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開化的詩詞

亚博管网 時間:2020-11-20 18:28:40

含“克”的詩詞

南歌子(陳克) 北固煙中寺,西津雨後山。

看公豪氣兩眉間。

如在林霏、江月襲人寒。

展翼申明久,占熊福艾全。

風騷不是地行仙。

好去鞭撻鸞鳳、紫微天。

南歌子(陳克) 雲裏千山暖,溪頭八月涼。

華簪靄靄待萱堂。

羨子懷中雙橘、半青黃。

老去齊眉案,閑來坦腹床。

相若何日從長楊。

忸捏年年高會、索檳榔。

南歌子(陳克) 勝日萱庭小,西風橘柚長。

天憐扇枕彩衣郎。

乞與淡雲纖月、十分涼。

瀲灩三危霧,氤氳百濯香。

年來椿樹更蒼蒼。

不消藍橋辛勞、搗玄霜。

南歌子(陳克) 畫幛經梅潤,羅衣尚麥寒。

古苔蒼石綠句欄。

簾外映花新竹、兩三竿。

蠢蠢吳蠶臥,娉娉楚女閑。

紅陰角子共嚐酸。

腸斷個儂憨態、小眉彎。

南歌子(陳克) 看月憑肩棖,嬌春枕臂眠。

不盡花絮夜來寒。

帳底濃香殘夢、更繾綣。

起晚籠鶯怪,妝遲繡伴牽。

聲聲催喚藥欄邊。

整髻收裙無力、上秋千。

虞麗人(陳克) 越羅巧畫春山疊。

個裏融香雪。

渾身空翠不堪寒。

好似那回偷印、小眉山。

青驄油壁西陵下。

恍如那時話。

而今眼底是高唐。

拂拂淡雲疏雨、斷人腸。

鷓鴣天(陳克) 風露絹絹玉井蓮,霓旌絳節會中元。

鬢頭未學功名晚,金紫由來稱終年。

青作穗,酒如泉。

蓬萊住持自飛仙。

黃麻敕勝永生籙,早送夔龍到日邊。

南歌子(陳克) 鳳斝飛醇酎,龍筵噴異香。

又還仁還祝延伸。

正對金風玉露、爽秋光。

一種莊椿老,五?仙桂芳。

昔時天產竇家郎。

須信來春同此、賦高唐。

南歌子(陳克) 愛日烘晴晝,輕寒護曉霜。

小春天井繞天香。

仙風珊珊來自、五雲鄉。

庭下芝蘭秀,壺中日月長。

要看發綠與瞳方。

一笑人世千歲、飲淋浪。

雨中花 仆自幼決心(蔡鬆年) 能自克。

誌複疏怯,嗜酒好睡。

遇乘高履危,動輒有畏。

道逢達官稠人,則便欲畏縮。

其與人交,無賢不肖,每每率情任實,不留機心。

自惟至熟,使之久與世接,所謂不有外難,當有內病,故謀為早退閑居之樂。

長年夜以來,遭時多故,一行作吏,從事於簿書鞍馬間,背己交病,不勝其憂。

求田問舍,遑遑於四方,殊未見會意處。

聞山陽世,魏晉諸賢故宅,民風清以及,水竹蔥カ。

方今天壤間,蓋第一勝絕之境,有意卜築於斯,雅詠玄虛,不談世事,起其流風遺躅。

故自丙辰丁巳以來,三求官河內,謀劃三徑,遂將終焉。

事與願背,俯仰一紀,勞生更甚,吊影自憐。

然而觸於事物,感今懷昔,考其見於賦詠者,實未始一日而忘。

李君不愚,作掾露台,出佐是郡,因其行也,賦樂府是非句,以敘鄙懷。

行春勝日,物彩照人,為予擇稚秀者,以雨中花歌之,使清泉白石,聞我襟曲,庶幾另日,不嗜酒偏憐風竹,晉客神清,多寄虛玄。

有山陽遺址,水石高寒。

曾經為幽棲起本,幾求方外微官。

謾蹉跎十載,還羨君侯,左駕朱?。

山村霰雪,竹外花明,瘦梅半樹斕斑。

溪路轉、青簾佳處,即是蕭閑。

寄謝王君精爽,摩挲森碧琅?。

個中著我,儲風養月,先報安全。

吳音子(晁端禮) 細想當初事,又非是、取次相知。

一年來、覰著尚遲。

疑□時、敢共些兒。

似恁秤停期克了,便一成望不相離。

卻何期、恩情陡變,中路分飛。

都緣我自心地軟,潤就患上、轉轉嬌癡。

現在未中再偎隨。

選不甚,且從待他疏狂心性,足變堆垛,更吃禁持。

管取你轉意,卻有投靠人時。

以及周侍禦買劍(曹唐) 將軍溢價買吳鉤,要與華夏靜寇仇。

試掛窗前驚電轉, 略拋床下怕泉流。

青天露拔雲霓泣,黑地潛擎鬼怪愁。

見說夜深星辰畔,輕易期克月支頭。

贈歐陽建(曹攄) 昔有豹產。

實能魏鄭。

在漢黃邵。

克堪敷政。

聞名上代。

千載遺詠。

仰瞻先蹤。

可不斯競。

方六七十。

觀化賢聖。

分河跨土。

於茲為盛。

茂勉不墮。

前人所病。

題茶山(杜牧) 山實東吳秀,茶稱瑞草魁。

剖符雖俗吏,修貢亦仙才。

溪盡停蠻棹,旗張卓翠苔。

柳村穿窈窕,鬆澗渡喧豗。

品級雲峰峻,寬平洞府開。

拂天聞笑語,特意見樓台。

泉嫩黃金湧,牙香紫璧裁。

[山有金沙泉,修貢出,罷貢即絕。

] 拜章期沃日,輕騎疾奔雷。

舞袖嵐侵澗,歌聲穀答回。

磬音藏葉鳥,雪豔照潭梅。

好是全家到,兼為奉詔來。

樹陰香作帳,花徑落成堆。

景物殘三月,登臨愴一杯。

重遊難自克,俯首入塵埃。

別李義(杜甫) 神堯十八子,十七王其門。

道國洎舒國,督唯親弟昆。

中外貴賤殊,餘亦忝諸孫。

丈人嗣三葉,之子白玉溫。

道國繼德業,請從丈人論。

丈人領宗卿,肅穆古製敦。

先朝納諫諍,直氣橫乾坤。

子建文筆壯,河間經術存。

爾克富詩禮,骨清慮不喧。

洗然遇知己,評論辯論淮湖奔。

憶昔初見時,小襦繡芳蓀。

長成忽會晤,慰我久疾魂。

三峽春冬交,山河雲霧昏。

正宜且彙集,恨此當離尊。

莫怪執杯遲,我衰涕唾煩。

重問子何之,西上岷江源。

願子少幹謁,蜀都足戎軒。

誤失將帥意,不如親故恩。

少年早返來,梅花已經飛翻。

起勁慎風水,豈惟數盤飧。

猛虎臥在岸,蛟螭出無痕。

王子自愛護,老漢困石根。

生別古所嗟,發聲為爾吞。

舟中苦熱遣(杜甫) 愧為湖外客,看此兵馬亂。

中夜混黎氓,脫身亦奔竄。

生平方寸衷,反掌帳下難。

嗚呼殺賢良,不叱白刃散。

吾非丈夫特,沒齒埋冰炭。

恥以風病辭,胡然泊湘岸。

入舟雖苦熱,垢膩可溉灌。

痛彼...

有關浙江省的詩詞?

杭州春望 【唐】白居易 望海樓明照曙霞,護江堤白蹋晴沙。

濤聲夜入伍員廟,柳色春藏蘇小家。

紅袖織綾誇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

誰開湖寺西南路?草綠裙腰一道斜。

錢塘湖春行 【唐】白居易 孤山寺北賈亭西,水麵初平雲腳低。

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

亂用漸欲迷人眼,淺草才氣沒馬蹄。

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陰裏白沙堤。

杭州回舫 【唐】白居易 自別錢塘山川後,未幾喝酒懶吟詩。

欲將此意憑回棹,報與西湖風月知。

餘杭形勝 【唐】白居易 餘杭形勝四方無,州傍青山縣枕湖。

繞郭荷花三十裏,拂城鬆樹一千株。

夢兒亭古傳名謝,教妓樓新道姓蘇。

獨占使君年太老,風景不稱白髭須。

憶杭州梅花因話舊遊寄蕭協律 【唐】白居易 三年閑悶在餘杭,曾經為梅花醉幾場。

伍相廟邊繁似雪,孤山園裏麗如妝。

蹋隨遊騎心長惜,折贈佳人手亦香。

賞自初開直至落,歡因小飲便成狂。

薛劉相次埋新壟,沈謝雙飛出故裏。

歌伴醉翁零星盡,唯殘頭白老蕭郎。

經杭州 【唐】顧非熊 郡郭繞江濆,人家近白雲。

晚濤臨檻看,夜櫓隔城聞。

浦轉山初盡,虹斜雨未分。

有誰知我意,心緒逐鷗群。

宿杭州虛白堂 【唐】李郢 秋月斜明虛白堂,寒蛩唧唧樹蒼蒼。

江風徹曉不患上睡,二十五聲秋點長。

登杭州秦望山 【唐】馬湘 太乙初分那邊尋,空留曆數變人心。

九天日月移朝暮,萬裏山水換古今。

風動水光吞遠嶠,雨添嵐氣沒高林。

秦皇謾作驅山計,滄海茫茫轉更深。

杭州江亭留題登眺 【唐】項斯 到處日馳銷,憑軒夕似朝。

漁翁閑鼓棹,沙鳥戲迎潮。

樹間津亭密,城連塢寺遙。

因誰報隱者,向此患上耕樵。

杭州祝濤頭二首 【唐】徐凝 不道沙堤盡,猶欺石棧頑。

寄言飛白雪,休去打青山。

倒打錢塘郭,長驅白浪花。

吞吳休患上也,輸卻五千家。

杭州觀潮 【唐】姚合 樓有章亭號,濤來自古今。

勢連滄海闊,色比白雲深。

怒雪驅冷氣,狂雷散年夜音。

浪高風更起,波急石難沈。

鳥懼多遙過,龍驚不敢吟。

坳如開玉穴,危似走瓊岑。

但褫千人魄,那知伍相心。

岸摧連舊道,洲漲踣森林。

跳沫山皆濕,當江日半陰。

自然與禹鑿,此理遣誰尋。

杭州開元寺牡丹 【唐】張祜 冶豔初開小藥欄,人人難過出長安。

風騷倒是錢塘寺,不踏塵世見牡丹。

題杭州孤山寺 【唐】張祜 樓台聳碧岑,一徑入湖心。

不雨山長潤,無雲水自陰。

斷橋荒蘚澀,空院落花深。

猶憶西窗月,鍾聲在北林。

題杭州靈隱寺 【唐】張祜 峰巒開一掌,朱檻幾環延。

佛地花分界,僧房竹引泉。

五更樓下月,十裏郭中煙。

後塔聳亭後,前山橫閣前。

溪沙涵水靜,澗石點苔鮮。

好是呼猿久,西岩深響連。

題杭州天竺寺 【唐】張祜 西南山最勝,一界是諸天。

上路穿岩竹,分流入寺泉。

躡雲丹井畔,望月石橋邊。

洞壑江聲遠,樓台海氣連。

塔明春嶺雪,鍾散暮鬆煙。

那邊去猶恨,更看峰頂蓮。

中秋夜杭州玩月 【唐】張祜 萬古太陰精,中秋海上生。

鬼愁緣辟照,人愛為高明。

曆曆華星遠,霏霏薄暈縈。

影流江不盡,輪曳穀無聲。

似鏡當樓曉,如珠出浦盈。

岸沙全借白,山木半含清。

小檻輪回看,長堤蹋陣行。

周到未歸客,煙水夜來情。

登杭州城 【唐】鄭穀 漠漠江天外,登臨返照間。

潮來無別浦,木落見他山。

沙鳥晴飛遠,漁人夜唱閑。

歲窮歸未患上,心逐片帆還。

觀浙江濤 【唐】徐凝 浙江悠悠海西綠,驚濤晝夜兩翻覆。

錢塘郭裏看潮人,直至白頭看不足。

渡浙江 【唐】盧綸 前船後船未相及,五兩端平冬風急。

飛沙卷地日色昏,一半征帆浪花濕。

夜宿浙江 【唐】孫逖 扁舟夜入江潭泊,露白風高氣蕭索。

富春渚上潮未還,天姥岑邊月初落。

煙水茫茫多苦辛,更聞江上越人吟。

洛陽城闕什麼時候見,西北浮雲朝暝深。

浙江晚渡懷古 【唐】劉滄 蟬噪金風抽豐滿古堤,荻花寒渡思萋萋。

潮聲歸海鳥初下, 草色連江人自迷。

碧落晴分平楚外,青山晚出穆陵西。

此來一見釣魚者,卻憶舊居明月溪。

侍宴覆舟山詩二首 一 息雨清上郊。

開雲照中縣。

遊軒越丹居。

暉燭集涼殿。

淩高躋飛楹。

追焱起流宴。

{木玄}苑含靈羣。

嵓庭藏物變。

明輝爍神都。

麗氣冠華甸。

目遠幽情周。

禮洽深恩遍。

二 繁霜飛玉闥。

愛景麗皇州。

清蹕戒馳路。

羽蓋佇宣遊。

神居既崇盛。

嵓嶮信環周。

禮俗陶德聲。

昌會溢平易近謳。

慚無勝化質。

謬從雲雨浮。

侍宴覆舟山詩 【作者:鮑照】 【年月:南北朝朝\代】 【詩文】: 息雨清上郊。

開雲照中縣。

遊軒越丹居。

暉燭集涼殿。

淩高躋飛楹。

追焱起流宴。

{木玄}苑含靈羣。

嵓庭藏物變。

明輝爍神都。

麗氣冠華甸。

目遠幽情周。

禮洽深恩遍。

詩詞中含有“榜”字的常見的詩

溪居 久為簪組束,幸此南夷謫。

閑依農圃鄰,偶似山林客。

曉耕翻露草,夜(榜)響溪石。

交往不逢人,長歌楚天碧。

-----------------------------來由/唐五代-柳宗元 喜遷鶯 街鼓舞,禁城開, 天上探人回。

鳳銜金(榜)出雲來, 飛必衝天。

鶯已經遷,龍已經化, 一晚上滿城車馬。

家家樓上簇仙人, 爭看鶴衝天。

----------------來由/唐五代-韋莊 【鶴衝天】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

明朝暫遺賢,若何向? 未遂風去便, 爭不恣狂蕩? 何必論患上喪。

才子詞人, 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圖畫屏蔽。

幸有意中人,堪尋訪。

且恁偎紅倚翠, 風騷事,生平暢。

芳華都一餉。

忍把壞話, 換了淺斟低唱! ----------------------來由:北宋-柳永 太小孤山 古縣蕭條對岸開, 年夜江行色(榜)人催。

水多風處輕抬眼, 浮出青山似覆杯。

---------------------------來由.清-金農

錦瑟的詩詞以及所含的故事

錦瑟無故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胡蝶,望帝春情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思,隻是那時已經悵惘。

這首《錦瑟》,是李商隱的代表作,愛詩的無不樂道賀吟,可謂最負盛名;然而它又是最不容易講授的一篇難詩。

自宋元以來,測度紛繁, 無所適從。

詩題《錦瑟》,是用了起句的頭二個字。

舊說中,原有認為這是詠物詩的,但邇來注解家彷佛都主意:這首詩與瑟事無關,實是一篇借瑟以隱題的“無題”之作。

我覺得,它確是分歧於一般的詠物體,可也並不是隻是單純“截取首二字”以發軔比興而與字麵毫無交涉的無題詩。

它所寫的情事分明是與瑟相幹的。

起聯兩句,曆來的注家也多有誤解,覺得據此可以判明此篇作時,詩人已經“行年五十”,或者“年近五十”,故爾雲雲。

並不然。

“無故” 猶言“沒出處地”、“無緣無故地”,此詩人之癡語也。

錦瑟原本就有那末多弦,這並沒有“不是”或者“過錯”;詩人卻硬來報怨它:錦瑟呀,你幹甚麼要有這麼多條弦?瑟,到底原有幾多條弦,到李商隱期間又實有幾多條弦,實在都沒必要“考據”,詩人不外借以遣辭見意罷了。

據紀錄,古瑟五十弦,以是玉溪寫瑟,經常使用“五十”之數,如“雨打湘靈五十弦”,“因令五十絲,中道分宮徵”,均可證實,此在詩人原無特殊意圖。

“一弦一柱思華年”,關頭在於“華年”二字。

一弦一柱猶言一音一節。

瑟具弦五十,音節最為繁富可知,其繁音促節,常令聽者難覺得懷。

詩人絕沒有讓人去去世摳“數字”的意思。

他是說:聆錦瑟之繁弦,思華年之舊事;音繁而緒亂,惘然以難言。

所設五十弦,正為“製造氣氛”,以見舊事之千重,情腸之九曲。

要想賞識玉溪此詩,先宜了解斯旨,正不成膠柱而鼓瑟。

宋詞人賀鑄說:“錦瑟華年誰與度?”(《青玉案》)元詩人元好問說:“佳人錦瑟怨韶華!”(《論詩》)華年,正今語所謂標致的芳華。

玉溪此詩最緊的“主眼”端在華年盛景,以是“行年五十”這才追思“四十九年”之說,其實不外是一種迂見而已。

起聯意圖既明,且看他下文若何承接。

頷聯的上句,用了《莊子》的一則寓言典故,說的是莊周夢見本身已經身化為蝶,栩栩然而飛......渾忘自家是“莊周”其人了;厥後夢醒,自家依然是莊周,不知胡蝶已經經何往。

玉溪生此句是寫佳人錦瑟,一曲繁弦,驚醒了詩人的夢景,不複成寐。

迷含迷失、拜別、不至等義。

試看他在《秋天晚思》中說:“枕寒莊蝶去”,去即離、逝,亦好他所謂迷者是。

曉夢胡蝶,雖出莊生,但一經玉溪應用,已經經不止是一個“栩栩然”的題目了,這內裏隱隱包容著誇姣的情境,卻又是虛緲的黑甜鄉。

本聯下句中的望帝,是傳說中周代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

厥後禪位退隱,不幸國亡身故,去世後魂化為鳥,暮春啼苦,至於口中流血,其聲哀怨淒悲,動聽心腑,名為杜鵑。

杜宇啼春,這與錦瑟又有甚麼聯係關係呢?原來,錦瑟繁弦,哀音怨曲,引發詩人無窮的悲感,難言的冤憤,如聞杜鵑之淒音,送春回去。

一個“ 托”字, 不單寫了杜宇之托春情於杜鵑,也寫了佳人之托春情於錦瑟,目送手揮之間,花落水流之趣, 詩人妙筆奇情,於此已經然到達一個熱潮。

看來,玉溪的“春情托杜鵑”,以冤禽托寫恨懷,而“佳人錦瑟怨華年”提出一個“怨”字,恰是患上其真實。

玉溪之題詠錦瑟,非統一般閑情瑣緒,此中自有一段奇情恨在。

律詩一過頷聯,“起”“承”以後,已經到“轉”筆之時,筆到其間,年夜抵前麵文情已經然到達小小一頓的地方,似結非結,含意待申。

在此下麵,點筆落墨,好象從新再“起”似的。

其筆勢或者如奇峰崛起,或者如難舍難分,或者者推筆宕開,或者者明緩暗緊,伎倆可以不盡不異,而神理脈絡,是有遷移轉變而始終灌輸的。

當此之際,玉溪就寫出了“滄海月明珠有淚”這一位句來。

珠生於蚌,蚌在於海,每一當月明宵靜,蚌則向月伸開,以養其珠, 珠患上月華,始極光瑩。

這是誇姣的平易近間傳統之說。

月本天上明珠,珠似水中明月;淚以珠喻,自古為然,鮫人泣淚,顆顆成珠,亦是海中的奇情奇觀。

如斯,皎月落於滄海之間,明珠浴於淚波之界,月也,珠也,淚也,三耶一耶?三即一耶?在詩人筆下,已經然形成一個難以辨別的妙境。

咱們讀唐人詩。

一筆而能有如斯豐碩的內在、秀麗的遐想的,舍玉溪生實未幾覯。

那末,海月、淚珠以及錦瑟是有甚麼聯係關係可以尋味呢?錢起的詠瑟名句不是早就說“二十五弦彈夜月,不堪清怨卻飛來”嗎?以是,瑟宜月夜,清怨恨深。

如斯,滄海月明之境,與瑟之聯係關係,不是可以窺視的嗎 對付詩人玉溪來講,滄海月明這個地步,尤有特殊的濃鬱豪情。

有一次,他因病中末能躬與河東公的“樂營置酒”之會,就寫出了“隻將滄海月,高壓赤城霞”的句子。

如斯看來,他對此境,一方麵於其高曠皓淨十分愛賞,一方麵於其淒寒孤寂又十分感慨:一種繁雜的難言的惘然之懷,溢於言表。

晚唐詩人司空圖,引過比他早的戴叔倫的一段話:“詩家美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成置於眉睫以前也。

” 這裏用來比喻的八個字,的確以及此詩頸聯下句的七個字如出一轍,足見此一比喻,還有本源,惋惜厥後古籍失傳,竟難重覓來由。

今天解此句的,別...

帶有六字的詩詞

《詠懷奇跡》杜甫 搖落深知玉悲,風騷儒雅吾師。

悵望千秋揮淚,蕭條異代同時。

山河故居文藻,雲雨荒台夢思。

最是楚宮淹滅,舟人指點今疑。

《隔漢江寄子安》魚玄機江南江北愁望,相思相憶空吟。

鴛鴦暖臥沙浦,砠矦閑飛桔林。

煙裏歌聲隱約,渡頭月色沉沉。

含情咫尺千裏,況聽家家遠砧。

...

聞名的詩詞

[今世古典詩歌當前成長淺議]今世詩詞以“體”論,少以派論,現代更偏向個別性。

今世舊體詩歌能創始怪異詩風人物:90年月聶紺弩【紺弩體】《聶紺弩詩全集》、熊鑒《熊鑒詩集》,他們起頭以白話今詞與文言連係,詩作新奇而不失韻味、詼諧而滿含酸楚,具現代性。

21世紀網絡詩:曾經少立【李子體】《李子詞》,現代文學語言與舊體詩詞格律連係,具備期間特性以及小我化氣概;觀雲【圍脖體】,今世首家詩詞微專欄《圍脖風月》,其體比格律略寬,較打油更雅,用韻寬,吸取了“段子體”、“語錄體”、“網絡語言”等今世文風,盡可能行文流利,文字直白,詼諧時尚,以更有用地吸引現今信息期間的現代人群,具現今世性。

古典詩詞對社會心義是締造性的繼續傳統,令文學連結著具備生命力的平易近族性。

資料來曆百度:【紺弩體】【圍脖體】】【微博體】【【聶紺弩】【熊鑒】【曾經少立】...

含刀的詩詞

《過王濬墓》李隆基 吳國分牛鬥,晉室命龍驤。

受任敵已經滅,策勳名不彰。

居美未盡善,矜功徒自傷。

長戟今安在,孤墳此路傍。

不觀鬆柏茂,空餘荊棘場。

歎嗟懸劍隴,誰識夢刀祥。

《餞王晙巡邊》李隆基振武威荒服,揚文肅遠墟。

金壇申將禮,玉節授軍符。

免胄三方外,銜刀萬裏餘。

當年吳會靜,本日虜庭虛。

分閫仍推轂,援桴且訓車。

風揚旌旆遠,雨洗甲兵初。

坐見台階謐,行聞襖祲除了。

檄來雖插羽,箭去亦飛書。

舟楫功須著,鹽梅望匪疏。

不該陳七德,欲使化先敷。

《立春日侍宴內出剪彩花應製》蘇頲曉入宜春苑,穠芳吐禁中。

鉸剪因裂素,妝粉為開紅。

彩異驚流雪,香饒點便風。

裁成識天意,萬物與花同。

《寒食宴於中舍別駕兄弟宅》蘇頲子推山上歌龍罷,定國門前結駟來。

始睹元昆鏘玉至,旋聞幼子佩刀回。

晴花到處因風起,禦柳條條向日開。

自有長筵歡不極,還將彩服詠南陔。

《餞許州宋司馬到差》李乂展驥旌時傑,談雞美代賢。

暫離仙掖務,追送近郊筵。

地慘金商節,人康璧假田。

曆來昆友事,鹹以佩刀傳。

《樂府雜曲?宣傳曲辭?芳樹》徐彥伯玉花珍簟上,金縷畫屏開。

曉月憐箏柱,東風憶鏡台。

箏柱東風吹曉月,芳樹落花朝暝歇。

稿砧刀頭未有時,攀條拭淚坐相思。

《芳樹》徐彥伯玉花珍簟上,金縷畫屏開。

曉月憐箏柱,東風憶鏡台。

箏柱東風吹曉月,芳樹落花朝暝歇。

稿砧刀頭未有期,攀條拭淚坐相思。

《詠歐陽行周事》孟簡有客西北逐,驅馬次太原。

太原有佳人,神豔照行雲。

座上轉橫波,流光注良人。

良人意泛動,即日訂交歡。

定情非一詞,結念誓青山。

存亡不變易,中誠無間言。

此為太學徒,彼屬北府官。

中夜欲相從,嚴城限軍門。

白天欲同居,君畏仁人聞。

忽如隴頭水,坐作工具分。

驚離腸千結,滴淚眼雙昏。

本達京師回,賀期相追攀。

宿約始乖阻,彼憂已經繾綣。

高髻若黃鸝,危鬢如玉蟬。

纖手自收拾,鉸剪斷其根。

柔情托侍兒,為我遺所歡。

所歡使者來,侍兒因複前。

抆淚取遺寄,深誠祈為傳。

封來贈正人,願言慰窮泉。

使者複興命,遲遲蓄悲酸。

詹生喜言旋,倒履走迎門。

長跪聽未畢,驚傷涕漣漣。

不飲亦不食,哀心百千端。

襟情一夕空,精爽旦日殘。

哀哉浩然氣,潰散歸化元。

短生雖分袂,永夜無阻難。

雙魂終彙合,兩劍遂蜿蜒。

丈夫早通脫,巧笑安醒目。

防身本苦節,一去何由還。

後生莫沈迷,沈迷喪其真。

《塞上曲二首》王涯天驕遠塞行,出鞘寶刀鳴。

定是酬恩日,目前覺命輕。

塞虜常為敵,邊風已經報秋。

生平多誌氣,箭底覓封侯。

《宮詞三十首》王涯白人宜著紫衣裳,冠子梳頭雙眼長。

新睡起來思舊夢,見人忘懷道勝常。

春來新插翠雲釵,尚著雲頭踏殿鞋。

欲患上君王回一顧,爭扶玉輦下金階。

五更初起覺風寒,香炷燒來夜已經殘。

欲卷珠簾驚雪滿,自將紅燭上樓看。

各將金鎖鎖宮門,院院青娥侍至尊。

頭白監門掌往來來往,問頻可能是最承恩。

夜久盤中蠟滴稀,金刀剪起盡霏霏。

傳聲老是君王喚,紅燭台前著舞衣。

箏翻禁曲覺聲難,玉柱皆非舊處安。

記患上君王曾經道好,長因下輦患上先彈。

一叢高鬢綠雲光,官樣輕輕淡淡黃。

為看九天公主貴,外邊爭學內家裝。

宜春院裏駐仙輿,夜宴歌樂總不如。

傳索金箋題寵號,鐙前禦筆與親書。

永巷重門漸半開,宮官著鎖隔門回。

誰知曾經笑別人處,本日將身自入來。

東風簾裏舊青娥,無奈新人奪寵何。

寒食禁花開滿樹,玉堂終日閉時多。

碧繡簷前柳散垂,守門宮女欲攀時。

曾經經玉輦自在處,不敢臨風折一枝。

鴉飛深在禁城牆,多繞重樓複殿傍。

時向春簷瓦溝上,散開朝翅占朝光。

白雪猧兒拂地行,慣眠紅毯未曾驚。

深宮更有何人到,隻曉金階吠晚螢。

百尺仙梯倚閣邊,內助爭下擲款項。

風來競看銅烏轉,遙指朱幹在半天。

東風晃動禁花枝,寒食秋千滿地時。

又落深宮石渠裏,盡隨流水入龍池。

牆牆不竭接宮城,金榜皆書殿院名。

萬轉千回相隔處,各調弦管對聽見。

霏霏春雨九重天,漸暖龍池禦柳煙。

玉輦遊時應不避,千廊萬屋自相連。

禁門煙起紫沉沉,樓閣傍邊複道深。

長入暮天凝不散,掖庭宮裏動秋砧。

炎炎夏季滿天時,桐葉交加覆玉墀。

向晚移鐙上銀簟,叢叢綠鬢坐彈棋。

瞳瞳日出年夜明宮,天樂遙聞在碧空。

禁樹無風正暖和,玉樓金殿曉光中。

迥出芙蓉閣上頭,九天懸處合法秋。

年年七夕晴光裏,宮女穿針盡上樓。

教來鸚鵡語初成,久閉金籠慣認名。

總向春園看花去,獨於深院笑人聲。

銀瓶瀉水欲朝妝,燭焰紅高粉壁光。

共怪滿衣珠翠冷,黃花瓦上有新霜。

迎風殿裏罷雲以及,起聽新蟬步淺莎。

為愛九天以及露滴,萬年枝上最聲多。

禦果收時屬內官,傍簷低壓玉闌幹。

明代摘向金華殿,盡日枝邊次序遞次看。

裏麵鬆香滿殿聞,四行階下暖氤氳。

春深欲取黃金粉,繞樹宮娥著絳裙。

禁樹傳聲在九霄,內中殘火獨遙遙。

千官待取門猶閉,未到宮前下馬橋。

《舞曲歌辭?白紵歌》張籍皎皎白紵白且鮮,將作春衫稱少年。

成衣是非不克不及定,矜持刀尺向姑前。

複恐蘭膏汙纖指,常遣傍人收墮珥。

衣裳著時寒食下,還把玉鞭鞭白馬。

《雜曲歌辭?少年行》張籍少年從出獵長楊,禁中新拜羽林郎。

獨到輦前射雙虎,君王手賜黃金鐺。

日日鬥雞都市裏,博得寶刀重刻字。

百裏報仇夜出城,平旦...

有無嘉讚淩晨的詩詞?

李德裕 【雪霽晨起】 雪覆寒溪竹,風卷野田蓬。

四望無行蹤,誰憐孤老翁。

許渾 【晨起西樓】 留情深處駐橫波,斂翠凝紅一曲歌。

明月下樓人未散,共愁三徑是河漢。

趙嘏 【雜曲歌辭·昔昔鹽·倦寢聽晨雞】 去去邊城騎,愁眠掩夜閨。

披衣窺落月,拭淚待鳴雞。

不憤連年別,何堪永夜啼。

功成應自恨,遲早發遼西。

虞世南 【清晨早朝】 萬瓦宵光曙,重簷夕霧收。

玉花停夜燭,金壺送曉籌。

日暉青瑣殿,霞生結綺樓。

重門應啟路,通籍引貴爵。

張九齡 【立春日晨起對積雪】 忽對林亭雪,瑤華到處開。

本年迎氣始,昨夜伴春回。

玉潤窗前竹,花繁院裏梅。

東郊齋祭所,應見五神來。

張九齡 【晨出郡舍林下】 晨興步北林,蕭散一開襟。

複見林上月,娟娟猶未沉。

片雲自孤遠,叢筱亦清深。

無事由來貴,方知物外心。

王勃 【散關晨度】 關山淩旦開,石路無塵埃。

白馬高譚去,青牛真氣來。

重門臨巨壑,連棟起崇隈。

即今揚策度,非是棄繻回。

駱賓王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金風抽豐】 紫陌炎氛歇,青蘋晚吹浮。

亂竹搖疏影,縈池織細流。

飄香曳舞袖,帶粉泛妝樓。

不分君恩絕,紈扇曲中秋。

駱賓王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雲】 南陸銅渾改,西郊玉葉輕。

泛鬥瑤光動,臨陽瑞色明。

蓋陰連鳳闕,陣影翼龍城。

詎知時不遇,空傷流滯情。

駱賓王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蟬】 九秋行已經暮,一枝聊暫安。

隱榆非諫楚,噪柳異悲潘。

分形妝薄鬢,鏤影飾危冠。

自憐疏影斷,寒林夕吹寒。

駱賓王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露】 玉關冷氣早,金塘秋色歸。

泛掌光逾淨,添荷滴尚微。

變霜凝曉液,承月委圓輝。

別有吳台上,應濕楚臣衣。

駱賓王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月】 雲披玉繩淨,月滿鏡輪圓。

裛露水暉冷,淩霜桂影寒。

漏彩含疏薄,浮光漾急瀾。

西園徒自賞,南飛終未安。

駱賓王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水】 貝闕寒流徹,月亮秋浪清。

圖雲錦色淨,寫月練花明。

泛曲鶤弦動,隨軒鳳轄驚。

唯當禦溝上,淒就義歸情。

駱賓王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螢】 玉虯分靜夜,金螢照晚涼。

含輝疑泛月,帶火怯淩霜。

散彩縈虛牖,飄花繞洞房。

下帷如不倦,當解惜餘光。

駱賓王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菊】 擢秀三秋晚,開芳十步中。

分黃俱笑日,含翠共搖風。

碎影涵流動,浮香隔岸通。

金翹徒可泛,玉斝竟誰同。

駱賓王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雁】 連翩辭海曲,遙曳指江畔。

陣去金河冷,書歸玉塞寒。

帶月騰空易,迷煙逗浦難。

何當同顧影,刷羽泛清瀾。

杜甫 【晨雨】 細雨晨曦內,初來葉上聞。

霧交才灑地,風逆旋隨雲。

暫起柴荊色,輕沾鳥獸群。

麝香山一半,亭午未全分。

羊士諤 【南池晨望】 起來林上月,灑脫故交情。

鈴閣人何事,蓮塘曉獨行。

衣沾竹露爽,茶對石泉清。

宣傳先哲薄,群蛙試一鳴。

楊巨源 【端五日伏蒙內侍賜晨服】 彩縷纖仍麗,淩風卷複開。

方應五日至,應自九天來。

在笥清光發,當軒暑氣回。

遙知實時節,刀尺火雲催。

歐陽詹 【晨裝行】 村店月西出,山林鵯鵊聲。

旅燈今夜席,束囊事晨征。

寂寂人尚眠,悠悠天未明。

豈無偃息心,所務前有程。

劉禹錫 【冬季晨興寄樂天】 庭樹曉禽動,郡樓殘點聲。

燈挑紅燼落,酒暖白光生。

發少嫌梳利,顏衰恨鏡明。

獨吟誰應以及,須寄洛陽城。

白居易 【以及夢患上冬季晨興】 漏傳初五點,雞報第三聲。

帳下自在起,窗間曨昒明。

照書燈未滅,暖酒火更生。

理曲弦歌動,先聞唱渭城。

李德裕 【晨起見雪憶山居】 忽憶岩中雪,誰人拂薜蘿。

竹梢低未舉,鬆蓋偃應多。

山溜隨冰落,林麇帶霰過。

不勞聞鶴語,方奏苦寒歌。

許渾 【晨起二首(後首一題作山齋秋晚)】 桂樹綠層層,風微煙露凝。

簷楹銜落月,幃幌映殘燈。

蘄簟曙香冷,越瓶秋水澄。

心閑即無事,何異住山僧。

許渾 【晨起二首(後首一題作山齋秋晚)】 殘月皓煙露,掩門深竹齋。

水蟲鳴曲檻,山鳥下空階。

清鏡曉看發,素琴秋寄懷。

因知北窗客,日與世情乖。

許渾 【晨至南亭呈裴明府】 南齋夢釣竿,晨起月猶殘。

露重螢依草,風高蝶委蘭。

池光秋鏡澈,山色曉屏寒。

更戀陶彭澤,無意議辭官。

許渾 【晨裝(洛中次甘水,一作甘泉)】 帶月飯行侶,西遊關塞長。

晨雞鳴遠戍,宿雁起寒塘。

雲卷四山雪,風凝千樹霜。

誰家遊俠子,沉浸臥蘭堂。

許渾 【晨別翛然上人】 吳僧誦經罷,敗衲倚蒲團。

鍾韻花猶斂,樓陰月向殘。

晴山開殿響,秋水卷簾寒。

獨恨孤舟去,千灘複萬灘。

許渾 【朗上人院晨坐】 簟涼襟袖清,月沒尚殘星。

山果落秋院,水花開曉庭。

疏藤風嫋嫋,圓桂露溟溟。

正憶江南寺,岩齋聞誦經。

趙嘏 【昔昔鹽二十首·倦寢聽晨雞】 去去邊城騎,愁眠掩夜閨。

披衣窺落月,拭淚待鳴雞。

不憤連年別,那看永夜啼。

功成應自恨,遲早發遼西。

韓偓 【晨興】 曉景江山爽,閑居巷陌清。

已經能消滯念,兼患上散餘酲。

汲水人初起,回燈燕暫驚。

放懷殊未足,圓隙已經塵生。

杜荀鶴 【秋晨有感】 木葉落時節,旅人初夢驚。

鍾才枕上盡,事已經麵前生。

吟發不長黑,世交無久情。

且將合理約,未忍便歸耕。

翁承讚 【晨興】 晨起竹軒外,逍遙清興多。

早涼生戶牖,孤月照關河。

旅食甘藜藿,歸心憶薜蘿。

一尊如...

求寫海棠的詩詞,越多越好

《春暮遊小園》宋朝 王淇 一從梅粉褪殘妝,塗抹新紅上海棠。

開到荼縻花事了,絲絲夭棘出莓牆。

《寓居定惠院之東,雜花滿山,有海棠一株,土著土偶不知貴也》 宋朝 蘇軾 江城地瘴蕃草木,隻著名花苦幽獨。

嫣然一笑籬笆間,桃李滿山總粗鄙, 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穀。

天然繁華出天姿,不待金盤薦華屋。

海棠》宋朝 蘇軾 春風嫋嫋泛崇光,香霧霏霏月轉廊。

隻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 如下是出自《紅樓夢》 探春《詠白海棠》 夕陽寒草帶重門,苔翠盈鋪雨後盆。

玉是精力難比潔,雪為肌骨易消魂。

芳心一點嬌無力,倩影半夜月有痕。

莫道縞仙能成仙,多情伴我詠黃昏。

寶釵《詠白海棠》 保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甕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豔,愁多焉患上玉無痕。

欲償白帝憑幹淨,不語婷婷日又昏。

寶玉《詠白海棠》 秋容淺淡映重門,七節攢成雪滿盆。

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為魂。

晨風不散愁千點,宿雨還添淚一痕。

獨倚畫欄若有意,清砧怨笛送黃昏。

黛玉《詠白海棠》 半卷湘簾半掩門,碾冰為土玉為盆。

偷來梨蕊三分白,借患上梅花一縷魂。

月窟神仙縫縞袂,秋閨怨女拭啼痕。

嬌羞默默同誰訴,倦倚西風夜已經昏。

湘雲《詠白海棠》其一 仙人昨日降京都,種患上藍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心冷,非關倩女亦離魂。

秋陰捧出何方雪,雨漬添來隔宿痕。

卻喜詩人吟不倦,豈令寂寞度朝昏。

湘雲《詠白海棠》其二 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牆角也宜盆。

花因喜潔難尋偶,工錢悲秋易斷魂。

玉燭滴幹風裏淚,晶簾隔破月中痕。

幽情欲向嫦娥訴,無奈虛廊夜色昏。

如夢令 作者:李清照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用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照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踏莎行 雨中觀海棠 作者:【劉辰翁】 年月:【宋】 命薄佳人,情鍾我輩。

海棠開後心如碎。

斜風小雨未曾晴,倚闌滴盡胭脂淚。

恨不克不及開,開時又違。

春寒隻了房櫳閉。

待他晴後患上君來,無言掩帳羞蕉萃。

秋海棠 秋瑾 栽植恩深雨露同, 一叢淺淡一叢濃。

生平不借春景力, 幾度開來鬥晚風? 驛舍見故屏風畫海棠有感 宋 陸 遊 厭煩隻欲長麵壁,此習安患上頑如石。

杜門複出歎習慣,止酒還開慚定力。

成都仲春海棠開,錦鄉裹城迷巷陌。

燕宮最盛號花海,霸國雄豪有遺址。

猩紅鸚綠極天巧,疊萼重附眩朝日。

富貴一夢忽吹散,閉眼細相平易近猶曆。

憂樂相尋豈易知,故交就記醉中詩。

夜闌風雨嘉州驛,愁向屏風見折枝。

海 棠 歌 陸 遊 我初入蜀鬢未霜,南充樊亭看海棠。

那時已經謂目未睹,豈知更有碧雞坊。

碧雞海棠全國絕,枝枝似染猩猩血。

蜀姬豔妝肯讓人?花前頓覺無顏色。

扁舟東下八千裏,楊州芍藥應羞去世。

風雨春殘杜鵑哭,夜夜寒衾夢還蜀。

何從乞患上不去世方,更看千年未為足。

海 棠 宋 郭 稹 朱欄妖冶照橫塘,芳樹交加枕短牆。

傳患上東君深意態,染成西蜀好風景。

破紅枝上仍施粉,繁翠陰中旋樸香。

應為無詩怨工部,至今含露作啼妝。

寓居定惠院之東雜花滿山有海棠一株土著土偶不知貴也 蘇軾 江城地瘴蕃草木,隻著名花苦幽獨。

嫣然一笑籬笆間,桃李滿山總粗鄙。

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穀。

天然繁華出天姿,不待金盤薦華屋。

朱唇患上酒暈生臉,翠袖卷紗紅映肉。

林深霧暗曉光遲,日暖風輕春睡足。

雨中有淚亦淒愴,月下無人更清淑。

師長教師食飽無一事,溜達逍遙自捫腹。

不問人家與僧舍,拄杖敲門看修竹。

忽逢絕豔照衰朽,歎氣無言揩病目。

陋邦那邊患上此花,無乃功德移西蜀。

寸根千裏不容易到,銜子飛來定鴻鵠。

海角漂泊俱可念,為飲一樽歌此曲。

明代酒醒還獨來,雪落紛繁哪忍觸。

廣群芳譜 清劉灝 君是詩中老作家,笑將麗句換名花。

花因詩去情非淺,詩為花來語更佳。

須好栽培承雨露,莫令蕉萃困塵沙。

他年爛熳如西蜀,我欲從君看綺霞。

稱別堂後海棠 王禹 一堆紅雪媚芳華,惜別須教淚滿巾。

好在來歲莫蕉萃,校書兼是愛花人。

與嶽陽樓有關的詩詞

登嶽陽樓杜甫昔聞洞庭水,今上嶽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晝夜浮。

親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兵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留別賈舍人至二首李白年夜梁白雲起,飄搖來南洲。

裴回蒼梧野,十見羅浮秋。

鼇抃山海傾,四溟揚大水。

意欲托孤鳳,從之摩天遊。

鳳苦道路難,遨遊還昆丘。

不願銜我去,哀鳴慚不周。

遠客謝主人,明珠難暗投。

拂拭倚天劍,西登嶽陽樓。

長嘯萬裏風,掃清胸中憂。

誰念劉越石,化為繞指柔。

金風抽豐吹胡霜,凋此簷下芳。

折芳怨歲晚,離別淒以傷。

謬攀青瑣賢,延我於北堂。

君為長沙客,我獨之夜郎。

勸此一杯酒,豈惟道路長。

割珠兩分贈,寸衷貴不忘。

何須後代仁,相看淚成行。

嶽陽樓別竇司直韓愈洞庭九州間,厥年夜誰與讓。

南彙群崖水,北注何曠達。

瀦為七百裏,吞納各殊狀。

自古澄不清,環混無歸向。

炎風日搜攪,幽怪多冗雜。

軒然年夜波起,宇宙隘而妨。

巍峨拔嵩華,騰踔較硬朗。

聲音一何宏,轟輵車萬兩。

猶疑帝軒轅,張樂就空闊。

蛟螭露筍簴,縞練吹組帳。

鬼神非人間,節拍頗跌踼。

陽施見誇麗,陰閉感淒愴。

朝過宜春口,極北缺堤障。

夜纜巴陵洲,叢芮才可傍。

銀河盡涵泳,俯仰迷下上。

餘瀾怒不已經,喧聒鳴甕盎。

明登嶽陽樓,輝煥朝日亮。

飛廉戢其威,清晏息纖纊。

泓澄湛凝綠,物影巧相況。

江豚時出戲,驚波忽泛動。

時當冬之孟,隙竅縮寒漲。

前臨指近岸,側坐眇難望。

滌濯神魂醒,幽懷舒以暢。

主人孩童舊,握手乍忻悵。

憐我竄逐歸,相見患上無恙。

開筵交履舄,爛縵倒家釀。

杯行無留停,高柱送清唱。

中盤進橙栗,拋擲傾脯醬。

歡窮悲心生,婉孌不克不及忘。

念昔始念書,誌欲幹霸王。

屠龍破令媛,為藝亦雲亢。

愛才不擇行,觸事患上讒謗。

前年出官由,此禍最無妄。

公卿采虛名,擢拜識天仗。

奸猜畏彈射,遣散恣誑騙。

新恩移府庭,逼側廁諸將。

於嗟苦駑緩,但懼失宜當。

追憶南渡時,魚腹甘所葬。

嚴程迫帆船,劈箭入高浪。

顛沈在斯須,忠鯁誰複諒。

生還真可喜,低廉甜頭自懲創。

庶從本日後,粗識患上與喪。

事多改前好,趣有獲新尚。

誓耕十畝田,不取萬乘相。

細君知蠶織,衝弱已經能餉。

行當掛其冠,存亡君一訪。

洞庭秋月行劉禹錫洞庭秋月生湖心,層波萬頃如熔金。

孤輪徐轉光不定,遊氣蒙蒙隔寒鏡。

是時白露三秋中,湖平月上六合空。

嶽陽樓頭暮角絕,泛動已經過君山東。

山城蒼蒼夜寂寂,水月逶迤繞城白。

蕩槳巴童歌竹枝,連檣販子吹羌笛。

勢高夜久陰力全,金氣莊重開星躔。

浮雲野馬歸四裔,遙望星辰傍邊天。

天雞相呼曙霞出,斂影含光讓朝日。

日出喧喧人不閑,夜來清景非人世。

嶽陽懷古呂溫晨飆發荊州,夕照到巴丘。

方知刳剡利,可接鬼神遊。

二湖豁南浸,九派駛東流。

襟帶三千裏,盡在嶽陽樓。

憶昔鬥群雄,此焉爭上遊。

吳昌屯虎旅,晉盛騖龍舟。

宋齊紛禍難,梁陳成寇讎。

鍾鼓長震耀,魚龍不患上休。

風雪一蕭散,功業忽如浮。

本日時無事,空江滿白鷗。

嶽陽樓元稹嶽陽樓上日銜窗,影到深潭赤玉幢。

悵望殘春萬般意,滿欞湖水入西江。

嶽陽樓李商隱欲為生平一散愁,洞庭湖上嶽陽樓。

可憐萬裏堪乘興,枉是蛟龍解覆舟。

登嶽陽樓有懷寄座主相公曹鄴南登嶽陽樓,北眺長安道。

不見泰平承平裏,千山樹如草。

骨血在南楚,沈憂起常早。

白社愁成空,秋蕪待誰掃。

常聞詩人語,西子不宜老。

賴識丹元君,時來語蓬島。

贈別鄭穀南遊曾經共遊,相別倍相留。

行色回燈曉,離聲滿竹秋。

穩眠彭蠡浪,好醉嶽陽樓。

嫡逢佳景,為君成白頭。

嶽陽即事張喬遠色嶽陽樓,湘帆數片愁。

竹風山上路,沙月水中洲。

力學桑田廢,思歸鬢發秋。

功名如不立,豈易狎汀鷗。

卷末偶題三首鄭穀一卷疏蕪一百篇,名成未敢暫忘筌。

奈何海日生殘夜,一句能令萬古傳。

七歲侍行湖外去,嶽陽樓上敢題詩。

現在寒晚無功業,何故勝任國士知。

一第由來是身世,垂名俱為國風陳。

今生若不知騷雅,孤宦若何作近臣?古別胡宿長道何年祖軷休,帆船不竭嶽陽樓。

佳人挾瑟漳河曉,勇士悲歌易水秋。

九帳青油徒自傲,百壺芳醑豈消憂。

至今長樂坡前水,不啻秦人怨隴頭。

雨中花呂岩三百年間,功標青史,多少俱委埃塵。

悟黃粱棄事,厭世藏身。

將我一枝丹桂,換他千載芳華。

嶽陽樓上,綸巾羽扇,誰識天人。

蓬萊願應仙舉,誰知彙合仙賓。

遙想望,吹笙玉殿,奏舞鸞裀。

風馭雲輧不散,碧桃紫奈長新。

願逢一粒,九霞光裏,接踵朝真。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於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於未聯係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並不願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係:1214199132@qq.com,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熱門文章