我的愛人 是可愛的火焰, 在我的爐子裏, 舒暢地遲緩閃現。

我願意是雲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廣闊的空中, 懶懶地飄來蕩去, 隻要我的愛人 是珊瑚似的斜陽, 傍著我慘白的臉,顯出豔麗的輝煌。

《短歌》 [愛爾蘭]希尼 一舉花楸即是一名紅唇的女子。

在年夜道與幽徑之間,通往的是 那濕淋淋的遠方,那兒有一些榿樹 將本身的身子從燈芯草地高高挺起。

而一片囈語的,是那沾滿泥漿的花朵, 是甚麼使枯敗的菊花仍然宛在目前? 在這類時刻,隻有那隻謳歌的鳥兒 才微微地預見到麵前產生的一切。

《孤傲者》 [德]裏爾克 不:我的心將釀成一座高塔, 我本身將在它的邊沿上; 那裏別無它物,隻有疾苦 與無言,隻有年夜千世界。

隻有一件在龐大中顯患上孑立的工具, 他時而變暗,時而又亮起來, 隻有一張末了的渴想的臉, 被擯斥為永遠無可慰藉者。

隻有一張最遠的石頭臉, 甘於經受其內部的重量, 而悄然使之撲滅的廣闊空間, 卻強製它日趨趨於神聖。

《風光》 [瑞典]馬丁鬆 蔥翠的野地上一座石橋。

一個孩子站著,望著流水。

遠處:一匹馬, 違托一抹夕陽。

它悄然默默地飲水, 鬃毛散落在河中,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泰戈爾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不是 生與去世 而是 我就站在你眼前 你殊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不是 我就站在你眼前 你殊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克不及在一塊兒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不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克不及在一塊兒 而是 明明沒法招架這類忖量 卻還患上成心裝作涓滴沒有把你放在內心 世界上最遙遠的間隔 不是 明明沒法招架這類忖量 卻還患上成心裝作涓滴沒有把你放在內心 而是 用本身冷漠的心 對愛你的人 掘了一條沒法超過的水溝 。

《小小的心靈》 [奧地利]卡夫卡 小小的心靈/你跳躍的舞姿/頭枕溫暖的氛圍/腳從閃光的草叢中抬起/草在風中難以自已經 《咱們在這兒編織花環》 [瑞典]薩克斯 咱們在這兒編織花環/有人編入雷的紫羅蘭/我隻用一環草莖/布滿緘默語言/它使空中迸射出閃電 《夢的城堡》 [加]馬塞爾.納多 想象的屋頂/標致/碎石鑲邊/水之鏡/樹的反影/清閑地安步/這城堡/成為一座田園詩的意味 末了一句話 作者:雨果 朋儕,末了一句話 啊!貞女,哭吧,若是我去世去的話! ——安德烈·謝尼埃 朋儕,末了一句話!——今後我就永遠合上 這本書,從今之後我的頭腦就革故鼎新。

我將再不去理會芸芸眾生的物議喧囂。

由於,這對淨水長流的源泉有時甚麼緊要? 對我又有甚麼瓜葛?我傾心的是將來, 這陣咆哮的金風抽豐將飄向阿誰世界 無情掃蕩,永不絕息的同黨將卷去 樹上的黃葉,也將帶走詩人的佳句。

是的,我還年青,盡管在我的額上, 那層見疊出地湧現激情以及詩篇之處, 天天都麵前目今一條新的皺紋, 有如我頭腦的犁鏵耕出的溝痕, 回首那不知不覺中流逝的韶華, 我還沒見過三十度秋月春花。

我是這時候代的寵兒!因為幡然覺悟, 我的魂魄每一年都在摒棄謬誤, 認清了長短,我的信奉隻向你尋求, 啊,神聖的故國,神聖的自由! 我怒目切齒地悔恨著榨取。

是以,當我聽到,活著界的某個角落, 在酷烈的天空下,在暴君的魔掌下, 人平易近正在呼天搶地,慘遭屠戮; 當希臘,咱們的母親,被信仰基督教的國王 出賣給土耳其劊子手,開膛剖腹,瀕於衰亡; 當鮮血淋漓的愛爾蘭被釘上十字架; 當條頓戴著鎖鏈在列強的瓜分下掙紮; 當裏斯本,疇前一直標致而又春風得意, 現在卻受盡米蓋爾的蹂躪,吊在絞法場; 當阿爾巴尼亞聽任加圖的故國折騰; 當那不勒斯吃吃睡睡;當憑仗著木棍, 那恐驚奉若神明的繁重而可恥的權杖, 奧地利打斷威尼斯雄獅的同黨; 當被奧地利年夜公抹殺的摩德納奄奄一息; 當德累斯頓在老國王床前奮鬥而又飲泣; 當馬德裏重又墜入夢鄉,昏睡如去世; 當維也納捉住米蘭;當比利時雄獅 低垂著頭,猶如那耕出一條犁溝的牛, 乃至連咬口銜的牙齒都再也沒有; 當可惡的哥薩克獸性年夜發, 淩辱那蓬頭披發的去世去的華沙, 摧殘浪費蹂躪她那破爛但卻貞潔而神聖的屍衣, 撲在那直躺在墓中的貞女身上玩狎不已經; 啊!因而,我向著他們的宮庭以及巢穴 咒罵這些帝王,他們的駿馬沾滿了鮮血! 我感觸,詩人就是他們的審訊官! 我感觸,憤慨的詩神會伸開強有力的雙拳, 有如將他們示眾,將他們的捆向寶座, 再有寬鬆的王冠做成他們的桎梏, 然後將這些原本會遭到祝願的帝王驅趕, 並在他們的額上麵前目今詩句,讓將來去讀! 啊!詩神應當獻身於赤手空拳的人平易近。

我因而忘懷了戀愛,孩子,家庭, 軟綿綿的歌曲以及清靜無為的清閑, 我向我的豎琴加之一根青銅的琴弦! 冬天的早晨 普希金 (俄 1799——1837) 冰霜以及陽光,多美妙的白日! ...

中國以及外國最著名的詩人(各十個)

中國:1.“詩仙"李白 李白(701-762)固然是年夜家公認的我國古代最偉年夜的天才詩人之一,年夜大都人認為他同時也是一名偉年夜的詞人。

他祖籍隴西(今甘肅),一說生於中亞,但少年時即糊口在蜀地,丁壯漫遊全國,學道學劍,好酒任俠,笑傲貴爵,一度入供奉,但不久便脫離了,後竟被流放到夜郎(今貴州)。

他的詩,想象力“欲上青天攬明月”,氣魄如“黃河之水天上來”,簡直無人能及。

北宋初年,人們發明《菩薩蠻》“平林漠漠煙如織”以及《憶秦娥》“秦娥夢斷秦樓月”兩詞,又尊他為詞的始祖。

有人思疑那是後人所托,至今聚訟紛紜。

實在,李白的樂府詩,那時已經被之管弦,就是詞的前導發軔了。

至於從來被稱為“百代詞曲之祖”的這兩首詞,格調高絕,景象闊年夜,若是不屬於李白,又算作誰的作品為宜呢? 詩想象豐碩奇特,氣概雄壯曠達,色采燦豔,語言清爽天然,被譽為“詩仙”。

2. 詩聖”杜甫 在形容本身的詩藝時,杜甫曾經說過:“思飄雲物動,律中鬼神驚,毫發無遺憾,波濤獨老成” 簡直,杜甫的七古、五古、七律、五律在唐朝都是一流的,古體的七言詩在他手裏正式成立,古體的五言詩在他手裏變了格調,在“和順敦樸”外另開“鎮靜利落索性”一派,五律,杜甫之前用來寫豔情、寫山川,他卻用來寫泛博的其實的人生,拓寬了詩歌領域。

他的五律至多,差未幾窮盡了這類體係體例的變革,七律精於組織,富於變革,七絕雖直抒胸臆,但很有清爽刻劃之句。

他不年夜做樂府,但他描述社會糊口恰是樂府的精力,他的寫實的立場也源於樂府。

杜甫是一名集年夜成者以及繼往開來的詩人,漢魏的渾樸高古,六朝的藻麗纖穠、淡遠韶秀杜甫無一不備。

杜甫以後沒有一個詩人不直接、間接學他的:韓愈隨著他將詩進一步散文化;而又造奇喻,押險韻,鋪張描述,逞才使氣,是“鎮靜利落索性”的詩,元稹、白居易將杜甫寫實的浮現人生的立場理論化,扶引了“新樂府”運動。

也是元稹,在為杜甫寫的墓誌銘中,對杜甫的創作進行了周全的評價,並許以最高的職位地方。

兩宋詩之冠冕的江西詩派:黃庭堅、陳師道、陳與義三宗都以杜甫為祖、金、元、明之詩壇巨頭都是杜甫為之開先。

陸遊有詩曰: 千載《詩》亡不複刪 少陵說笑即追還 嚐憎晚輩言“詩史” 《清廟》《生平易近》昆季間。

他視人們尊杜詩為詩史為不足,必置於雅、頌之音中猶若詩中之經才好。

秦觀在《韓愈論》中,將孔子與杜甫同提並論,孔子對我國古代文化的總結收拾之功可用集年夜成者來讚,“嗚呼,杜氏。

亦集詩文之年夜成者歟”,雖未直接稱聖,實亦許之矣。

到了明朝,杜甫已經經恰是被稱為詩聖了。

恰是由於杜甫推重儒家頭腦,再加之其詩歌的影響,才被後世稱為詩聖."聖"在古代是對儒家人物的神化評價以及稱呼. 其詩慎密連係時事,頭腦深摯。

地步廣漠,人稱為“詩聖”。

3.“詩佛”王維 字摩詰,河東人。

工字畫,與弟縉俱有俊才。

開元九年,進士擢第,調太樂丞。

坐累為濟州司倉從軍,曆右拾遺、監察禦史、左補闕、庫部郎中,拜吏部郎中。

天寶末,為給事中。

安祿山陷兩都,維為賊所患上,服藥陽喑,拘於菩提寺。

祿山宴凝碧池,維潛賦詩傷悼,聞於行在。

賊平,陷賊官三等科罪,特原之,責授太子中允,遷中庶子、中書舍人。

複拜給事中,轉尚書右丞。

維以詩名盛於開元、天寶間,寧薛諸王附馬豪貴之門,無不拂席迎之。

患上宋之問輞川別墅,山川絕勝,與道友裴迪,浮舟往來,撫琴賦詩,嘯詠終日。

篤於奉佛,晚年長齋禪誦。

一日,忽索筆作書數紙,別弟縉及生平親故,舍筆而卒。

贈秘書監。

這類稱謂除了了有王維詩歌中的釋教象征以及王維的宗教偏向以外,也表達了後人對王維在唐朝詩壇高尚職位地方的確定. 4.“詩囚”孟郊 孟郊(751-814)字東野,湖州武康人。

進士身世,曾經任溧陽尉、協律郎等職。

在孟郊的一輩子中,“喜氣洋洋”的日子很是的短暫。

他一輩子幾近都貧窮潦倒,連去世後的凶事也是韓愈等友人集資籌辦的。

盡管他糊口貧窮,宦途短暫,但恰是如許的糊口困境,才鑄就了他陰鬱、冷峭、樸重的詩風,成為唐朝聞名的苦吟詩人。

詩多不服之鳴,用字尋求“瘦”、“硬”。

作詩苦心孤詣,慘澹謀劃,無好問,稱之為“詩囚”。

有《孟東野集》。

被人們稱為“高天厚地一詩囚”,與賈島並稱為“郊寒島瘦”。

5.“詩豪”劉禹錫 劉禹錫(772-842)字夢患上,洛陽人,為匈奴族後裔。

晚年任太子來賓,世稱“劉來賓”。

他以及柳宗元一同到場那唐代永貞年間短壽的政治改造,成效一同貶謫遠郡,堅強地糊口下來,晚年回到洛陽,仍有“馬思邊草拳毛動”的英氣。

他的詩精粹涵蓄,沉穩凝重,格調天然格律粗切,每每能以清爽的語言表達本身對人生或者汗青的深入理解, 於是被白居易推重備至, 譽為“詩豪”。

他在遠謫湖南、四川時,接觸到少數平易近族的糊口,並遭到本地平易近歌的一些影響,創作出《竹枝》、《浪淘沙》諸詞,給後世留下“銀釧金釵來負水,長刀短笠去燒佘”的平易近俗畫麵。

至於“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另有晴”,更是隧道的平易近歌風韻了。

他在以及白居易的《春詞》時,曾經注明“依《憶江南》曲拍為句”,這是中國文學史上依曲填詞的最先記實。

6.“詩虎”羅鄴 羅鄴:唐代詩人 7.“...

歐洲的現代詩有那些詩歌值患上一讀?

廢墟間的頌歌 堂皇的太陽開展金翎,在公正善良的天空中央 居高臨下,提供熱量!這真正的時刻,一派美妙氣象。

波浪在陡岸攀登—— 倚賴 岩的蜘蛛——叫人目炫紛亂; ...開展廢墟間的頌歌 堂皇的太陽開展金翎,在公正善良的天空中央 居高臨下,提供熱量!這真正的時刻,一派美妙氣象。

波浪在陡岸攀登—— 倚賴 岩的蜘蛛——叫人目炫紛亂;絕壁的創傷露出紫色;幾頭山羊恍如一堆亂石;太陽下了金蛋,海麵金光四濺。

一切那末神奇。

破碎的雕像 亮光腐蝕的石柱,去世寂世界的廢墟宛在目前!夜幕在特奧蒂瓦坎降下。

青年們在金字塔頂抽吸年夜麻,吉他琴聲嗚咽沙啞。

糊口將給咱們甚麼生命之水?哪裏才氣發掘語言?找到可以支配頌歌、講演,跳舞、都會與均衡的調和?墨西哥的歌聲忽然迸發,彩色星鬥洇然熄滅,石塊阻斷咱們來往的門徑。

年夜地披發出腐土的氣味。

放眼望去,伸手觸摸。

這裏的一些事物已經經足夠:多刺的神仙掌有珊瑚,無花果戴著兜帽,葡萄帶有新生的味道,蛤蜊離群索居、明哲保身 另有鹽、奶酪、紅酒以及麵包。

一名漆黑窈窕的鳥上奼女瞅著我,恍如陽光下苗條的教堂 岸邊蔥翠的鬆林 襯出船隻的白帆。

如同海上的古刹,斑駁陸離。

紐約、倫敦、莫斯科。

籠罩平原的是一片暗影 蔓藤有如鬼魂,樹木殘落,耗子成群。

慘白的太陽索索抖動。

在昨天仍是都會的荒山上,波呂斐摩斯打著欠伸,下麵的洞窟裏,人群在蠕動。

(馴良的兩足動物,雖然教會新近公布了禁令,有錢的仍把他們看成好菜。

前不久,他們還被認為是不潔的動物。

) 天天見到、碰著的都是標致的外形。

光芒呼呼有聲,像翅翼,像投槍。

桌布上的紅酒汙跡帶有血腥。

在這生動的時刻,我的感受在展伸,恍如水中珊瑚的枝丫:這一刹時到達了金黃的調和,啊,正午,布滿分秒的穀穗,永久的羽觴!我的頭腦走上了岔路,蜿蜒盤繞,回到原地,從新起頭,像河水斷流,終究障礙,在無升無落的太陽下成為了血的三角洲。

難道一切都患上在這潭去世水中止歇?太陽,渾圓的太陽,二十四瓣發亮的柑橘,全數貫串金黃色的甜美!理智終究形成,敵對的兩半取患上讓步,意識的鏡子冰消雪融,從新成為神話的源泉:人:形象的基本 語言著花成效,化為舉措。

(王永年 譯) 【導讀】《廢墟間的頌歌》是一曲人的頌歌,是怕斯試圖經由過程神話以及想象,到達宇宙、汗青、社會以及小我的協調的一次藝術性的革命以及實踐。

此詩寫於1948年。

二次年夜戰所釀成的物資以及精力創傷使患上整個歐洲文明披發出一種荒野以及“腐土頭土腦息”。

置身其間的帕斯,在誇姣的抱負以及醜陋的實際的嚴重擠壓下,逐漸起頭解脫單純的超實際主義語言以及情緒實驗,自發地朝向平易近族化以及現代主義互相交融的道路年夜踏步邁進。

此詩即可視作此種邁進進程中堅實的一步。

同帕斯的代表作——長達584行的《太陽石》同樣,《廢墟間的頌歌》所選擇的是帕斯創作中一以貫之的墨西文化以及傳統這一題材與主題。

在這首“使人目炫紛亂”的現代詩中,“廢墟”作為焦點性意象貫串始終。

不管表層仍是深層,“廢墟”所指的意義均與文化以及傳統、締造與撲滅、生命以及社會有關。

於是,當“廢墟”被植置於詩的總體語境中,它為讀者開展的無疑是一個宏闊、深奧、繁複的審美成長域。

確認以及掌控這一等待視線,是理解、咀嚼此詩最關頭的初步。

深刻這首詩,咱們發明,環抱“廢墟”這一焦點,詩中泛起兩類對峙的意象:一是在公正堂皇的太陽下的“廢墟”;一是暗影下“披發腐土頭土腦息”的特奧蒂瓦坎——墨西哥古城遺跡,和實際的年夜地。

全詩共七節,1、3、五節,詩人選擇了康健興旺、色采光鮮、布滿締造力以及再生力的生命性意象,並不遺餘力地予以嘉讚以及謳歌。

太陽布滿熱心,海水金光四濺,鬆林蔥翠欲滴,一切都宛在目前,一切都神奇以及穆,這一切,為“我”的感受自由伸展提供了可能。

從而使外在的天然以及內存的心靈到達“金黃的調和”。

而2、4、六節,詩人將意象選擇點歪斜在病態、沒落、陰沉可怖、想象力涸竭、生命力弱竭的一端。

在意味著傳統以及汗青的“金字塔”上,青年人醉生夢去世,沒有但願,沒有熱心,更沒有將來。

“生命之水”已經涸竭,均衡與“調和”已經不成再建。

墨西哥如斯,紐約、倫敦、莫斯科,整個西方文明都無不如斯:心靈以及心靈的“來往的門徑”被工錢地阻隔,人已經腐化為“馴良的兩足動物”,蒙昧並且麻痹,基本沒法熟悉、駕禦那居高臨下的惡魔——“打著哈欠的波呂斐摩斯”——它顯然是運氣以及罪過的意味。

至此可見,“去世寂世界”的宛在目前的“廢墟”並不是真實的廢墟,而是人類生生不息生命以及締造的胎盤與產床;真實的廢墟是損失理智的糊口生涯近況,是摧殘人道、撲滅精力、阻隔交流的社會軌製。

接著,詩人讓“想象力釀成以感覺力為一方,以理論上以及實踐上的理智為一方的前言,並在這類官能協調中指導社會的重修”(馬爾庫賽語),使理智終究形成,敵對的兩半取患上讓步,形成為了人類新的糊口生涯峰頂,“詩意地棲居”的至善、至美的調和地步:人,形象的基本,語言著花成效,化為舉措。

可見,《廢墟間的頌歌》既是對實際廢墟的挽歌,又是呼叫其再生的祭歌,是一曲二重奏,是有著好壞木刻性子的油畫...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於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於未聯係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並不願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係:1214199132@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