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迷茫的詩詞

亚博管网 時間:2020-11-19 17:44:50

有無寫豪情無奈,糊口渺茫的詩詞?

1.剪不竭,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2.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西風悲畫扇?3.碰杯投築不克不及食,拔劍四顧心茫然4.莫愁前路蒙昧己,全國誰人不識君.5.錦瑟無故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胡蝶, 望帝春情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思, 隻是那時已經悵惘.5.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隻應守寂寞,還掩故園扉. 6.而今去世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依今葬花人笑癡,另日葬儂知是誰? 7.名豈文章著?官因老病休.飄飄何所似?六合一沙鷗. 8.人生活著不稱意,明代披發搞扁舟. 9.日暮鄉關那邊是?煙波江上令人愁. 10.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11.停杯投箸不克不及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12.我本將心向明月,何如明月照水溝. 13.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14.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 15.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海角路...

表達渺茫 不知六合容身的地方 的心境的詩詞歌賦

去看一下南唐後主李煜的詞吧,都很傷感喜遷鶯曉月墜,宿雲微,無語枕邊倚。

夢回芳草思依依,天遠雁聲稀。

啼鶯散,餘花亂,寂寞畫堂深院。

片紅休掃盡從伊,留待舞人歸。

長相思一重山,雙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

鞠花開,鞠花殘,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閑。

謝新恩秦樓不見吹簫女,空餘上苑風景。

粉英金蕊自低昂。

春風末路我,才發一襟香。

瓊窗□(原缺)夢留殘日,昔時患上恨何長!碧闌幹外映垂楊。

暫時相見,如夢懶思量。

又櫻花落盡階前月,象床愁倚薰籠。

遠似去年本日,恨還同。

雙鬟不整雲蕉萃,淚沾紅抹胸。

那邊相思苦?紗窗醉夢中。

又庭空客散人歸後,畫堂半掩珠簾。

林風淅淅夜厭厭。

小樓月牙,回顧自纖纖。

春景鎮在人空老,新愁往恨何窮?金窗力困起還慵。

一聲羌笛,驚起醉怡容。

...

形容渺茫心境古詩詞

錦瑟無故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胡蝶, 望帝春情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思, 隻是那時已經悵惘。

這首《錦瑟》,是李商隱的代表作,愛詩的無不樂道賀吟,可謂最享盛名;然而它又是最不容易講授的一篇難詩。

自宋元以來,測度紛繁,無所適從。

詩題“錦瑟”,是用了起句的頭二個字。

舊說中,原有認為這是詠物詩的,但邇來注解家彷佛都主意:這首詩與瑟事無關,實是一篇借瑟以隱題的“無題”之作。

我覺得,它確是分歧於一般的詠物體,可也並不是隻是單純“截取首二字”以發軔比興而與字麵毫無交涉的無題詩。

它所寫的情事分明是與瑟相幹的。

起聯兩句,曆來的注家也多有誤解,覺得據此可以判明此篇作時,詩人已經“行年五十”,或者“年近五十”,故爾雲雲。

並不然。

“無故”,猶言“沒出處地”、“無緣無故地”。

此詩人之癡語也。

錦瑟原本就有那末多弦,這並沒有“不是”或者“過錯”;詩人卻硬來報怨它:錦瑟呀,你幹甚麼要有這麼多條弦?瑟,到底原有幾多條弦,到李商隱期間又實有幾多條弦,實在都沒必要“考據”,詩人不外借以遣辭見意罷了。

據紀錄,古瑟五十弦,以是玉溪寫瑟,經常使用“五十”之數,如“雨打湘靈五十弦”,“因令五十絲,中道分宮徵”,均可證實,此在詩人原無特殊意圖。

“一弦一柱思華年”,關頭在於“華年”二字。

一弦一柱猶言一音一節。

瑟具弦五十,音節最為繁富可知,其繁音促節,常令聽者難覺得懷。

詩人絕沒有讓人去去世摳“數字”的意思。

他是說:聆錦瑟之繁弦,思華年之舊事;音繁而緒亂,惘然以難言。

所設五十弦,正為“製造氣氛”,以見舊事之千重,情腸之九曲。

要想賞識玉溪此詩,先宜了解斯旨,正不成膠柱而鼓瑟。

宋詞人賀鑄說:“錦瑟華年誰與度?”(《青玉案》)元詩人元好問說:“佳人錦瑟怨華年!” (《論詩三十首》)華年,正今語所謂標致的芳華。

玉溪此詩最要緊的“主眼”端在華年盛景,以是“行年五十”這才追思“四十九年”之說,其實不外是一種迂見而已。

起聯意圖既明,且看他下文若何承接。

頷聯的上句,用了《莊子》的一則寓言典故,說的是莊周夢見本身身化為蝶,栩栩然而飛……渾忘自家是“莊周”其人了;厥後夢醒,自家依然是莊周,不知胡蝶已經經何往。

玉溪此句是寫:佳人錦瑟,一曲繁弦,驚醒了詩人的夢景,不複成寐。

迷含迷失、拜別、不至等義。

試看他在《秋天晚思》中說:“枕寒莊蝶去”,去即離、逝,亦即他所謂迷者是。

曉夢胡蝶,雖出莊生,但一經玉溪應用,已經經不止是一個“栩栩然”的題目了,這內裏隱隱包容著誇姣的情境,卻又是虛緲的黑甜鄉。

本聯下句中的望帝,是傳說中周代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

厥後禪位退隱,不幸國亡身故,去世後魂化為鳥,暮春啼苦,至於口中流血,其聲哀怨淒悲,動聽心腑,名為杜鵑。

杜宇啼春,這與錦瑟又有甚麼聯係關係呢?原來,錦瑟繁弦,哀音怨曲,引發詩人無窮的悲感,難言的冤憤,如聞杜鵑之淒音,送春回去。

一個“托”字,不單寫了杜宇之托春情於杜鵑,也寫了佳人之托春情於錦瑟,目送手揮之間,花落水流之趣,詩人妙筆奇情,於此已經然到達一個熱潮。

看來,玉溪的“春情托杜鵑”,以冤禽托寫恨懷,而“佳人錦瑟怨華年”提出一個“怨”字,恰是恰患上其真實。

玉溪之題詠錦瑟,非統一般閑情瑣緒,此中自有一段奇情深恨在。

律詩一過頷聯,“起”“承”以後,已經到“轉”筆之時,筆到其間,年夜抵前麵文情已經然到達小小一頓的地方,似結非結,含意待申。

在此下麵,點筆落墨,好象從新再“起”似的。

其筆勢或者如奇峰崛起,或者如難舍難分,或者者推筆宕開,或者者明緩暗緊……伎倆可以不盡不異,而神理脈絡,是有遷移轉變而又始終灌輸的。

當此之際,玉溪就寫出了“滄海月明珠有淚”這一位句來。

珠生於蚌,蚌在於海,每一當月明宵靜,蚌則向月伸開,以養其珠,珠患上月華,始極光瑩……。

這是誇姣的平易近間傳統之說。

月本天上明珠,珠似水中明月;淚以珠喻,自古為然,鮫人泣淚,顆顆成珠,亦是海中的奇情奇觀。

如斯,皎月落於滄海之間,明珠浴於淚波之界,月也,珠也,淚也,三耶一耶?一化三耶?三即一耶?在詩人筆下,已經然形成一個難以辨別的妙境。

咱們讀唐人詩,一筆而有如斯豐碩的內在、秀麗的遐想的,舍玉溪生實未幾覯。

那末,海月、淚珠以及錦瑟是否也有甚麼聯係關係可以尋味呢?錢起的詠瑟名句不是早就說“二十五弦彈夜月,不堪清怨卻飛來”嗎?以是,瑟宜月夜,清怨恨深。

如斯,滄海月明之境,與瑟之聯係關係,不是可以窺探的嗎? 對付詩人玉溪來講,滄海月明這個地步,尤有特殊的深摯豪情。

有一次,他因病中未能躬與河東公的“樂營置酒”之會,就寫出了“隻將滄海月,高壓赤城霞”的句子。

如斯看來,他對此境,一方麵於其高曠皓淨十分愛賞,一方麵於其淒寒孤寂又十分感慨:一種繁雜的難言的惘然之懷,溢於言表。

求焦躁,渺茫,豪情受挫的詩句

柳永詞 雨霖鈴 寒蟬淒慘,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京都帳飲無緒, 迷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裏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何堪、荒涼清秋節。

今宵酒醒那邊, 楊柳岸、晨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蝶戀花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欄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患上人蕉萃。

八聲甘州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

漸霜風淒緊,關河荒涼,殘照當樓。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裏渺邈,歸思難收。

歎年來蹤影,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次、天際識歸舟。

爭知我、倚闌幹處,正恁凝愁(亦作“凝眸”)。

玉胡蝶 望處雨收雲斷,憑闌暗暗,目送秋光。

老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慘。

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

遣情傷。

故交安在?煙水茫茫。

難忘。

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

海闊山遙,未知那邊是瀟湘。

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

黯相望,斷鴻聲裏,立盡夕陽。

蘇軾詞 南歌子 蘇軾 雨暗初疑夜,風回便報晴。

淡雲斜照著山明,細草軟沙溪路馬蹄輕。

卯酒醒還困,仙村夢不可。

藍橋那邊覓雲英? 隻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卜算子》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

時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轉頭,有恨無人省。

揀盡寒枝不願棲,寂寞沙洲冷。

納蘭性德詞 畫堂春 一輩子一代一雙人, 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 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 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 相對於忘貧。

嚴蕊 卜算子·不是愛風塵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

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若何住!若患上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李清照詞 聲聲慢 尋尋找覓,熙熙攘攘,淒淒切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辰,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倒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聚積。

蕉萃損,現在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患上黑? 梧桐更兼小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此次第,怎一個,愁字了患上! 訴衷情 夜來沈醉卸妝遲,梅萼插殘枝。

酒醒熏破春睡,夢斷不可歸。

人暗暗,月依依,翠簾垂。

更挪殘蕊,更拈餘香,更患上些時 攤破浣溪沙 病起蕭蕭兩鬢華,臥看殘月上窗紗。

豆蔻連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詩書閑處好,門前風光雨來佳,終日向人多醞藉,木犀花。

晏殊詞 蝶戀花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別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海角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那邊? 木蘭花 燕鴻事後鶯回去,細算浮生萬萬緒.擅長春夢多少時,散似秋雲無覓處. 聞琴解佩仙人侶,挽斷羅衣留不住.勸君莫作獨醒人,爛醉花間應有數. 浣溪沙 一貫光陰有限身,輕易離別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辭頻. 滿目江山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麵前人. 浣溪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氣候舊亭台,斜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何如花落去,似曾經相識燕返來.小園香徑獨盤桓. 晏幾道詞 臨江仙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自力,微雨燕雙飛. 記患上小蘋初見,雙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那時明月在,曾經照彩雲歸. 阮郎歸 天邊金掌露成霜,雲隨雁字長。

綠杯紅袖趁重陽,情麵似故裏。

蘭佩紫,菊簪黃,周到理舊狂。

欲將沉浸換悲慘,清歌莫斷腸。

秦觀詞 踏莎行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

桃源望斷無尋處。

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夕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

砌成此恨無重數。

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鵲橋仙 纖雲搞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重逢,便勝卻人世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如果長久時,又豈執政朝暮暮! 減字木蘭花 海角宿恨。

獨自蒼涼人不問。

欲見回腸。

斷盡金爐小篆香。

黛蛾長斂。

任是東風吹不展。

困依危樓。

過盡飛鴻字字愁。

浣溪沙 漠漠輕寒上小樓。

曉陰惡棍似窮秋。

淡煙流水畫屏幽。

從容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

寶簾閑掛小銀鉤。

形容很傷感渺茫失望的古詩詞有哪些?

詩詞: 此情可待成追思,隻是那時已經悵惘。

——李商隱《錦瑟》早知如斯絆人心,奈何當初莫相識。

——李白《金風抽豐詞》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李清照《武陵春·春晚》我本將心托明月,誰知明月照水溝。

——高明《琵琶記》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金風抽豐悲畫扇。

——納蘭性德《木蘭詞·擬古斷交詞柬友》1.釋義:這段情隻能當成回想了,隻恨那時不覺得然。

早知道這段豪情這麼讓人傷心,不如當初不相識。

物是人非一切都變了,還沒措辭眼淚就失落了下來。

我本想將心依靠給明月,誰知道明月卻照向了水溝。

人生相遇全都是初見該多好,就沒有那末多的悲戚的事。

2.篩選原文:《錦瑟》錦瑟無故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胡蝶,望帝春情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思,隻是那時已經悵惘。

3.譯文:瑟本有二十五根弦,但即便如許它的每一一弦、每一一音節,足以表達對那誇姣韶華的忖量。

莊周實在知道本身隻是憧憬那無拘無束的胡蝶。

望帝那誇姣的心靈以及作為可以衝動杜鵑。

年夜海裏明月的影子像是眼淚化成的珍珠。

隻有在彼時彼地的藍田才氣天生猶如生煙似的良玉。

那些誇姣的事以及年月,隻能留在回想之中了。

而在那時那些人看來那些事都隻是泛泛而已,卻其實不知愛護保重。

4.賞析:《錦瑟》,是李商隱的代表作,愛詩的無不樂道賀吟,可謂最享盛名;然而它又是最不容易講授的一篇難詩。

有人說是寫給令狐楚家一個叫“錦瑟”的侍女的戀愛詩;有人說是睹物思人,寫給故去的老婆王氏的悼亡詩;也有人認為中心四句詩可與瑟的適、怨、清、以及四種聲情相合,從而揣度為描述音樂的詠物詩;別的另有暗射政治、自敘詩歌創作等許多種說法。

千百年來眾口紛紜,無所適從,年夜體而言,以“悼亡”以及“自傷”說者為多。

5.作者簡介:李商隱(約813年-約858年),字義山,號玉溪(溪)生,又號樊南生,祖籍懷州河內(今河南焦作沁陽),誕生於鄭州滎陽(今河南鄭州滎陽市),晚唐聞名詩人,以及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

...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於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於未聯係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並不願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係:1214199132@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